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多的阶梯,可以见得,这次拍卖会是多么地重要。若是没有内行人的指引,常人根本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你不是知道在哪里呢?”

  冥黎咽了口唾沫,假装怔定。此时,他的内心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要不是为了买到好的炼药鼎,打死他也不会来这趟浑水。

  “哥哥只是说在盟友贵装包厢里,并没有告诉我怎么走?”

  絮依摇摇头,语气中充满不满。这候智勇也真是的,单单不告诉她具体位置。这么多的阶梯,她该走那条才是对的。

  “两位是盟友贵装包厢吗?”

  在两人正苦恼着,一道甜甜的嗓音轻轻飘荡,直接令二人猛然一怔。

  顺着声音望去,冥黎的鼻子几乎可以喷血了。长发飘飘,身材火辣性感,每一次回眸都让人觉得无比激动。眼前的女子可谓是人间极品。

  “咳咳……”

  第一次见到冥黎这般模样,絮依脸上浮现红霞,当即假装咳了两声。她的心里隐隐约约有种感觉,那是一种酸酸的感觉。同样的女人,这名女子竟然把冥黎迷成这样。

  “哦!是是,在下是药王宗之人,正苦恼着寻找我宗之位。”

  被絮依的干咳声扯回现实,冥黎恍然大悟,急忙对女子拱拱手道。听女子这般语气,或许她还真的知道药王宗的位置。

  “药王宗么?我倒是知道。”

  女子沉呤半天,方才缓缓回答。

  不过说到药王宗,女子的眼神显得异常波动,好像与药王宗有什么深仇大恨。冥黎也感觉到这样的神情,不像是和药王宗很好关系。

  “我也是盟友贵装包厢,药王宗就在我们旁边,你们跟来吧!”

  女子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移莲步,往其中的阶梯行去。

  冥黎与絮依对了对颜色,也跟了上去,但是冥黎体内的斗气开始慢慢运行。万事多留点心,总是没有错的。

  拍卖场的阶梯数目足足有几千个,而且每一行都是用黄金打造而成,价格斐然。若是切下一块金砖,肯定能买个好价钱。

  从大门口开始,爬了几千个阶梯,至少也得花十来分钟。一路上,女子默默无语,倒是絮依一个劲儿喊累。

  不过,在三个人踏上最后一个阶梯之时,眼前的景象让冥黎嘴巴几乎张成O型。

  这里是整个拍卖场最高的一层,放眼望去,整个拍卖场都可以收入眼球里,而且装修比冥黎在下面见到还要豪华,如果说楼下的那些装饰是珍品,那这里则是珍品中的珍品。

  “哥哥。”

  见到药王宗的强者以及候智勇,絮依如一只欢乐的小鸟,飞得一般冲到包厢里。

  冥黎摇摇头,笑了笑。这女孩子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那么可爱。冥黎转过身来,想跟女子道谢,却发现女子已经走进一间包厢中。

  冥黎无奈,只得回到絮依身边……

  时间没有过多久,拍卖场的人已经就位,拍卖会也就在众多武士的戒备下,拉开序幕。

  “各位来宾,老夫乃是黑山拍卖行首席炼药师孟优,欢迎光临。”

  之前在擂台上与冥黎有过一面之缘的孟优身形掠上台,同时跟上几位气息极强的长老。

  “废话少说,快点开始吧!”

  顾客席中,很多人已经忍耐不住了。每年一次的拍卖会,一定有很多奇珍异宝。

  “老夫也不多说了,我们的头号菜则是一只药鼎。”

  孟优“呵呵”笑道。同时袖袍一挥,四位装备精良的武士小心地抬着一个雕刻艺术极其高超的乌木盒子,端端正正放在拍卖台正中央。

  众人皆知,一个好的炼药师必须有一个好的炼药鼎,当然除了顶级炼药师外,那种等级的炼药师是可以御火为鼎。

  本来安静的拍卖场顿时暴动起来,议论声纷纷扬扬。对于炼药鼎,不是炼药师的人,买了炼药鼎也是等于白白把钱丢给拍卖行。

  “静静,这个炼药鼎可是我们黑山拍卖行从地下发掘出来的,根据我们的研究,这药鼎可是有很久的历史,很有价值。此鼎最低价五万金币。”

  孟优知道来拍卖会的顾客是炼药师的不会超过手指之数,但是为了完成行主给他的任务,他也只能随便找个理由,把炼药鼎呗得价值连城。

  人群中,依然没有人对这尊药鼎叫价,反而更加沉默。孟优目光投向最顶层的盟友贵装包厢,也只有那里的顾客才能帮助他撑起场面。

  “好说,孟老先生,我出五万金币。”

  就在孟优不知所措之时,一道女子声音徐徐飘荡在整个拍卖场。整个拍卖场的人皆把注意力转到声音发源处,这才发现,叫价者是盟友贵装包厢里的一名女子。

  “是她。”

  顺着声音望去,出现在冥黎眼线里的人就是刚才带领冥黎找到药王宗的女子。

  “怎么?你认识她吗?”

