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是不是在做白日梦,人家为什么要把辛苦拍卖下来的宝贝送给我们。”

  对于侯智勇说的话,絮依几乎要喷血而亡。就算是多么友好的联盟,也不会把自己辛苦拍卖下来的珍品送给他人,更何况,这神秘人与药王宗素不相识。

  “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侯智勇并没有说太多,只是继续泯这自己手中的茶。

  “放心吧!侯大人既然这么说。”

  冥黎虽然不知道侯智勇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对于神秘人,冥黎也不知道多少。不过,从神秘人能够接受他的拜访,至少可以看出神秘人对药王宗没有敌意。

  絮依只好做罢,出行在外,侯智勇才是真正的决策者,听他的应该没有错。毕竟,他也是药王宗老宗主的儿子。

  “我丹王塔出四百六十万金币。”

  “虚音坊出五百万金币。”

  “我血脎盟出五百二十万金币。”

  ……

  对于火焰刀尾阵法的竞价,已经由一百多万金币飙升至五百多万金币,而且价格一直没有停止上升的趋势。

  药王宗没有参与竞价,倒是令其他盟友宗派的人震惊,不过,他们没有在意原因,只要药王宗没有威胁到他们的竞价就行。尽管其他盟友宗派没有太大担心,但是作为拍卖行行主的黑箫却是异常地担心。没有药王宗的参与,这拍卖会可以说是损失很大。作为黑山拍卖行所有盟友宗派中最富有的宗派,它的所作所为值得所有人注意。

  令黑箫担心的不止是药王宗,还有一个坐在角落里面的神秘人。他一直默默无语,在黑袍遮盖下,没有人看不出他的真面目,也没有人知道他所想。

  此行来黑山拍卖行竞价的很多大宗派都是冲着那个一级阵法-火焰刀尾阵法而来,而那个神秘人有那个实力,却一直没有参与竞价,只是默默看着,这如何不让人们惊讶。

  能够在第一轮拍卖中以高价拍卖下那个不值钱的炼药鼎,那也足以说明,神秘人有异常雄厚的经济实力,为此,黑箫特别地关注他。

  “我丹王塔出价七百万金币。”

  竞价已经是十分激烈,丹王塔的出价已经压倒所有的盟友宗派,处于优势中。

  药王宗的各位强者手心捏着汗,他们很想参与竞价,可是,他们的领头者侯智勇依然在悠哉悠哉品尝着茶,丝毫看不出任何的紧张感。

  “哥哥,再不竞价,火焰刀尾阵法就要被丹王塔拍卖了!”

  絮依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连忙拉扯着侯智勇的双手,制止他品茶。要是火焰刀尾阵法被丹王塔拍卖了,本来处于劣势的药王宗就更加狼狈,日后更不用说如何与丹王塔对持……

  “侯大人,你既然有信心得到火焰刀尾阵法,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竞价,灭灭丹王塔的嚣张。”

  头一次见絮依这般模样,冥黎心里苦笑,只好上前询问一下侯智勇。

  “不用,你们就看好戏吧!那个神秘人会竞价的。”

  摆摆手,侯智勇示意不用。说罢,侯智勇的目光再度转向角落里一直没有参与过竞价的神秘人,淡淡笑了。

  冥黎目光也伴随侯智勇的目光,投在神秘人身上。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再度回来的神秘人已经没有任何斗气护体,任凭冥黎灵魂之力打量,神秘人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七百万第一次!”

  “七百万第二次!”

  孟优手中的金锤每一次敲打着锣鼓,都给所有人来了个提醒。那就是一旦丹王塔拍卖下火焰刀尾阵法,其他宗派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当然,黑山拍卖行也不希望这么快就结束拍卖,拍卖拖得越久,对于他们而言,是非常有利益可言,所以,最后一锤,孟优故意托延时间,希望有人再次竞价。

  “哥哥,你疯了!人家丹王塔快拍卖下阵法了!”

