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维天想明白了窗外身影的身份,却没有敢上前动手,那鬼物在窗户的外边,自己这么上去如果对方跑了,以他的能力目前也是拿对方没有办法,再者此时徐佳所坐的位置离窗户太近,如果自己的行动引起那鬼物的敌意,鬼物攻击徐佳的话,林维天还真没有办法保证保护她的周全,所以只能站在门口那里观察着窗外鬼物的动作。

  c更h新…最快@!上Vu酷匠%~网1

  徐佳很快就在抽屉里找到了自己的优盘,她一手拿着优盘一手关上了抽屉,扭头晃着手里的优盘对林维天说道:“看我这脑子,优盘放在抽屉里根本就没有装进包,害我紧张半天。”

  林维天的目光从窗外移到了徐佳的身上,微笑着说:“徐姐,找到了就好,那咱们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徐佳听出林维天催促她回去的意思,以为刘明是急着回去休息,所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便走到门口随手关了灯,和林维天一起下楼回家了。

  林维天琢磨着学校里的鬼物的事,所以回家的路上也没有开口说话,而徐佳看到林维天这一路也不像刚才一样有说有笑了,还以为他着急回家休息,便加快了脚步往家中走去。

  “徐姐,你们学校最近有学生去世或者发生别的什么意外吗?”林维天眼看着俩人快回到家了,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有鬼物跟着,便询问起徐佳关于学校学生的事来。

  “啊?你说什么?”徐佳低着头跟着刘明急急得往家走着,突然听到身边的林维天问了这么一句,一时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学校里有古怪吗?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林维天笑着向徐佳解释着。

  “呵呵,怎么?你还会抓鬼?”徐佳看着身边的林维天,轻笑着问他。

  “也许我会呢?”林维天半真半假的看着徐佳,却没有明确的回答她。

  “别吓我啊,我胆子小,你说的我一会儿回去不敢睡了!快别说了。”徐佳瞪着眼睛看着刘明,一手捂着心脏一手左右摆着,示意林维天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

  “呵呵,姐,你胆子这么小呢?没事,我就是好奇罢了,不说就不说!”林维天看到徐佳紧张的样子,连忙轻松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随后俩人就这么一路无话,很快就走到了他们合租房的楼下,林维天站在楼梯口回身对身后的徐佳说道:“姐,你先回去吧,我去找地方吃点饭,一会儿就回来!”

  “啊?这都十一点了,你去哪里吃饭啊,要不回去我给你下碗面吧?”徐佳听林维天说要出去吃饭,连忙说要给他做饭吃。

  徐佳也有自己的想法,这么晚两个人才回到家林维天却还饿着肚子,全是因为他陪自己去学校找东西耽误了时间,回家给他做碗面吃也算还他个人情,最重要的是刚才学校里走这么一趟,林维天路上又突然问了那么一句,徐佳此刻的心里确实有点害怕。

  “没事,姐,我去路边摊随便吃点,这大夏天的晚上出摊的人多着呢。”林维天倒是没有故意欺骗徐佳,他的确是准备去路边摊吃点饭的,当然还打算顺便去学校把那个小鬼给抓了,毕竟徐佳每天都要在学校上班,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哦,是吗?那。。。那你早点回来啊!”徐佳犹豫了半天才很难为情的表示,希望林维天能够早点回来。

  “姐,回去你先睡吧,不用担心我!”林维天笑着对一旁低着头的徐佳说道。

  “你还是早点回来吧,我睡不着,不是,我睡觉轻,有动静我醒了就睡不着了。”徐佳险些说出了自己因为害怕,不敢独自一个人在家睡觉的话。

  “哦,好吧!姐,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别担心!很快!”林维天心想着看来今晚是吃不成饭了,要是吃了饭再赶去学校,这一趟折腾下来还不得到后半夜了?

  “那你注意安全,早点回来!”说完徐佳就独自一个人上楼去了,楼道里响起了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林维天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楼下,看着家里的灯全部都亮了,才走到楼前的树旁,扶起自己的破自行车骑着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谁知道林维天刚骑车离开自家楼下,就看到眼前四五米远的小区的道路上,站着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小区的路灯过于昏暗,林维天看不清男孩的面貌,但是却能看到男孩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是那么的惨白。

  虽然是夏天燥热的夜晚,但这个时间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已经进入了梦乡,小区没有了白天里的喧哗显得格外的静,林维天和男孩就这样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

  林维天看着这个在学校里遇到的鬼,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的和一个鬼对视,要大显身手的想法此刻却被内心的恐惧动摇着。

  “叔叔,你能看到我吗?”暗处的小男孩怯怯的说着,打破了这有些诡异和尴尬的局面。

  “嗯,是的。”林维天从自行车上下来,将车身靠在自己的身上,回答着小男孩的疑问,双手却从口袋里掏出了鬼爪手套带上了。

  “叔叔,你是来抓我的吗?我没有做坏事,你别抓我好吗?我害怕!”小男孩看到林维天手上的手套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带着哭腔的求饶起来。

  “你要是听话,我就不为难你,你要是敢和我耍花样,哼哼!看我怎么收拾你!”林维天看到对面的小男孩害怕了,顿时底气足了很多,晃了晃手上的手套威胁着他。

  “我听话,叔叔,你是徐老师的男朋友吧。”小男孩主动提起徐佳,也是想着和眼前的这个陌生的男人套些近乎。

  “这个不是你小孩子关心的问题,你还是说说你的事吧,为什么去学校里捣乱?”听到小男孩问起他和徐佳的关系,林维天没好意思说实话但是也没有否认,只是表情严肃的看着他,质问他为什么去学校里捣乱。

  “呜呜呜,因为他们都欺负我,我都没有惹他们,为什么都要欺负我!”小男孩也许是听到林维天问话的语气很严厉,本来就害怕的他被吓哭了,也可能是想起了活着的时候受得委屈,触景生情哭出来的,总之这个小男孩就这样在刘明面前,双手抹着眼睛哭起来了。

  “别哭了,来,去那边的凳子上坐会,你和我说说有什么委屈吧。”林维天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孩子突然哭起来了,连忙语气缓和的叫他去一边的长凳那里交谈,毕竟这大半夜的在小区的道路上,让人看到自己对着空气说话,估计也要把他当成神经病的。

  这一人一鬼来到了小区的长凳上坐下,小男孩也在林维天的安慰下止住了哭泣。男孩看到林维天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也就放下心来并和林维天说起了自己的事,而林维天也静静坐在一旁,当起了忠实的听众。

  男孩叫李彬是徐佳隔壁班的学生,他父母去年离婚后便各自寻找自己的幸福没人管他了,住在这座城市里的奶奶收留了他,他也就转学来到了现在的学校。

  新的学习环境却没有给李彬带来他所希望的欢乐,因为他的学习成绩不好,上课回答不上来问题就会被老师批评和训斥,班里的同学也都因为他的家庭条件不好,都不愿意和他交朋友,李彬在班里感到很孤独,慢慢的他就不想去学校上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烤熟的地瓜说:

感谢酷匠做的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