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自己找打,那就不能怪我的忍耐力差了。”

  林凡出手了,再出手的那一瞬间,他犹豫了一下,将握着的拳头松了开来,变成了一巴掌抽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太过自信,太过骄傲了的缘故,以至于王森听完了林凡的话后,都还依然保持着镇定,甚至于脸上鄙视的笑容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看着林凡说完,刚要接话嘲讽林凡两句,就看到了一道黑影呼了过来,然后,在响起了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之后,他王森就感觉左边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巨力透过巴掌扇在了他王森的脸上,以至于太过用力让他王森连连后退了几步,王森双眼睁得滚圆,一手捂着快速肿起来的左脸,一手颤抖着指着林凡。

  王森用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才反应了过来。

  他林凡竟然敢打我?

  竟然敢抽我王森的脸?

  连上火辣辣的疼痛让王森有一种目瞪口呆的感觉,活到现在十九年,王森可以说是受尽无数人的尊敬,作为可以算是L市势力最强的一个家族,最起码在这L市,王森可以说是敢横着走的,再加上不久前王家放出话来说不久之后家主之位便是王森的了。

  王森做事就更加的肆无忌惮,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下,他林凡竟然敢打耳光抽他王森?!?

  “森,森少,森少,你没事吧?”震惊的不知是王森,还有旁边那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光头花老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在这L市的地面上,同龄当中几乎除了市长的儿子能够和王森平起平坐之外,几乎没有人敢对王森有丝毫的不敬。

  然而今天林凡这一巴掌,让他对王森的认知有了很大的改变。

  “杀了他!!花老大,杀了他,多少钱我都拿得出来,杀了他,杀了这个杂种!”反应过来的王森,一手捂着肿起来的左脸,一手用力的握拳,他看着已经走远的林凡,恶狠狠的说道,然而话音刚落下,王森就改变了主意:“不,不要杀他,废了他,废了他,我要折磨他一辈子,让他至死都在粪堆!”

  想到粪堆当中那些钻行的肮脏东西,花老大顿时间感觉头皮一凉,整个人忍不住一哆嗦,他看了眼双目通红的王森,知道王森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此时此刻他们几个不上前真的废了林凡,恐怕日后王森的怒火就会分担到他们几人身上了。

  “哥几个,既然咱们森少发话了,那么今天要是让这个叫林凡小逼崽子走着出去了,那就算咱们没本事了,森少的话,就是咱们老大的话,上,废了那个林凡。”花老大呼啦了一下光头,想了想其中的利害关系后,发下狠心,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几人下令道。

  “啊!”

  女生宿舍门口传来了一声惊呼,一个拿着茶壶穿着拖鞋的女生,看着花老大等人从怀中掏出了弹簧刀,直接奔着林凡跑去,几个长相粗鲁的壮汉,几把弹簧刀,一起冲向一个年轻人。

  他们要做什么,恐怕不言而喻,那个穿着拖鞋的女生看清了被追的是林凡,眼看林凡的步伐依然不急不慢,这让她感到很是心急,她想要喊出声提醒林凡,却被王森狠狠的瞪了一眼吓的赶紧跑走。

  “回来!回来!”

  眼看花老大等人即将来到林凡身后,王森甚至已经看到了林凡手筋脚筋被挑断的一幕,然而一道身影进入了他的眼中,让他不得不喊住花老大等人。

  因为那道身影的主人,是他王森进入L大以来,一直想要接近的人物。

  L大校长苏笑河!

  ……

  年近四十,不惑之年。

  更X新最5快上L酷S!匠@网i

  人们常常评论苏笑河这个人时,通常会带上金融世家、足以影响金融格局等等字眼词汇,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苏笑河可谓是整个华夏国众多学术大家当中,对经济管理真正有着研究的人物。

  年纪四十的他,曾经接到过华夏和国外众多企业的邀请,单单只是个挂职,收入都是一笔不菲的数字,然而苏笑河都全然拒绝了下来,对外,他只说想要经营好L大这所学校,将一生所学授予学生。

  六年的时间,苏笑河几乎都在没有踏入过商界,人们逐渐也就淡忘了六年前那个经常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人物,然而,即使苏笑河在L大六年之久,商业界依然有着无数人恳求着苏笑河能为他们指点一二。

  曾经有一位身价只有百万的小买卖商人,一次偶然的额机会下,有幸得到了苏笑河的指点,三年的时间,这个商人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便将百万这个数字后面加上了两个零。

  现如今,更是已经成为了华夏北部富甲一方的商业大亨。

  “倾城脚受伤,是你将她送回宿舍的?”

  苏笑河面带微笑,双眼中虽然平静但却带着些许审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凡,以他的身份,自然对于林凡前不久做过的一些事情有些了解,虽然林凡为救一个女孩而挺身而出得罪众多纨绔,有着几分豪迈爽朗之气,然而却也有着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

  自己女儿苏倾城的眼光速来很高,以往至今,别说是成为男女朋友的了,就连是普通关系的男女朋友,苏笑河都很少听说过,然而林凡却是一个能够和苏倾城认识,并且能够将其在校园中抱着回女生宿舍的人。

  用上抱这个字眼在苏倾城身上,苏笑河对林凡这个人就有着很大的好奇心了,毕竟是自己女儿,虽然不反对大学恋爱,但毕竟也有为自己女儿把把关的。

  “是的校长,我们一起晨跑,倾城不小心绊倒崴到了脚腕,我已经用冰水给她敷过了,好好养两天,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对于苏笑河,林凡还是知道的,成就了无数商业大亨的人物,自然是值得尊敬的,脸上带着恭敬之色,林凡回答道。

  林凡脸上虽然流露着些许恭敬,但神色之间的平淡自然,却是没有丝毫做作的,想到这所学校里的学生,哪怕是一些导师见到自己时的紧张和不自然,再看看林凡这份自然之态,苏笑河心中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