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曾经有一位伟人说过,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终将是做大事之人应该有的气度。”乔木走进房间,看了眼脸色憔悴无比的乔乔,继续说道:“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做错过任何一点,不管是法律还是人性,每个人设身处地的换成是你的话,也都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屈居凌厉手下做他的玩物。”

  “可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最亲的朋友和亲戚之外,其他的人和你之间的关系,往往就是利益纠缠的最深,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动辄一发牵起整个家族所有人的势力,我们家族一共有多少人?上上下下姓乔的人有一百多,你想想看,有一天,忽然,很忽然的,他们的利益,他们所依靠生活的利益被你所做的事情打断了,甚至是毁坏了,他们能不记恨你么?”

  “所以,你要理解他们。而且,一个真正的成功者,或者说一个真正的强者,对于流言蜚语也好,谩骂侮辱也罢,你只有做出更加强硬的姿态,给予他们一个无形中响亮的耳光,而不是现在把自己关在屋里,明白了吗?”

  泄了气的球,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乔乔很是合适,这半个月下来,不管是凌厉的事情,还是现在乔家遭受到洪帮和叶家攻击的事情,都和她乔乔脱不了干系。

  这种感觉旁人是很难理解的。

  整个家族,上百人的大家族,加上下面的第三代旁系,乔家的人已经将近千人之多,整个家族从上到下,都对你指指点点,你出门不管做什么,哪怕上个厕所,都会听到别人议论你的声音。

  有时候有些人会顾些颜面,说话时语气会很轻,只能听到他们议论的是谁但是具体说的什么却听不到,然而乔乔在走廊中,花园中,各种地方走过时,听到最多的,都是那些平日里称兄道弟,拍着肩膀哈哈大笑喝酒的人在大声的说着乔乔的坏话。

  那些话,很是不堪入耳。

  乔乔从最开始的愤怒,到最后的忍无可忍再到最后的控制住情绪和平静下来。乔乔经历了无数个情绪的高潮和低谷,然后乔乔把自己关在屋里想了许久,思考了很久,她都不明白这一切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摸样。

  明明是自己差点落入虎口,为什么会被自家人说成是罪魁祸首?

  明明是自己差点沦为别人的玩物,为什么自己逃出来了却被自家人说成乔家的罪人?

  明明一切的一切都是凌厉的错,为什么,为什么到这些人嘴里,全部变成了自己的错?

  就因为乔家每天都在损失着上千万的利益,就因为这些人依靠在乔家生活,现在乔家受难,他们的利益受到了威胁,所以他们就恢复了真正的嘴脸。

  “mlgb的,老子这么一会的功夫,下面的几家超市和宾馆又被砸了几家,乔乔,你tm到底想怎么样,惹怒了洪帮不说,现在斯特夫来救乔家,你看看你又在这装什么,矜持吗?真jb可笑。”

  mE酷》匠网正版首发◇

  恶心的嘴脸。

  乔乔深深地记得,自己和乔家支系旁系众多年轻人在一起喝酒时的样子,有人曾经抱着她乔乔的肩膀喝多了大声痛哭,有人曾经喝多了抱着乔乔喊妈,有人曾经…

  乔乔记得很多东西,记得他们喝醉时的样子,记得他们哈哈大笑时的样子,更加记得这些人在平日里见到自己是脸上亲切的笑容。

  门外大声怒骂的,是一个胖子,乔乔记得一年前他们几个去蹦极时,胖子脸上恐惧的神色认死说什么也不跳下去,最后是被乔乔等人直接一脚踹下去的,跳下去之后,那个胖子再次见到乔乔时,几乎把感谢二字写在了脸上。

  和这个胖子在一起喝了六次酒,胖子是个经常惹事的主,又一次在酒吧看上了一个有男朋友的妹子,最后打起来之后才知道人家是市委的人,最后不是乔乔出面,胖子可能现在都还蹲在监狱里。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关系,现在这个胖子却可以站在乔乔的门外大声的怒骂着骚货二字。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怜的人,他们对自己身边的人傻傻的掏心掏肺的去交朋友,不管是人家有什么事情,他们都会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去帮忙,然而当真正遇到了什么大的事情或者说损害别人的利益时,可怜的人会发现,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假,现实原来真的如同那些矫情的话所说的一样真。

  乔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三年前?好像是的吧,从那个时候下学后,乔乔步入社会,因为家境和脸蛋的缘故,认识了L市不知道多少纨绔子弟,乔乔对这些人虽然说不上看成兄弟,但绝对都是朋友的关系,有事相求基本上乔乔都不会拒绝。

  乔乔靠在墙上,屋内的暖气早已关上,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秋衣,墙壁上的冰冷透过了秋衣渗入了乔乔的背部,那种冰凉刺骨的寒意阻止了乔乔再继续想下去。

  她也无力再想下去了。

  从三天前至今,乔乔的手机只有林凡和文飞打过之时,乔乔便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

  原来这社会真现实。

  乔乔抬起头,脸上的神情带着些许错愕,她有些不相信仔细的看了眼乔母,在确定了站在她面前的就是自己的母亲时,乔乔心中那股子冰凉之意,顿时间仿佛出现了一丝裂痕。

  一股酸意直冲鼻子。

  当泪水冲出的时候,乔乔忍住了,她很艰难的忍住了,靠在墙壁上的身体缓慢的蹲了下来,乔乔将头埋入双膝中,她的语气有些沙哑,再加上头埋入双膝中,声音听起来很是沉闷无力。

  “可是,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当你真正无法改变一件事的时候,就只能试着去接受,不管是洪帮还是叶家,他们的意愿,都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了的,然而斯特夫却可以说能,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权势,因为实力,因为金钱。在这个比钱的社会里,谁有钱,就可以左右别人的想法,与其把自己关在屋里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倒不如嫁入斯特夫家族。”

  “事情已经出现了,就要去想该如何改变或者去如何适应,而不是自暴自弃,我替你想了许久,现在的这副局面,叶家的参与,使得我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与其说坐等在这里看着乔家这些人对你整天这幅嘴脸,还不如嫁给斯特夫,远走他乡。”

  乔乔的倔强脾气是遗传乔母的,让这样一个有着倔强脾气的人,说出这样一段话来,乔母说完之后,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抓住,在慢慢的用力揪着,那种血液在身体四处血管里不通畅的感觉。

  足以让人窒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