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不堪的我们准备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露宿一晚,环顾四周,只有不远处的菜地里有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应该是哪个农民为了遮凉而建的。没办法,只能在那凑合一晚上了。

  我们走了过去,运气很好,有被子,不怕着凉了。可这时我才发现,这里很地盘很小,我们三个大男人要挤着才勉强够睡。

  最终,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在劳累中进入了梦乡。

  翌日。

  “老张!起床啦,再不起床我踢你啦!”我和大糯子在竹阳山的那几个月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所以天刚蒙蒙亮就爬起来了。

  “再睡一会儿……”老张喃喃道。

  我二话不说一脚就踢了上去,而且这一脚还用了些许的内力。这老头虽然说年纪大,但他买儿童当苦力的行为就不值得我们尊重,所以我们也没必要对他谦和。

  老张直接被踢得弹了起来,疼的他大叫一声:“嗷!!”本来看他那样子还想爆粗口,但是看到我和大糯子凶神恶煞的模样,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依然和昨天一样,老张在前面带路,我们跟着,今天我们的体力都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脚步自然也就加快了些。

  走了好一会儿,大糯子兴奋的喊道:“卢刀哥,你看,前方驶来一辆车!”我和老张同时向远方望去,果然!一辆军绿色越野车缓缓驶来。

  我紧紧的将师傅送我的宝剑握在手里,那辆越野车看样子是驶来的,所以如果我们提出要坐车,司机肯定不会同意。那没办法,就只有威胁一下了,不然我们这样走下去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到达城市!

  没一会儿,车子就到了我们面前。大糯子忙招手道:“老司机!带带我们!”

  老司机没有理会,想要继续行驶。

  更$新w最B快。|上酷h匠"网…

  无奈只能威逼了。我纵身跃起,宝剑出鞘,直接跳到越野车前盖上,一剑掀碎了挡风玻璃。司机惊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停住了车,吓得不敢动弹。

  我连忙双手抱拳道:“老师傅,对不住了,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使用暴力借贵车一用!”

  “请师傅将我们带回城市,我们会给您钱的。”为了回到城市,我只能这样说,现在我手上也只有五张旧的百元大钞,还不够老司机的修车费。

  老司机惶恐道:“小弟啊,你有这般武功我还能说什么呢,上车吧!”

  我和大糯子上了车,笑眯眯地对着老张道:“老张头,谢谢你昨天的陪伴,现在我们可以回城市,你可以回家了,拜拜!”

  说完,老司机带着我们一溜烟的走了,只留下老张在原地咬牙切齿道:“两个狗日的!别让老子再见到你们,不然老子一定宰了你们!”其实这也只是老张的自我安慰,他怎么可能宰得了我们呢,应该是再也不想见到我们才对吧。

  夜晚。

  不知道多久了,我和大糯子又回到了久违的城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振丰说:

没人看了吗?哪里有问题,提点意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