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父亲拿着祖传大刀直接杀到富二代的面前时,这富二代满脸惊愕。

  他怎么也想不到我的父亲竟然能仅凭一把大刀就能杀入他的就寝的房间。最后,结果想必大家也知道了。

  没错,那富二代就这样死了。整天无女不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富二代,怎么可能是我爹那仅靠搬砖就能养活我的人的对手。

  更何况,我爹从小便下午休时,即便不用那祖传达到,单凭赤手空拳也足以把那富二代的头颅拧下来。

  那天黄昏,父亲把那富二代满脸惊愕的头颅给带了回来,放在了爷爷的陵墓前祭奠爷爷的英灵。

  为此,我们全家搬迁到了老家桥头村来避避风头,一避就是十余年,直到我上了高中时才全家搬迁到了城市。

  视线回转到后花园中。

  $z酷g"匠@网m9唯一U8正@\版,其+他vW都@i是盗◇版

  此时我与林跑已经修养了十余分钟,体力基本上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不过本来我早就打算动身前往隧道了,可林跑那脑残却死赖着地上不走,非说要过了十分钟才走,不然他就切鸡自尽。

  切鸡自尽!这么个威胁人的方式,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这个学渣,以前顶多在电视上听说过那些小日本的军日切腹自尽,切鸡自尽这词我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装逼系统,你说这些人类好好的为啥会突然变成生化幽灵?”我突然问道。

  “本系统大大可不是什么装逼系统,你说话放尊重点,不然本系统大大就不回答你何弟的问题了。”系统高傲的说道。

  “系统大大,刚才是我不好,现在你可以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了吗?”我无奈道。

  “噢?何弟,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系统得寸进尺的说道。

  这装逼系统也真够狂妄的,好像他就是世界老大一样,不过他也有狂妄的资本,毕竟他可是装逼系统啊,虽然是屌丝版的,但那也毕竟与系统这两个字搭上了关系,虽然战力几乎没有,但我有预感,这系统将来一定是我的得力助手。

  听到装逼系统如此狂妄,我也无可奈何,毕竟我现在是有求与他,只得微微怒道:“系统大大,可以回答我之前问的问题了吗?”

  “何弟啊,我可以很荣幸的回答你的问题,但是嘛........”系统故意卖关子道。

  “但是什么啊,系统大大?”我仍旧不耐烦的问道。

  要不是我现在想问这装逼系统问题,不然我早就不耐烦了。如果这装逼系统是林跑的话,那么我绝对会第一个把他打成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但是嘛,何弟,我很荣幸的告诉你,我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类会变成行尸走肉的生化幽灵。”系统挑逗似的说道。

  本来我就只是因为有求与他才这么不耐烦的,现在这装逼系统竟然敢挑逗我,这如何不让我恼火!

  怒气腾腾的我直接喊道:“装逼系统,你竟敢耍我!”

  而系统却在我心中直接道:“骂我的是丑逼。”

  对于系统的回答我竟无言以对。

  而林跑那个脑残却大老远就听到我的怒喊,便疑惑道:“李哥,装逼系统是啥啊?还有,他妈长得好看吗??”

  林跑这一说无疑是对我雪上加霜,气急攻心的我直接道:“系统是我意外获得的!”

  林跑却仍旧胆大包天道:“李哥,系统这东西看样子很好吧,竟然给了你这么多好东西。不仅给了你usp手枪,还给了你一把ak47!还有,我妈已经去世了,你断了那念想吧。”

  屡次遭受闭门羹的我竟又一次无言以对,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转移话题:“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便看在你是我唯一的兄弟的份上,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吧。”

  “好啊,李哥。”林跑道。随即他便做出了一番倾听的状态。

  看林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也就不紧不慢到:“林跑,其实我这个能力也是今天才获得的,就在我今天草上起床玩穿越火线后准备退出qq时,突然有个陌生人要加我。大人,你也知道的,一向屌丝的你李哥我好友几年来都没有超过四十人,为了增加好友,我也不疑有他便添加了那人,接下来,你猜这么着?”我故意卖关子道。

  林跑看完忽然在管家时刻就这么停住了,急忙道:“李哥,接下来咋么着啊?”

  看到林跑这么焦急,我也就饶有兴趣的继续说了下去:“接下来,那陌生人发来的消息简直对于我来说就是激动人心的话语!他竟在一秒内直接说出我是救世主候选人!且他还说在五个小时后就会出现生化危机!”

  顿了顿,我便咽了口唾沫继续道:“不过我从小遇到这类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从小道大,我不知多少次把这类型的小心信以为真而惹出了数不胜数的笑柄。因此,当时我便并没有把这则消息放在心上。不过,当我们在学校上完语文课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他告诉我还有一分钟就要出现生化危机。当时时间紧迫,我便直接带你逃了出来。”

  “接下来,想必你也知道了。那声音给了我一把ak47与usp,还给了我一把匕首与高爆手雷。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武器,我们才不用像那些人一样如同如同蝼蚁一般被生化幽灵与丧尸轻易的揉捏。”我你按念念有词的身影让林跑很快的解除了这个疑问我,但他很快便扶起了另一个问题,便问道:“李哥,竟然那声音选择了你,也提前告诉了你生化危机即将来临,那为什么你仅仅只与班里打了一声招呼,并没有和他们详细解释。如若李哥你与他们详细解释,他们即便会损失些人也不会像如今一般几乎全军覆没。”

  “当时时间太紧迫了,我哪有时间跟他们废话那么多。更何况,,那些人曾经如何瞧不起我们两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死有余辜的人,我能提醒一下他们都很不错啦。可那些人竟还把我说的话形同儿戏,如此狼心狗肺之人如何值得我们去营救!”我悲愤的说道。

  “好吧,李哥,但退一万步来讲,即便你不救班里的那群人,那你也该救你的前女友吧?”林跑问道。

  “呵呵?救那个小婊砸?我为何要救她,这种见钱眼开的人如何值得我们去救,即便我遇到它,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扔进生化幽灵群里喂生化幽灵!她临死前应该好好想想,当初她是如何抛弃与背叛我的?她是如何把我数年来的爱慕视为狗屎的?她是如何与黄猛那个富二代上床的?!”我冷冷的说道。

  越说到后面,我就越是悲愤,尤其是到了最后一句,我发声几乎是喊出来的!

  每当想起梦三千那个小婊砸我都愤怒不已,我数年来对她的爱慕与贡献,在她眼里竟连个屁都不如!

  听到我如此悲愤,林跑也只能无可奈何道:“好吧。”

  而这个装逼系统听到我的呐喊也不禁可惜道:“何弟啊,想不到你竟还有如此一段曲折的经理,怪不得你都18了还是一个处男,要不本系统大大给你找个女友?”

  听到系统说的话,我心中不禁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只能弱弱的说一句:“滚!”

  如今我与林跑早已整装待发,当我们再一次踏上那隧道的木板上时,我不禁激动道:“新的征途也是该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