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丰阁二层一密室。

  一女子看着一道光幕,里面的内容正是陆锋与宋老讨论的全过程,下方是一块镜子般大小的透明玉石。待到陆锋离去,光幕一闪,也跟着消失,玉石仿佛重新染上了颜色,红、靛、黄、绿、青、蓝、紫交替,变为七色玉石。

  “小姐,您对这燕九有什么看法?”宋老弓着腰恭敬地看着一位少女。

  这少女容貌秀丽,三千青丝飘然清逸,一袭宫装着体,娇躯清姿曼妙,朱唇微起,“这个名为燕九的男子,虽长相普通,却出手不凡,这样好的药丹都能拿得出手,可知他身后势力不简单,他手中肯定还有药丹,我们应该好好招待他,不能得罪他!”女子眼中一丝精光闪过。

  “小姐,您看人的功力愈加深厚了,越来越有阁主的风范了!”宋老不经意间一个马屁拍了过去。

  “我和父亲大人差的还是很远,不过我有信心超过父亲的!”女子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对于燕九的事情,下次我要亲自接待,。”女子对着宋老吩咐道。

  “嗯,老奴先行告退!”宋老回道。

  宋老离去后,女子喃喃道:“燕九啊,燕九,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一定会把你给挖出来的!”

  陆锋又在纺市中转了转,直到天黑,才不舍地离去,可就算是这样,在坊市也没有一家药店能够提供轻灵果,千木草和冬龙木这三种淬体药材,只好多购买些少年人参和何首乌,先充当淬体液,但也由此可见丹丰阁的物资雄厚,得以成为丰城的“第一阁”的称号,并不是浪得虚名!

  返家途中。

  陆锋谨慎地看了看没有人跟来,将千变摘下,放入怀中,长呼了一口气:“师尊,这面具可真是好啊,竟没人能看透我的真实面目。”

  龙啸不屑地说道:“千变可是法宝,任何一个罡王期的高手知道了,都会眼红,争个你死我活不可!”

  “额,看来想要打家劫舍也是需要冒着反被打劫的危险啊!”陆锋说道。

  “你的想法太拘泥于表象了!”龙啸撇了撇嘴。

  “我前世的梦想是成为一代丰城霸主,今世的梦想是成为天下财富归我所有的地主老爷!”陆锋眼中冒着金光。

  “额,你也真够奇葩的,不过我喜欢,嘎嘎,跟着老夫混,放心吧,有我可以吃肉的地方,就有你喝汤的时候!”龙啸义正言辞地说道。

  “师尊,我总算是找到知己了!以后我就跟您混了!”陆锋眼含泪水。

  “嗯,真是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啊!”龙啸也赞同着说道。

  就这样,在这一老一少无耻的交谈中,回到了陆府。

  “啧啧,这不是我们的大废柴少爷吗?恢复地挺快的啊!”尖锐刺耳地嘲讽飘入陆锋耳中。

  *^酷J{匠k网首{c发

  一个宛如众星捧月般地少年被几个同龄少年包围着,满脸阴翳地出口挖苦着陆锋。

  “陆虎,你现在是不是身上的皮痒了,需要本少给你止痒?”陆锋淡然地看着陆虎。

  “咦,上次不知是谁被我打的遍体鳞伤,甚至晕倒过去。”陆虎对着周围的同伴们说道。

  “哈哈,确实是啊,自己自不量力,还跟别人约战。”

  “自己几斤几两没有分寸吗?最后受伤也是活该!”

  “废物一个,还想跟虎哥比武,真是丢人!”

  ……

  众人七嘴八舌的无一不讽刺着陆锋,陆锋只是淡然着看着陆虎。

  陆虎听着众人对自己的夸奖和对陆锋的贬低,心中大快淋漓,不过看到陆锋那副毫不在意的表情后,怒火冲天,不由地大骂道:“没想到,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垃圾始终是垃圾!”

  陆锋摇了摇头,身影一闪,如同一只灵活地猛虎,迅速奔到了陆虎面前,虎爪一出,金光摇曳,宛如灭世镰刀,朝陆虎胸前轰去。

  陆虎右脚后撤,左脚向前跨步,身体做弓状,双手宛如一道黑色箭失射向陆锋,爪掌相撞,空气阵阵呜呜声飘过,陆虎倒退十步勉强稳住自己的脚步。

  看到陆锋只是后退了三步,不甘地擦拭了一下嘴角鲜血,怒火由心生,大喝“狂蛇乱舞”,眼中阴翳闪过,牢牢地锁定陆锋,扭曲着自己的身体,仿佛化作毒蛇,卷起一丈墨黑色气浪,腥臭无比,吐着蛇信,露出惨白的毒牙,双手扑向陆锋。

  陆锋虎躯一震,脚尖在地上一踩,跃起空中,“虎神一爪”,虎爪飞出道道金光,如闪电般击向气浪包围的陆虎,陆虎对自己的气浪防御还是很自信的,不过听到皮球被扎破的“噗嗤”声音后,气浪被无情的击碎,衣服已被轰烂,可谓是狼狈之极,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到全身。

  “啊~~~蛇魔霸天”处在暴走状态的陆虎使出最强一招,只见环绕在陆虎身体的墨黑色气浪重新恢复,比先前的更为凝实,形成更为厚重的铠甲,仿佛从地狱出来的魔王般,黑色气浪随风飘动,起身一跃,双脚化作毒龙转,旋飞到空中斜轰向陆锋。

  陆锋见来势凶猛,使出《猛虎诀》中最霸道的招数---“虎神一怒”,拳头曲折,一道金色虎影迸发出来“吼!”虎声划破天际,铁锅般大小的虎爪拍向陆虎的胸膛,“破”,气浪又再一次被粉碎,身体横飞三四丈,陆锋借机连环脚扫在陆虎的双臂上,“卡擦”一声,双臂却是无力的摆动着,然后陆虎如同沙包般重重地落在地上,鲜血像廉价的自来说似得从口中吐出。

  众人被陆锋的勇猛所慑服,那些以前欺负他的和嘲讽的陆家弟子,个个噤若寒蝉,有的甚至如同筛糠般浑身发抖,全身冷汗直冒,浸透了衣衫;有的甚至下身有液体流出,一股尿骚味飘荡在空气中,更有的有的甚至受不了,口中大喊“杀人啦!”宛如疯子般狂奔了出去。

  陆锋淡淡地看着众人的模样,觉得真是可笑至极,心中感叹:这就是实力带来的权威!

  “咳咳,你现在怎么如此厉害?”陆虎咳着鲜血问道。

  陆锋没有理他,径直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