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采薇。

  这个名字最开始在新生晚会开始之前,出现在林凡耳边的时候,林凡打心底本能的将这个名字想象成这辈子第一次听到,然而你可以欺骗自己,可以欺骗别人,但是那份记忆却是摆在那里永远忘不掉的。

  前世,对林凡影响最深的女性当中,怀采薇可以说是除却凌笑和林凡的母亲之外,很重要的一位。

  当看到怀采薇被那个黑色背心大汉扛在肩上的时候,林凡很快的便想到了这几个大汉出现在这里的缘故,黑帮仇杀牵涉家人以及朋友,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然而对方能够将绑架怀采薇这种娱乐明星的事情做得如此光明正大,足以可见其实力有多么恐怖。

  先不说L市所说的十分钟出警速度,就单单只是这些个大汉所带着的枪支,甚至就连火箭炮都有,能够带着这些东西出现在华夏内地省市,需要多少人的关系才能做到?

  然而林凡却下意识的不想去知道这些,或者说是在心里有意的去逃避这些。

  最后因为苏倾城被发现,那个老牛和虎子冲入更衣室内的缘故,林凡因为战斗的原因也就忘记了怀采薇的事情,当然,也可以说是有意去逃避这件事情。

  所以在按摩苏倾城右脚脚腕的时候,林凡的脸上表情显得很是心神不宁,飘忽不定的样子,这是人在逃避一些事情的时候,自然而然显露出来的表情。

  救,还是不救?

  这两个问题左右摇摆在了林凡面前,就像是有着两张大手在林凡眼前忽左忽右的晃着一样,让人对方向感模糊不定。

  林凡之所以不去刻意想起前世关于怀采薇的记忆,缘由很简单,林凡觉得自己亏欠了怀采薇很多东西。

  前世,凌笑死后,林凡一人独自游走在华夏各大黑势力的边缘,为凌笑而报仇,也就是因为林凡的报仇,本已经走到了娱乐界巅峰的怀采薇,因为身后势力被林凡摧毁的缘故,娱乐界的道路终止。

  在前世那个时候,几乎距离亚洲天后的位置就剩下一个完美的结局了,怀采薇却在这个关键时候宣布退出娱乐圈,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一阵很大的轰动,也是在那个时候被人们称之为最难以猜测原因的事情。

  私下里,林凡又和怀采薇认得。

  林凡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京城本就昏暗无光的天空被乌云密布,暴雨紧跟着阵雷落下,豆大密集的雨点阻挡住了街道上很多行人的脚步。

  第一次见到怀采薇的时候,就是在那个暴雨的夜晚,在一家酒店楼下。说来也巧,前世那个时候的林凡,别说是娱乐圈这些唱歌的明星了,就连那些电影界的明星,也都知道的在少数。

  ……

  2024年,夏季。

  暴雨。

  京城的天气本就阳光稀缺,再加上乌云密布,林凡记得很清楚,那天暴雨是从中午的时候开始的。

  豆大的雨滴倾盆而降,仿佛老天发怒要把整个世界淹了一般,那场暴雨足足下了六个小时,直到晚上的时候都没有停下来。

  不得已,林凡只好躲在了一家酒店大厅当中避雨。

  那个时候,凌笑刚死不久,林凡的情绪一直以来都很差,再加上长达四五天的被追杀,那个时候的林凡,用邋遢来形容他一点都不过分,身上穿着的衣服因为逃亡的时候躲进了污水中,所以看起来有很多处污垢,暴雨之下,林凡身上的衣服就显得更加的邋遢,再加上林凡脸上四五天没有处理的胡子。

  在京城那种地方,以林凡当时的形象,几乎就算是熟悉的人,恐怕不仔细去看都认不出林凡来。

  那一段时间,是林凡前世今生,将近四十多年的时间当中,最为落魄的一段日子了,凌笑刚死,林凡向着那些黑道势力发起了疯狂般的报复,各大势力纷纷自危,派出人手追杀林凡,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华夏所有的黑道势力,几乎都知道了林凡的名字。

