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我现在已经废除了自己所有的功力了!然后该怎么办呢?”陆锋的嗓音格外的沙哑,皱纹布满整个脸庞,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透露着异样的光芒!

  “好,好,好!”龙啸开心地连说了三个好字,“现在保守归一,坚守丹田,灵台清明,运转法诀!”

  陆锋听从龙啸的吩咐,盘腿而坐,手中变换着招式。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直到十个时辰之后,陆锋不仅恢复了俊逸帅气的面孔,而且双眼变得更加炯炯有神,时而金光闪烁!

  清亮的声音响起:“如果不是提前把玲儿安排出去,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可就大发了!”陆锋心有余悸地说道。

  “对了,师尊,我现在的精神魂力是不是能够支持我学习《淬体诀》呢?”

  "《酷◎匠1》网^唯{l一}a正版W,}P其他都是DO盗3J版p

  龙啸左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嗯,孺子可教也!你现在的精神魂力可堪比练气中期,俗世中一般人想伤害你的灵魂是不可能的!”

  “修炼《淬体诀》需要药物固本培元,我传你《药典》一部,伴你淬体!”龙啸右手一挥,一段如同蝌蚪般的神秘金色文字进入了陆锋的魂识。

  陆锋此刻亦是跟从龙啸的话语,双眼紧闭,冥想着《药典》的内容!

  “嗯?为什么我只能看到《药典》入门的配置体液,其他的怎么什么都看不到?”陆锋问道。

  “这是由于你的等级还是太低的,虽然《魂诀》让你的精神魂力变成罡士中期,可是你的实力还是为零,现在已是第三天,你与陆灿约好送药物的时间了,你赶紧出去看看吧!”龙啸催促道。

  陆锋从屋中走出,只见远处一个肉球正急匆匆地向自己滚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陆灿迎面而来,而他手中拿着一个古木雕刻的盒子和一大包的物品。

  陆灿和陆锋三日不见,远处看去,这位主子浑身释放着一种魔力,却是神秘之极,对自己当初的想法也更加的坚定!殊不知陆锋已经散功了,这只是修炼《魂诀》对自己精神魂力低下的一种慑服!

  陆灿开口笑道:“少爷,这木盒中装着是两支八百年的人参,而包里的是十朵六百年的何首乌,这是我花费三天,专门为您寻找的,您觉得怎么样?”

  这对现在的陆锋来说确实是大补之物,而陆灿虽然为人油滑,但却不失机灵,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他现在的做法,更是正合陆锋的心意。

  “嗯,这件事,你做的不错,我还需要更多的这样的药物,你要再多收集一些!”陆锋淡淡地说道。

  “好的,奴才这就为您找去!”陆灿说完之后,屁颠屁颠地跑回去了。

  “好了,我也要开始修炼《淬体诀》了!”陆锋望着手中的木盒和包裹喃喃地说道。

  龙啸说道:“你还是先将《药典》中人参和何首乌两者的用法,好好看看,以免在淬体时出现什么差错。”

  “嗯,我会认真看的,师尊,您放心吧!”陆锋信誓旦旦地回答道。

  “师尊,我什么时候适合淬体?”陆锋疑惑地问道。

  “中午的午时乃是一天阳光最为强烈的时刻,而且塑造身体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不能有半点差错,必须在院中无人的情况下进行!”龙啸郑重地说道。

  “嗯,我会吩咐下人提前准备好的!”陆锋点了点头。

  “咚咚,咚咚”,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响起,龙啸马上化为了一缕金光进入了陆锋的身体,待到陆锋看不见龙啸了,陆锋才将房门打开,发现站在门外的是陆玲儿,陆玲儿脸色苍白,捂着起起伏伏的胸口,焦急地说道“少爷,您赶快去大厅吧,李家的人来退亲了!”

  听到此话,陆锋脸色变得阴沉无比,向陆府大厅狂奔而去!

  原来陆府与李府世代交好,两大家族的新生代订下了婚约,这一代是陆府的少家主陆锋与李府的嫡女李梦雨。当然这一切是为了自己家族在丰城的地位,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府的高手由于寿命原因都一一无法再次突破,而新生代更是实力低微,最高的仅仅后天四重左右,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场面,也就是这样,陆府的实力逐步走向了衰败。

  在这个重武轻文的时代,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这才有了退亲的局面。

  陆府大厅。

  一位文雅飘逸,儒士装扮的中年男子坐在大厅主位,依稀可以看出有陆锋的几分影子,这位就是陆府当代家主陆锋的父亲-陆永!

