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是.....”凌冰命看着地上粉笔划出的路线。

  调查现场的负责人玖玖解释道:“叶有为被拖动的路线图,把地上的痕迹全部连接起来之后就出现了这么一副路线图。”

  “这距离,还挺长的啊。”楚江放眼望了望贯穿半个老城区的路线图:“是从那边的泥潭开始的吗?”

  “是的,但那不是起点。”嫌疑人叶子也来到了现场,他难得的主动开了口。

  叶子指了指痕迹消失的地方:“这里也不是终点,我记得他消失的那块地方。”

  叶子齐耳的短发跟着风一起飞扬,散乱的发丝掩饰不住他眼神里的碧芒,臂膀虽然纤细,但在风中却丝毫不动。

  他的冷静是一种异常的现象。

  凌冰命看着此刻的叶子,感觉有点不对,悄悄对和暗说道:“调查结束后把他这几天的行程报表拿过来,我要看一遍。”

  “我让队员把和叶有为有关系的人都统计了出来,大家一起看一下吧。”稚草分发名单给各个队长。

  凌冰命看了看关系图,又看了看叶子这几天的行程报表,没有什么头绪。

  说实话,她不擅长这样复杂的关系推理,于是便蹲了下来观察现场。

  拖拽的路线很随意,被拖拽的对象没有太多挣扎,看来多半是死掉之后再被人拖拽。

  嗯?死掉了?这一路上没有血迹?勒死的吗?

  凌冰命摸了摸作为线索留在地上的泥巴自语到:“这真的是泥巴吗?”

  泥巴,泥巴——泥潭?泥潭可以——埋下一具尸体。

  “搞错了!”凌冰命突然大喊一声,吓的全场人都一回头。

  和暗问道:“凌队,什么搞错了?”

  “我们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凌冰命说完之后就跑了起来。

  大家互相看了看,跟着凌冰命跑了过去。

  只有还叶子站在原地,他泛着冰光的碧瞳一直望着凌冰命的背影,然后慢慢的走过去。

  就像是那天晚上一样。

  “我们看见了泥巴,就以为他们是从泥潭那边过来,其实不然。”凌冰命一边跑一边解释道:“从泥潭过来的并不是他们,而是‘他’,从泥潭里走出来的只有凶手一个人。”

  稚草听出了凌冰命话里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叶有为的尸体被人藏尸在泥潭里?你确定作案手法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可能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玖玖立马反驳道:“周边的水域我都用声呐探测过了,没有类似尸体状的物件,你是想说我工作做得不到位?”

  凌冰命已经跑到了泥潭的边上:“那就不把尸体弄成尸体状不就可以了?如果这个解释不成立的话你打算怎么解释叶有为在老城区里凭空消失的状况?”

  玖玖指挥人手把抽水机推到了泥潭边上,转头对凌冰命说道:“那好吧,那就对这个泥潭进行彻底搜索。不过提醒你一句,这个案子的经费早就超支了。”

  楚江懒洋洋的说了一句:“没关系,就说我们顺便进行了河道的清理以及改善工程,说不定还能批下来更多的经费。”

  稚草有些不解的问道:“如果叶有为在这里就被投尸了,那么为什么那条路线上会有他的脚印?”

  “那是因为犯人换上了他的鞋子。”凌冰命坚定地回答道,然后转过头问身边的叶子:“令尊平时有说什么特别怪异的习惯吗?”

  叶子又看了她一眼,然后回答到:“他会将重要的东西嵌进鞋底里,都是藏私房钱的路数,虽然他已经没有老婆了。”

  凌冰命得意的回过头看了稚草一眼:“犯人之所以不是直接拿走,而是换上被害人的鞋子,原因我估计有两个;一,东西嵌进鞋底拿不出来。二,犯人没有拿能携带物品的东西。如果拿着双鞋在路上走来走去非常的显眼。”

  “喂!那是什么?”楚江一直蹲在抽水机旁百无赖聊的看着抽出来的杂物,他突然大喊了一声。

  大家都围过去看,玖玖怪叫了一声:“楚江,你说的不会是那个骨头吧?那应该是别人家吃剩下的猪骨头吧?”

  “应该不会吧,毕竟这里不是垃圾场,而且我吃了那么多年猪从没见过猪身上哪个部分的骨头长这样的。最关键的一点,这块骨头是生的,没有被烹饪过。”楚江用垃圾夹子从那滩污泥里夹出了那一小截骨头,交给了化验班。

  玖玖发冷的抚摸着自己的臂膀:“骨头都出来了?那尸体到底是什么状态啊?”