  很多知道内幕的人,给林凡起了一个外号:疯狗。

  林凡在那家酒店避雨的那一天,是凌笑刚好死之后的第十天。

  “你看那人,穿的邋遢的跟个乞丐一样。”

  “就是唉,这家酒店怎么回事啊,让这么一个乞丐坐在客厅里,真是的,离这么远我都闻到他身上的臭味了。”

  “那人不是乞丐吧?看起来也只是穿着打扮邋遢了一点,算不上乞丐吧,可能是生意上或者什么事情落魄了的缘故吧,不可能是乞丐吧,你看他的眼神挺有神的,哪像是一个以乞讨为生的人。”

  站在前台的酒店经理,听到了这些人的讨论声,看到了坐在大厅角落的林凡,他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身边的酒店接待问道:“怎么回事,门口保安怎么让这种人进来了,赶紧喊保安将他轰出去,多耽误生意。”

  林凡的听力不错,不远处那些人的议论声他听得很清楚,冷笑之下,林凡到没有去理会。虽然在这被追杀的四五天当中,没有时间洗澡,但最起码还不至于身上有臭味能够让离这么远的他们闻到。身上的衣服虽然脏了一些,但是最起码还能看清那是一件价格不菲的运动服。

  “我说哥们,这好歹是一家星级酒店,你这么一身,坐在这里,多影响老板生意,你说是不?”

  听到声音,林凡回过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身高大约两米的壮汉,穿着一件那种退伍军人的军装,听起来人倒是不错,对着林凡这样一个看起来很落魄的人说话很客气,然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个头不高的男子,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倒是和大高个不同,开口直接骂道:“大个子,你跟他费什么话客气个什么,mlgb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京城最繁华的地方,你这叫花子穷乞丐在这凑什么热闹,识相点赶紧滚出去,让哥几个把你扔出去不显好。”

  C酷k匠&网JK唯《'一h6正版N,\其他都n是&盗版…~

  林凡皱了皱眉,抬起头看了眼这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年轻人,说完见林凡不理他就想上前动手,林凡背在身后的右手不动声色的摸出了一把短刀。

  或许是因为凌笑身死的缘故,或许是因为这些天太多事情的缘故,渐渐的,林凡的性格从最初那个毛头小伙子,成为了现在这样,很多事情,能用刀解决的事情就尽量不去开口。

  或许是那复仇的时间里,杀的人太多了,所以林凡对于杀人这两个字的概念已经是很模糊了。

  杀人,可能有时候就像是平时吃饭喝水类似很普通的一件事。

  “行了,外面下着暴雨,让人家在里面避避雨怎么了?”

  就在林凡刚刚摸出短刀的时候,突然,两名保安身后响起了一道听起来略显成熟的声音,那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年轻人回头去看,当看到怀采薇的时候,他脸上微微带着的愤怒一下子变成了讨好的笑容:“不是,不是,这不是有顾客投诉他身上臭味太重,这里毕竟住着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是我们的工作,有打扰您的地方,怀小姐您见谅。”

  “臭味?我离这么近都没有闻到臭味,他们离那么远,鼻子就这么灵?”

  在那个年代,怀采薇华夏天后的名声已经在华夏这片土地上遍布开去,几乎上到老下到孩童,没有人不知道怀采薇这个名字的。

  再加上一直传言着怀采薇身后有个庞大的势力等类似的消息,怀采薇在快到三十岁的时候,在娱乐界、电影界当中,可谓是风头最盛的时候。

  到现在为止,林凡都还记得,那天怀采薇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明明是快奔三的人,却依然给人一种清纯可爱,十来岁小姑娘的感觉。

  那种成熟中带着些许靓丽清纯的感觉,是林凡至今为止都难以忘记的。

  那一天,是林凡前世第一次见到怀采薇,也是第一次听说了怀采薇这个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