  但现在原本温尔儒雅的面貌现在也是阴沉无比。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脸看似忠厚,却眼中精光闪动的中年男子,笑眯眯地盯着陆永。

  陆永沉声道:“李兄,你这样做可是有些不符合道义,况且你我两家交往多年,如果这次真的退亲,那么以后你我两家又该如何交往?”

  原来这是李家的当代家主李顺,李顺嘿嘿一笑,“陆兄,这是小辈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做大人的又何必参与呢?”

  陆永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应该问问我家儿子的想法。”

  “陆伯伯,我觉得我和陆锋并不合适,我现在是后天七重境界,而陆锋只是后天四重,并且他的名声在丰城也是人尽可知,倘若与我婚配,岂不是败了我家族的名声?”宛如仙音从朱唇中飘出,只见那女音容俏丽,身姿优美,皮靴穿在双脚,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姿态展现在众人面前,她就是李顺的嫡女李梦雨。

  “你这丫头,怎么在乱说话?不好意思啊,陆兄,我这丫头不会说话,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李顺瞪了一眼李梦雨,转过身对陆永解释着。

  正在几人谈论着,一个风姿俊朗,剑眉星目的男子推门而入,这男子正是陆锋,当陆锋看到李梦雨绝世的美貌时,心魂不觉一颤,不过立即就恢复过来了。

  “哦,想必这位便是陆锋侄儿吧!果然是人中之龙,一表人才。我是你李顺叔叔”李顺似笑非笑地看着陆锋。李顺当然知道陆锋会到来,也曾在府中见过他的画像,现在只不过是表面功夫要做足而已。

  “李叔叔,您好,您来此是来看望我吗?”陆锋对退婚之事避而不谈,只是从旁侧击。

  “哦,呵呵,今天一来是看看你,二来也是关于你的婚事,我家雨儿幸得天羽门的罡师鹤阳大人看中,被收为门徒,鹤阳大人让我家雨儿三日内了却尘缘,随她修行而去,所以今日特来将婚事做一个了断!”

  陆锋听着李顺的话,眉头的皱纹愈加的深,直接问道:“那婚事是不是一点转折的余地都没有了?”

  “对,你算什么东西,全城出名的废材一个,我们之间就是不可能的!”李梦雨娇喝道。

  陆锋心中对李梦雨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把她划到黑名单中,冷声道:“好,婚事可以解除,不过这不是你们退亲,而是我要休书一封,将她休了!”右手怒指李梦雨。

  李梦雨气得浑身发抖,好像泼妇骂街“你,你竟敢休我?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你永远都是杂碎!”

  此时陆永怒道:“李兄,请管好你的女儿,我的儿子不是别人随意辱骂的!”又吩咐下人将笔墨纸砚拿到大厅中。

  李顺叹了一口气:“希望此事过后,我们两家还能依旧友好相处!”

  俄而,下人将笔墨纸砚带到大厅中,陆锋在纸上奋笔疾书,所有的愤怒“跃然纸上”!

  陆锋写完之后,长呼了一口气,将休书扔给了李梦雨,“好了,你可以带着你的休书滚了!”

  “哼,废物就是废物,一辈子也不成器!”李梦雨怒道。

  “呵,你敢与我赌一把吗?五年之后,我与你在天羽门一战,生死天注定?”陆锋蔑视道。

  “好,赌就赌,难道我还怕你这个废物?”李梦雨挺着高傲的头颅。

  “好,就这么决定了,休书为证!”陆锋指了指李梦雨手中的休书。

  李顺看事情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对陆永说道:“陆兄,今日前来叨扰,真是太抱歉了,我们回去也要早日准备雨儿进入天羽门之事,就此告辞了!”

  李顺走后,只听得“扑通”一声,陆锋双膝跪倒在地,愧疚着对陆永说道:“父亲,对不起,是我让您受辱了,您放心,五年之后,我必取李梦雨首级,挽回今日的屈辱!”

  在陆锋与李家人的争论过程中,陆永并没有插手,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双手扶起跪在地的陆锋,拍着陆锋的肩膀说道:“儿子,你并没有让为父失望,你永远都是我的骄傲!”

  陆锋望着父亲日渐消瘦的身躯和日益苍老的面容,心中愧疚颇多,双手紧握,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努力修炼,不要让自己的父亲受一丁点委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