茶道。

  是一种烹茶饮茶的艺术,是一种以茶为媒的生活礼仪,也被认为是修身养性的一种方式,通过沏茶、赏茶、泡茶、饮茶来增进友谊,美心修德,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种有益于陶冶情操和去除杂念的事情。

  然而茶道这个词语对于林凡来说都是一个很陌生的词语,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林凡都几乎很少接触关于茶道方面的东西。

  苏笑河的突然邀请,让林凡有些措手不及。

  被称之为金融界教父的苏笑河,别说是林凡了,即便是林凡的父亲林晓,以曾经京城智公子之名的身份和苏笑河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苏笑河的名声在华夏实在太大了,虽然苏笑河本身并不是什么一方富豪或者是身居高位,但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学校长,不管是华夏哪方巨头,和苏笑河说话时即便不会显得太过谦卑,也会客客气气的弯腰行礼。

  林凡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苏笑河所邀请,而且还是以如此隆重的方式接待自己。

  杨帆,是这家茶馆的名字,门外没有立门牌,但这里却是很多L市上流人士经常光顾的地方,坐在这间木屋当中,空气中所蕴藏着的浓厚茶香味道,让人忍不住有一种深呼吸的欲望。

  林凡即使不懂茶道,却依然觉得苏笑河的动作非常流畅完美。

  从林凡坐下为止,到壶中水沸腾起来,苏笑河都未曾抬起头看林凡一眼,当水沸腾起来的时候,苏笑河像是自言自语着一般,道:“泡茶,水分三等,山水为上,江水为中,井水为下。”

  “很多人都认为喝茶是一件非常枯燥无味的事情,这也就有了白丁一词的由来。泡茶有很多讲究,从最开始的治器便有六个步骤,到纳茶、候汤,苏东坡曾经说过蟹眼已过鱼眼生,常听人说茶道有三沸,微微有声,是为一沸。铫缘涌如连珠是为二沸。腾波如鼓,是为三沸。一沸太稚,三沸太老。若水面浮珠,声若松涛是为二沸,也是火候正好之。”

  “洗茶,滚汤环壶口、缘壶边冲入,切忌直冲壶心。”

  “冲茶…”

  “刮沫…”

  酷》匠网,正:版B首{y发}

  “到最后的洒茶,也就是人们俗说的分茶。低、快、匀、尽是为四样标准,做到标准,茶才不会有入口时的苦涩味道。”

  苏笑河边做边说,从最开始的沏茶直到最后的倒茶,给林凡的感觉就是那种从头到尾皆是流畅无比的感觉,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或者瑕疵,单单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几句简单的话,就足以让人回味无穷。

  苏笑河将倒好茶的茶杯放在林凡面前,脸上带着微笑道:“看了这么久,最后一步,品茶。”

  林凡点了点头,双手捧起茶杯到嘴边,茶杯像是瓷器,茶水的温热透过茶杯传入手指,林凡抿了一口,微微迷上眼睛品味着入口那抹柔滑中带着的味道。

  茶道,或许林凡不懂,但是苏笑河这一套沏茶泡茶的动作,林凡即使是一个外行人,却也是看懂了的,单单是从头到尾这些动作,就足以可见苏笑河对茶道的研究有多么的透彻。

  “味道怎么样?”

  林凡将茶杯放回桌面,抬起头和苏笑河对视,感受着苏笑河那双深邃的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笑意,若是换做普通人,或许在这个时候哪怕真的不懂品茶之道,也会说出一大堆夸奖茶是如何如何好的话来,然而林凡却不同:“不瞒您说,我是一个不懂茶道的人,也品不出什么高深的话来,但是,这茶中虽然少了些许苦涩,但是却没有太多的味道。”