  一旁坐在主座上的侯智勇听到冥黎所说的话,一脸诧异地看着冥黎。在盟友贵装包厢里的人,不论男女,都是这方圆几千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不,之前我们不认识路,是她带我们上来的。”

  摇摇头,冥黎沉呤道。那女子一直给冥黎一种隐隐可怕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冥黎却不知道如何说出。

  侯智勇有点惊讶地看着冥黎,又瞧瞧絮依,半晌后方才讲道:“那女子是虚音坊坊主妙虚音。”

  “什么?虚音坊,那不是和丹王塔关系极好的盟友吗?”

  旁边的絮依本来对那名女子没有丝毫感兴趣,但是听到侯智勇说出‘妙虚音’这三个字后,连连打了几个寒战。

  见絮依反应这么大,冥黎也大概猜出女子的恐怖存在。

  “虚音坊是与我宗冲突最大的对手,这么些年,也杀了我药王宗不少人,你最好离她远远的。”

  对于妙虚音,侯智勇也是一身惮忌。这个女人,长得抚眉性感,却有多少人知道,她的手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

  “我出六万。”

  在侯智勇感慨之时,絮依突然叫价,把整个药王宗的人吓了一跳。

  经过这么一闹,整个拍卖场的焦点也从虚音坊的妙虚音身上转移到絮依身上,就连侯智勇也是为妹妹这么大胆的行为吓得不知所措。

  虽然药王宗的实力比虚音坊还要强上一丝,但是,再加上个丹王塔,恐怕药王宗就吃不消了。而且侯智勇是平良人,按照帝国规定,平良人不可以参与江湖人的纷纷扰扰。

  “哦!药王宗的人出价六万,还有吗?”

  觉得有望将药鼎高价卖出,孟优开始怂恿顾客出价竞争。

  也许是名人要的东西,必是珍品。刚才还在犹豫不决的顾客也加入了竞价队伍。

  “六万一!”

  “六万五!”

  “七万!”

  …………

  “十万!”

  炼药鼎的价格也是直线上升,一直狂飙涨到了十万。

  “二十万。”

  一直没有竞价的妙虚音,说出的话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大吃一惊。

  这虚音坊实力果然雄厚,随便出一个价格,就等于普通宗派竞价半天还要多。

  “我出二十五万!”

  见妙虚音再次竞价,絮依也提高竞价。整个参与竞价的宗派,对于药王宗有威胁的就是虚音坊。

  侯智勇眉毛皱得很厉害,絮依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得罪了虚音坊,如果丹王塔再插上一刀,后果不堪设想……

  “小妹,你不是炼药师,买那个东西干嘛?”

  令侯智勇困挠的,不是虚音坊的人,而是自己的小妹。不是炼药师,买个了炼药鼎有什么用。

  .最◎新章\节上。L酷+V匠“网

  絮依闻言,冲坐在自己身边的冥黎抚媚一笑,柔声回答;“我答应过凛颜,给他买个炼药鼎,说到做到哦!”

  侯智勇恍然大悟,原来,他的小妹已经爱上了面前这个少年。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去,只是在心里默默念叨着。或许,这也是絮依招聘冥黎当自己的贴身助理的原因。

  “我虚音坊出价三十万。”

  声音一出,整个拍卖场皆是冷抽声一片。三十万对于一个普通宗派,可不是普通笔手,更可能是几个月的收入。

  絮依脸色丝毫不差,娇躯一动,拍案而起,手中缓缓举起牌子,上面用红色字写着大大的三十五万。

  “哇!”

  “药王宗出价三十五万耶!”

  整个拍卖场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汇聚在絮依手中的牌子上,那目光充满了贪婪……

  “外加一个愈体丹。”

  冥黎也已经坐不住了,他取出今早絮依给他的丹药,高高举起。既然絮依下定决心要帮他买下这尊炼药鼎,那作为受益者的他更加不能坐着干等。

  孟优的双手几乎是颤抖的,一个炼药鼎竟然能买到三十五万金币,特别是外加一粒二品天丹的愈体丹。这下可谓是赚翻了……

  孟优心里暗暗欢喜,表面上却装得很镇定,如果成功高价买出,这下行主一定大大提拔他。

  冥黎和絮依这般行为,不止是让拍卖场的顾客大惊,就连刚喝了口茶的侯智勇也喷得满地都是水。药王宗的强者也是吐了吐舌头,三十五万,这个可不是小数目。而且,这愈体丹可是药王宗长老级别的人才能享受。

  冥黎并不理会其他人的议论,他目光轻移,正与妙虚音的美眸来个正着。冥黎刚欲冲其微微一笑,表示与她竞价的歉意。

  然而,嘴角还没来得及上扬,一道冷哼声让冥黎呆滞。

  “我出一百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