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黎也明白,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去黑山拍卖行请求救兵,凭借药王宗与黑山拍卖行盟友名义,黑山拍卖行不会不发兵救援。

  “外人可靠吗?”

  絮依虽然不理会宗派之间的竞争,但是她也明白,所有宗派之间的盟约都是建立在自己的利益之上。对此,絮依十分担心黑山拍卖行不肯发兵救援,反而乘机抓住他们。

  “难道你还指望回去药王宗再搬救兵吗?恐怕到时候,候大人那些人马都死无葬身之地。”

  冥黎没有说太多,只是一句将絮依最担心的事情分析一次,于是整个人搂抱住絮依,背后的火红色的骨冀弹射而出,两个人化为虚影暴掠而去。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拖,如果慢上那么几分钟,恐怕情况大变啊!

  凭借冥黎的骨冀特殊性,回到黑山拍卖行也仅仅是一个小时而已,黑山城守城长老认得絮依是药王宗的宗主之女,况且两个人形色慌忙,便不再为难他们。

  冥黎得以迅速朝黑山拍卖行中心行去,黑山拍卖行有约,任何进城的人,不能在空中飞掠。奈何冥黎却违反规定,而且速度不是一般地快。黑山拍卖行中一些参与竞争还没有离开黑山城的宗派人员,见状,眉毛都皱成团。

  这黑山拍卖行的行主黑箫对于自己定下的规定十分看重,一般人不能随便违反,否则那个老家伙一星天至王实力可不是白白保存着。

  “大胆,竟然敢违反规定。”

  厉呵声传遍整个黑山城,一道苍老的身影突兀出现,夹杂一道极为强悍的斗气朝在半空暴掠的冥黎射去。

  冥黎手中柔劲一发,将絮依安全送到地面。确保了无后顾之忧后,冥黎体内斗气毫不保留泻出,与迎面而来的褐色斗气相撞,随着“吱啦”一声,然后双双湮灭。

  “在下药王宗宗主之女絮依大小姐的贴身助理凛颜,冒犯贵行的规定是在下之错,不过,在下这么冒失,的确为大事而来。”

  认得袭击他的人正是黑山拍卖行的行主,黑箫,冥黎立刻冲他拱拱手,语气异常地恭敬。毕竟,有求与人,恭敬那是必须的。

  一旁的絮依见冥黎这般恭敬,也冲老者拱拱手。现在也只有这个老头可以帮她们了,对于他的傲慢,絮依并没有以药王宗来压他。

  “哦!药王宗的人找老夫,能有什么事情?”

  黑箫淡淡笑道。药王宗虽然与黑山拍卖行同为盟友,但是这些年,药王宗因为一个候智勇而实力大增之后,便不在理会黑山拍卖行的发展。就这点,黑山拍卖行就不再像以前一样对待药王宗了。

  “前辈,在下斗胆请前辈回答一个问题。”

  冥黎瞧出黑箫满脸的无趣,便知道,如果这次不好好把握机会,恐怕黑山拍卖行还真不肯发兵相救。

  “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敢和我提问题的小辈,好,老夫欣赏你的勇气,你问吧!”

  黑箫呵呵笑了,这么多年,黑山城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少年,他们个个修炼天赋极高,却没有勇气像冥黎一样正面应对他,所以他对这个少年并不卖关子。

  絮依也没有想到黑箫竟然这么爽快答应了冥黎进乎失礼的举动,在她印象中,这黑箫老头是一个蛮横无理的老头子,没有一定实力的人根本无法和他讲话,因为,他一旦辩论不过,就会大打出手,将对方打伤。

  .“丹王塔是什么时候离开黑山拍卖行?走得时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得到了允许,冥黎立刻把心中所要知道的问题一口气说出来。现在,药王宗被袭击,丹王塔嫌疑最大。

  “丹王塔吗?他们和你们药王宗大队同一个晚上消失,没有跟我们黑山拍卖行道别,而虚音坊是第二天才跟着离开黑山城。”

  说到丹王塔,黑箫很快就想起药王宗离开那夜,丹王塔也跟着偷偷离开,两个大宗派竟然没有一个和他道别,想起来,黑箫还有些生气。

  “一定是丹王塔的人干的,可恶的丹王塔。”

  听了黑箫对于那天夜晚的回忆,絮依勃然大怒,对于丹王塔,她是知道的,丹王塔这些年的扩张都是药王宗率领其他宗派压制下去,丹王塔对药王宗的恨意极深,现在丹王塔和药王宗同时离开,这就说明药王宗被袭击一事,丹王塔脱不了干系。

  “你说什么,丹王塔干了什么?”

  黑箫被絮依这般莫名其妙的愤怒惊呆了,药王宗虽然与丹王塔世敌,但是双方并没有在公众场合骂过对方,但是今天药王宗是怎么了?

  “前辈,丹王塔在我药王宗回去路上设伏,袭击我宗的车队,现在我宗死伤不知如何,尸体就在黑山城外。”

  G|看D正6d版√章节上酷匠网

  冥黎面色一沉,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黑箫,希望黑山拍卖行可以出手相助。不过事情总要证据,所以冥黎顺手把药王宗弟子的尸体带到城外,并没有带进来,毕竟带着一具尸体,这不是什么明智之。

  “什么?”

  对于丹王塔敢袭击药王宗的车队,黑箫也是大惊,不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已经将他磨练成冷静的老人。

  “你是来求我发兵救援你们药王宗的车队吗?”

  黑箫双眸盯着冥黎,淡淡问道。不过,体内的斗气暴掠而出,蔓延到冥黎身上。

  “是的,请前辈发兵救援,日后必然大礼。”

  感受着黑箫天至王气息压迫,冥黎没有胆怯的情绪变动,相反,他体内的斗气在此刻也爆发。

  要想对方出手相助,你也要强悍的实力,只有你自身强了,别人才肯援你。

  “哈哈哈哈,救援,小子,你说得轻松,如果我黑山城的人马去救援药王宗,别的宗派如果来袭击我黑山城,这我们可怎么办啊?”

  黑箫冷冷笑了笑,双眸依然盯着冥黎。黑山拍卖行不是没有竞争对手,他也怕别人趁机袭击自己的拍卖行。

  “是吗?黑行主这话就不公道了,黑山拍卖行的有力对手已经被你们杀得鸡犬不留,敢问通步图还有那个宗派敢来袭击你们黑山城,况且,我们药王宗在二十多年前与你们拍卖行立下盟约,双方互助,难道老行主忘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絮依已经忍耐不住了,她一口气把心中所想全部倒出来,语气十分不悦。

  冥黎也是大惊,这个药王宗的大小姐平时虽然胆小,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有用的。

  黑箫倒是没有说什么,这个小妮子说的话全部是真实的,他不必要无理取闹。但是,他的注意力还是那个临危不乱的少年。

  “好,我答应发兵救援,但是,我要你接我三招,只要你接我三招不倒,我拨一半人马去救援药王宗,如何?”

  声音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加重了里面的意思,让冥黎一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单雨星林说:

今天二更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