  听完林凡说的话,苏笑河平静的眼眸间难得的流露出了一丝兴趣,话锋一转,问道:“那天绑匪在发现倾城之后想要将她一起绑走,王森在看到倾城有危险的时候自己逃走了,我听倾城说你本来也可以自己逃走,然而你却没有那样做,为了爱情?还是友情?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危险固然是有的,但是让我抛下同学自己逃走,我是做不来的,更何况,还是一个美女同学。”林凡回答的直爽,几乎没有片刻的犹豫便直接回答了苏笑河。

  听完,苏笑河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有认识苏笑河的人在场,会发现苏笑河此时此刻脸上的笑容,是那种欣赏人才时露出的神情。

  “那种情况下不顾危险回头救人,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份勇气便足以让人刮目相看,勇敢的话是个人都会说,但是真正到了危险的时候,能够做到的却是少数;十八九岁的年龄,居高不傲,在你这个年龄能够看完这一套泡茶不露出点不耐烦之色,在于少数。”

  “另外你说的没有错,茶确实不怎么样,茶叶是最普通的茶叶,再好的茶艺也不可能泡出龙井、碧螺春的味道来。”

  林凡并没有接话,果然,苏笑河停顿了几秒之后,神色略带严肃的继续说道:“六年前我便一直想要收一个学生,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林凡,不知道你对金融感不感兴趣?”

  如果说苏笑河邀请自己来这里,林凡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受宠若惊之类的心情,但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而已。那么苏笑河此时此刻说出的这句话,就像是晴空响起的一声霹雳,直接炸响在了林凡的心口。

  震惊,除了震惊之外林凡想不出什么词语来描述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苏笑河的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

  太简单不过了,林凡丝毫不怀疑如果真的拜入苏笑河的名下,那么不出三年,在苏笑河退位之后,自己的名声在金融界将是多么的响亮,即使没有学到苏笑河多少本领,单单是苏笑河金融教父一生中唯一一个关门弟子的称号,就足以让林凡最起码成为一个亿万富翁了。

  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相信即便是再有城府,再有心机的人都会忍不住直接答应下来。

  然而林凡在想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道:“说实话,能够成为您的学生,是我的荣幸,但我真的对金融没有什么兴趣,而且不久的将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说完之后,林凡注意到苏笑河的双眼中闪过了些许失望,随即,林凡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一直穿着一身朴素大方的衣服,那个在后山飙车场差一点因为他林凡成为众多纨绔子弟打赌的玩物,那个以自己马尾辫为骄傲的女孩。

  那个有着一份属于她自己的骄傲的女孩。

  想到这里,林凡才想起来貌似那天L大出事的时候唐雅儿来到了L大找自己,后来虽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林凡一直忙着各种事情没有腾出时间来见一见唐雅儿。

  “不过,拜入您的门下,我倒是有一个很不错的人选,这个人拜入您的门下,绝对不会辜负了您金融教父的名号。”

  “哦?叫什么名字?”苏笑河抬了抬眉,他没有想到林凡会仅仅是考虑了片刻之后就拒绝了他,更加没有想到林凡还能够如此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能够让林凡有如此评价的人,苏笑河的心中倒是生出了些许好奇来。

  “相信不久后的高考结束,分数下来后,您便会知道这个人是谁了。”想到唐雅儿抱着那本《经济和管理》对自己说出自己只需要一半的时间放在学习上时脸上带着的自信笑容,林凡忍不住笑了笑,刚要继续说些什么,兜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了一阵嗡鸣声。

  因为手机有过特殊设置,只有那么几个人的有这种强烈的震动感,所以林凡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显示是乔乔发来的一条短信,林凡打开短信。

  “林凡,救我。”

  林凡,救我。

  简单的四个字,却是让林凡在看到的那一瞬间直接脸色大变。

  林凡知道乔乔最近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因为凌厉的死亡,洪帮肯定会报复乔家,林凡以为最多也就是在乔家受些气而已,所以林凡最近并没有联系乔乔。

  乔乔的脾气和性格,如果没有遇到什么天大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给自己发这样的求救短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