  已经隐忍不住的絮依,拍案而起。这是最后竞价的机会,如果再不开始竞价,那么丹王塔就以绝对的优势压倒药王宗。

  “我出价八百万金币。”

  然而,就在药王宗的各位无法控制自己之时,一道淡淡的笑声响起,紧接着,苍老的声音飘荡整个拍卖场。

  “什么?”

  絮依猛然回头,她看到神秘人缓缓站起身,手中的竞价牌也举起。

  神秘人突然地竞价,令在场所有的宗派有些措手不及,特别是丹王塔,直接吓了蔺航一跳。这次丹王塔可是拼上老本,如果竞价的价格还是持续上升,恐怕强如丹王塔这种实力雄厚的宗派也会吃不消。毕竟七百万金币可是丹王塔十几年的收入……

  “我就说让你们放心,那个神秘人可是我们这边的人。”

  瞧见丹王塔的那边如此狼狈,侯智勇淡淡笑了。他是悉兰帝国晋王的女婿,背后的关系十分广阔,晋王也不想女婿参与江湖人纷争这摊浑水,肯定在背后做手脚。

  “那么,侯大人的意思是,那个神秘人拍卖的物品皆是我们药王宗的。”

  听侯智勇这么一说,冥黎立刻听出其中意思。他是悉兰皇族出生,自然明白江湖人与平良人的差距。一般贵族以上的家族是不会要一个江湖人做女婿,除非他非常优秀,况且,成了贵族的女婿,就等于不能和江湖人有任何交往。

  “对!只要我们按兵不动,这样即可以在不得罪其他宗派的前提下得到火焰刀尾阵法。”

  侯智勇点点头,并示意药王宗的所有强者放心。

  而本来对火焰刀尾阵法势在必得的丹王塔,在神秘人竞价之后,则是乱成一团。不过他们迅速反应过来,立刻加价拍卖。

  “丹王塔出价八百一十万金币。”

  可以说是超越了宗派极限,蔺航也是犹豫很久,不过,为了以后宗派后路着想,他还是下定决心,跟了竞价。

  “好,丹王塔出价八百一十万,还有竞价的吗?”

  再次开始竞价,黑箫心里乐坏了,虽然竞价速度比之前的竞价范围少上很多,但是,按照这种速度,很快,黑山拍卖行会赚回几年经商成本的总值。

  “九百万金币!”

  神秘人没有因为丹王塔再次竞价而有半点情绪波动,反而增加价格。

  神秘人竞价的价格一喊出,整个拍卖行皆为之疯狂。九百万金币,这可是一笔大款。或许这个火焰刀尾阵法根本不值那么多金币,不过按照他们实力在江湖中的排行,能够适合他们宗派实力的阵法还是非常稀少。不过,在更高级的宗派层中,阵法却是很普通,平常。

  “可恶……”

  蔺航咬咬牙,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将神秘人碎尸万段。丹王塔为了这次竞价,做了很多准备,这次药王宗不插手却突然冒出一个神秘人,完全打乱丹王塔的计划。

  “九百万第一次!”

  “九百万第二次!”

  “九百万第三次!”

  孟优每一锤都生生震撼每个人的心,特别是丹王塔的人。当然,他也希望丹王塔的蔺航再次竞价,不过,想了许久,他还是摇摇头,九百万已经是一笔巨大的款目。超越了在场所有宗派的承担能力……

  。酷61匠_/网h8正m版●l首发Tx

  “好了,我宣布,火焰刀尾阵法由这位神秘人以九百万金币拍卖。”

  黑箫目光再次转想丹王塔,续而转向药王宗,叹了口气。

  黑箫宣布一出,整个拍卖场皆一哄而起。所有人的目光投向那个角落,想把能够与丹王塔这种实力的宗派竞价的人记住,希望能沾沾关系。

  可是,所有人的目光却停顿在角落里,神秘人不知道何时已经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