  凌冰命叹了一口气:“没见识,这明摆着已经发展成了碎尸案,接下来是法医的工作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所有人都回到警局里等待化验报告。

  刑事科的队员们和叶子都百无赖聊地呆在办公室里,直到法医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

  “DNA分析结果来看,那块骨头的确是叶有为的,上面还有啃咬过的痕迹,像是......狗?或者猫的齿痕......反正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法医明显有些困惑,从事这行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这么难断定的齿痕。

  叶子听了这句话,就把眼神默默的从法医的身上移开了。

  bC酷`匠0网,唯◎$一正&8版}_,9其他都是hF盗h版◇

  凌冰命脸色很凝重:“那看来剩下的部分尸体是被某些不乖的狗吞进了肚子。老猛,去查查叶有为的关系者里是有谁养大型犬的。”

  稚草把眼镜拿了下来,用手帕檫了檫,然后重新戴上,拿起法医鉴定过的那截断骨交给叶子,然后默默的走开了。

  叶子呆呆地看着那截断骨,不动色声,静的可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江从背后拍了拍叶子,左手挠了挠自己邋遢的头发:“拿着这截断骨,给你父亲做个火葬吧。”

  “嗯。”叶子默默的应了一声。

  “凌队,找到了。”老猛读出了嫌疑人的资料:“李子华,1976年2月3日生,和叶有为是同事,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和叶有为是劲敌,最近在争夺总经理的职位,不过分的说,谁要是能赢下这个职位就能够过上和之前大不相同的生活,但董事会好像更倾向于将总经理的位置交给叶有为。”

  “而且李子华刚从死去的哥哥那里过继了一座犬类繁殖基地,只是再拿下了总经理的位置他基本上就可以说是登上人生顶点了,有充分的动机杀人。”

  稚草和楚江同时松了口气,楚江接着说道:“接下来好像没什么需要我们的吧?那就陪到这里了。”

  稚草推了推眼镜,竖了个大拇指,笑着说道:“庆功酒别忘了叫我们。”

  说完他们两个就走出了办公室。

  “出发吧。”凌冰命把资料扔到一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晃了晃披肩的长发:“叶子,你知道李子华的家在哪里吗?”

  叶子点了点头:“嗯。”

  ※※※※※※※※※※※※※※

  郊区的某座小楼外。

  李子华自从得到了那座家传的训狗场之后就搬到了场子旁边的宿舍里来住。

  他们家的训狗场是从清末时期传下来的,到现在已经传了五六代,直到八国联军的时候才从北京逃到了这里。

  清末时期媚外风气盛行,养个宠物成了王侯将相,名门贵族彰显自己身份的一种象征。

  当然了,养宠物也不再是某个阶级的特权,百姓也可以养各式宠物。

  大户人家一般还是会选择养狗,一是比较熟悉,二是好养。清末之前,专门驯养狗的地方只有皇帝的猎宫,以及一些军队驯养军犬,还有就是王公贵族或者屠宰户。

  所以李子华家应该是中国最早的真正意义上的宠物店。

  家里的场子向来一脉单传,长子继承了,次子只能是想法子干点别的。

  不过终于……年长体弱的哥哥死了之后,这场子总算是辗转到了他的手上。

  李子华坐在三楼的阳台上,看着自己诺大的场子,以及三千只活蹦乱跳的松狮,藏獒,牧羊犬。

  他摩挲着今天早上的包裹,包裹里是一双裂底的鞋,以及一片记忆卡,包裹外面什么也没写,标签也没贴,也没说哪家快递公司的。

  李子华有股不好的预感,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叫他赶紧把这个包裹扔掉。

  “叩叩叩。”

  当他正打算把包裹扔掉的时候,大门已经被敲响了。

  虽说是没有做任何亏心事,但李子华还是隐约觉得抓他的恶鬼已经到了家门口了。

  “谁啊?”李子华的夫人刚刚睡完午觉,梳好的头发用簪子盘了起来,看起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

  李子华心说傻老娘们这么快开门干嘛啊?!一边用光速把包裹藏了起来

  “您好,我们是警察,这是我们的搜查令。”凌冰命亮出了搜查令和证件之后,李夫人也不敢再拦,只好把警察们放了进去。

  这时候李子华刚从三楼跑下来,立马露出在职场多年所历练出的笑脸,笑盈盈地说:“几位同志,有什么事啊?”

  “李先生,您涉及一件碎尸案,”老猛一边说,一边把铐子戴在了李子华的手上:“如果待会我们从您这里搜出来点什么,您可能要跟我们走一趟了。”

  “不,不!等等!我什么都不知道!别上楼啊!等等,这肯定有误会……”

  ※※※※※※※※※※※※※

  “今日,一直以来让市民恐慌的老城区碎尸案件终于被警方侦破。凶手名叫李某,男,49岁,某国企职员。因涉嫌谋杀,碎尸,抢劫等多项指控现已被警方逮捕……”

  “呜呼!!终于完事了!不用再他妈冷呵呵的去监视那谁谁谁了!”和暗听见电视里的新闻打心底高兴,借着酒兴使劲地鬼嚎。

  楚江也醉醺醺的傻笑:“我早说嘛,犯人,是单独......呃~~”楚江打了个醉嗝之后接着说:“行动的。”

  老猛捏着鼻子嫌弃的把他推到一旁:“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离我远一点,这个嗝臭死了。”

  稚草拍了拍凌冰命:“怎么,不高兴?”

  “没有,只是有点累,我两天没睡了。”凌冰命正坐在窗台上赏月,今晚的月亮微微发福而且有些残缺,凌冰命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