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依几乎是吓得无法呼吸,黑箫一星天至王,而凜颜不过是天至士,这种比武这么可能。结果不用多想,肯定是黑箫赢。天至王的实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天至灵强者,也无法抗拒。

  “黑行主,你在为难我们,你的天至王实力,我们怎么可能是对手?”

  絮依自然明白,黑山拍卖行是在刁难他们。黑箫凭借天至王实力,意思是说,黑山拍卖行不会参与这摊污水。

  “为难?呵呵,黑山城出兵非同小可,没有保证,我怎么敢出兵相助?”

  黑箫没有生气,毕竟这会理由可以算是正当理由,奈何你有什么理由,也无法抗拒。

  絮依一咬牙,沉下脸。她知道,现在唯一能够出手救援药王宗的人只有黑箫,她总不能破口大骂,这样会激起黑山拍卖会的愤怒。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有人能够接黑箫三招,让他发兵相驻。

  “黑行主说话算话,在下若是接下三招,黑行主要发兵救援药王宗。”

  冥黎而是明白这个黑箫是故意刁难药王宗,虽然不知道好好的盟友宗派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但是现在必须接下挑战。不然,药王宗的各位恐怕会命丧黄泉。

  “凜颜,你不是他的对手。”

  突然的话语让絮依大吃一惊,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冥黎,因为来黑山拍卖行的只有她和冥黎。

  “呵呵,老夫一言即出,驷马难追,你若是接下老夫三招而没有事,老夫拨一半人连同老夫去救药王宗。”

  黑箫双眸散发异样的光芒,天至王的实力可不是闹着玩,一个小小的天至士都伤不了,那他可是丢大了。

  “好,在下愿意接受黑行主的三招挑战。”

  冥黎没有说太多,只是朝黑箫拱拱手。其实他也不是没有胜算,修炼了‘炎行魅影’和‘砀炎章’,冥黎虽然不能与黑箫正面交锋,但是逃跑的权力却在他手上。黑箫只是说接三招,并没有让冥黎正面接。

  黑箫淡淡一笑,袖袍一挥,示意旁边所有人退下。旁边的人也是明白,天至王的实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所以连忙退得远远的。

  待众人退到规定的地方外,黑箫体内的斗气毫不保留地散发出来,全身皆被绿色缠绕,显得格外抢眼。

  冥黎也不示弱,体内的斗气缓缓运行,八星天至士的气息也在波动。

  “好你个小子,闭关前老夫感觉你的气息才是五星天至士,今日竟然是八星天至士。”

  感觉到冥黎气息波动有些奇怪,黑箫没有隐瞒自己的惊讶。看来,药王宗能够把他留在宗主之女身边的人,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来吧!黑行主,在下已经准备好了,”

  在黑箫惊讶那一瞬间,冥黎早已开启斗气,将‘砀炎掌’在暗中悄悄运行起来。对待不寻常至人必要用不寻常手段。

  黑箫轻轻笑着,突然整个人体内斗气狂奔而出,化为一道掌风,对着远处的冥黎掠去。

  碧绿色的掌风夹杂毁灭之意,所到之处,连天地之气也被强行驱散。

  “凜颜,小心啊!”

  这般气息的攻击,已经让絮依花容失色。这招要是接不了,冥黎必然受伤身亡。毕竟,对方可是天至王。

  冥黎没有躲避,浩荡的灵魂之力开始蔓延,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众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缓慢地削弱黑箫的掌风。这股灵魂之力,就算是黑箫也不知道,因为那股力量缘自冥黎脖子上的纳晶。

  “黑行主,来试试在下的‘砀炎掌’吧!”

  碧绿色的掌风已经接近冥黎不足几米,冥黎双手迅速变动,掌心出一抹红色光点急速扩大。

  红色光点竟然迅速化为三丈大的火焰手掌,在众目睽睽之下,与黑箫的掌风相撞。

  “嗞~”

  两掌相撞,碧绿与火红相交,显得各位妖艳。不过,碧绿色的掌风迅速被吞噬,火红之色蔓延而至。

  “什么?”

  没有想到天至士的反抗会波及他,黑箫面色大变,体内的斗气激出象征天至王的斗气双冀,整个人就像虚影一般暴退,直接避开攻击。

  黑箫避开了‘砀炎掌’,这倒是没有让冥黎有什么吃惊。因为天至王的实力不是那么简单,毕竟他自己只是天至士而已,就算斗技有多强强悍,在他的手里,也发挥不了全部的力量。

  倒是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要知道能够让天至王让步的天至士,他们从没有见过,不过,今天算是领教了。这个药王宗的小家伙就是独一无二的……

  “倒是小看你这小家伙,好,第一招,老夫认了!”

  {更J?新8最fm快&上2E酷(匠√网…Z

  黑箫没有气愤的意思,反而‘呵呵’笑了笑。看来,这个小家伙很合他的口味。要是真让他修炼个那么几年,恐怕成绩就超过他了。难怪药王宗让他做宗主之女的贴身助理,原来是想把药王宗的大小姐嫁给他,拉拢他为药王宗效力。

  “来吧!黑行主,第二招。”

  丝毫没有理会旁人的议论,冥黎体内的斗气已经再次开始波动。有了第一次的前车之鉴,黑箫下一招一定不会轻易出招,接下来,冥黎只能躲避了。不过好在修炼了‘炎行魅影’,冥黎虽然不能发挥全部力量,但是,至少可以躲开刚刚晋位天至王不久的黑箫。

  黑箫没有说话,缠绕在身体上的碧绿色斗气异常波动。他在准备大招,给冥黎一击。而且是一击必倒的大招。

  “万木灵击”

  黑箫身形突然变化无常,天空中布满残影。气息波动幅度较大,一般人凭借肉眼根本无法找出真正的黑箫。不过,围观人群中,灵魂之力强悍者,方能勉强凭借灵魂之力找出黑箫的虚影。

  “速度么?”

  冥黎呐呐自语,火红之色从毛孔中泄出,整个人也如同空气般消失。与此同时,整个天空皆布满冥黎的残影,每一道残影的出现,冥黎的气息皆大涨。

  这么恐怖的斗技,围观者皆吓呆了。要知道这么厉害的招数,可不是一般宗派有的。不过药王宗却不属于一般宗派,因为,宗主之子,候智勇是晋王女婿。药王宗有些稀奇的斗技,这是很正常的。

  “可怕的斗技!”

  一直在观战的孟优长叹一声。

  “大长老,怎么了?”

  旁边另外一个长老不解,虽然看到药王宗的小子也使用速度斗技,但是很明显,他们的行主的气息波动更强。

  “不,行主这招失败了!”

  孟优没有隐瞒真相,他敢这么说,那可是有依据的。因为,黑箫的斗技再厉害,凭借孟优犀利的灵魂能力也能勉强锁定大概位置,却无法找到冥黎的真正本尊,就连大概位置也找不到。

  “什么……”

  黑山拍卖行的长老皆冷冷抽了一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