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久别的三井(1)

  时间是一种比之生死更加无法抗拒的威力,也许心中还有一些留恋,但曾经的感情,曾经的事,曾经的人都无法挽回了。

  ……

  神奈川县是日本的一级行政区之一,位于关东地方西南端,东京以南,面向太平洋。受太平洋暖流的影响,这里气候温暖、几乎不下霜,是典型的海港城市。

  作为沿海城市,神奈川县很少大山,整座城市都被大海团团围绕。但也有特别的例子,位于光林町的蘑尔山就是神奈川县少有的高大山峦——相传江户时期,富士山火山似欲爆发,就在这时,富士山下的一座小山峰突然飞离静冈县,落在了神奈川县的光林町化作蘑尔山,而汹涌似欲爆发的富士山也在蘑尓山脱离之后平稳了下来。

  蘑尓山海拔四百五十八米,是国家一级森林保护区,由于是在海港城市,蘑尓山在政府的大力开发和推广下,旅游观光业已经逐渐兴旺发达起来。

  虽然如今是乍暖还寒的早春时候,在山脚下已经聚集了许多旅人了。有人的聚集就有金钱的流通,在蘑尓山被开发之后,山下也建设期了旅游酒店、手信小屋之类的存在。

  阳菜乃兄妹、樱木等人还有让我比较意想不到的的学姐,都出现在了这里。

  原因,原因自然是我生日了。

  “不知道附近有没有泉眼或者地热温泉,唔……小阳菜乃乖的,不要跑太快,有的话顺路泡个澡也很不错。”学姐牵着阳菜乃的小手,脸上一片晴朗。

  “确实哦。”我摸了摸下巴,不自觉望向后面,又想起了修学旅行那时候的美事。洋平几个家伙兴致很高,落在我和学姐身后叽里咕噜的在大声聊天说笑。

  四周都是苍翠欲滴的森林,蕴含负离子的清新空气很容易让人想起“空山新雨后”类似的诗词。正面是高耸的山崖,从山顶流落下来的山泉滑过小石,晶莹剔透,日照和光线都很充足,阳光,美女,绿色……

  美中不足的就是我的好兄弟美槻因为家里有要紧事不能来这边,要不然所有的朋友都聚在一起,那该多开心呀。

  “泡个温泉,吃个晚饭,然后再去偷窥……嗯咳咳咳。”注意到学姐晴转多云的脸色,我连忙收起了自己的猥琐念头,不过也确实可惜呀,如果美槻能来的话。

  一阵凉爽的风呜呜吹过,学姐忍不住闭上眼,张开双臂。茂盛树梢上的绿玉随风起舞,金色和绿光的承托下,让树下的少女越发像个从奇幻世界走出来的神秘精灵。

  我不得不承认,上天赋予男人强健的体魄,高超的智商,作为社会主要生产力的他们永远也体现不出女性在某一时刻展现出的伊人风姿。

  她的长发随风伸展,是似风中散开的莲花,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捕捉那飘逸的发梢,然后,我对上了学姐晶莹温润的眸子。

  我一愣,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你真漂亮。”

  学姐也一愣,然后她的眼睛染上了一种更加亮晶晶的东西。

  “是吗?”她伸出素手试图挽起长发,发梢亲吻着她湿润娇艳的唇,少女歪头浅笑,眼里有着让我不敢直视的光。

  “哥哥,快点!~”

  最X%新章:节Qy上E酷匠p网

  “前面就是「蝴蝶泉」了,我们走快点吧。”我老脸一红,连忙闪开视线,迈开脚步。

  蘑尓山除了风景秀丽外本来没什么特别风景,只是在政府在派人调查开发这里后才发现在半山腰上的一个清泉,清泉没也什么特别,但是在清泉附近有一株半死不活的小山树,却有着奇怪的魔力。每逢春夏交际也就是我们来这里这个时候,那株半死不活的矮树便会吸引无数蝴蝶浩浩荡荡的飞往清泉,围绕小树翩翩起舞。

  这种稀奇景象自然深得人们特别是年轻人的喜爱,也成为了蘑尓山最出名的风景,这些都可以在蘑尓山的旅游指南上找到。

  石板小路、野蔷薇、荆棘灌林,沿途的路走得格外艰难,右手抱着阳菜乃,左手拿着小包,连我这个运动健将也觉得吃不消,健太耀太被小欣拉着,在我身后,樱木他们看着她,我也很放心。

  路途虽然辛苦,不过正因为如此,辛酸和苦劳过后才看得到的景色也格外迷人。

  “哇哈哈,我天才樱木花道无论是爬山还是运动永远都是第一的。”花道永远都是个不消停的主,洋平高宫几人虽然久经沙场,但和天赐神力的花道相比,一路攀岩,高宫几个也吐着舌头,翻着白眼,连呼吃不消。

  当然,大毅力者也有不小,自然排队的人也不少。到达目的之后,我也放下阳菜乃和手里的包,皱眉揉腿。

  我最喜爱的阳菜乃自然心疼我,垫高脚尖,掏出自己最最重视的小毛巾帮我擦汗。我连忙拉过小阳菜乃招呼学姐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让学姐看好妹妹,自己则去带小欣和健太耀太过来。

  期中,体力较差的高宫大楠跟着过来休息,洋平和花道则早排在人群身后,似乎去买门票来着。

  “无聊的学生生涯过后,假期和同学一起去玩实在是太过瘾了。”望着眼前的秀丽山水,身旁的大楠也不禁感叹起来,末了加了一句很符合他的话:“如果不用上学自然最好。”

  “那你会无聊死的。”我张望着排队的队伍,嘴里随口回答道:“如果不上学的话你的家里人自然会要求你去工作,工作之后你连假期都没有了,何谈山水。”

  “那也是哦。”大楠歪着头附和,然后看着我,说:“其实我一直想问,小健你天天都帮家里人不辛苦吗?虽然我没什么经验,不过我也知道餐饮业是最麻烦最辛苦的。”

  “嗯,怎么说呢,还好吧。”我想了一会儿,大楠父亲是一个长途货运司机,问我这话也很自然,我朝着他说:“你星期六日不是经常陪着你老爹搭车吗,你那边有多辛苦,我这边自然就有多辛苦。”

  “唉,不要说那个了……”大楠听到我说这事,忽然哀嚎了一声:“本来我以为在车上坐着不见得有多辛苦,但是做了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日复日夜复夜的在车上生活,吃饭睡觉,甚至洗澡都在车上解决,一天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都在车上,天啊,我都快崩溃了,最近我就不怎么去啦。没办法,实在是太辛苦。”

  我点头,确实长途司机的工作是很辛苦的,即便工资很高,但因为工作性质原因,我认为比卖力气的还辛苦。和大楠谈着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其实都是他在抱怨,我在安慰,这家伙的父亲很早就开始带他走南闯北了,似乎想要更快让他继承家业。

  没办法,大楠也不喜欢读书,对他家庭而言,这或许也是另一种帮助大楠的方式了。

  他也问了我最近的比赛,距离上次分区半决赛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星期了。而我们的队伍也战胜了北村中学,说到底,我们这边的整体实力本来就比他们强,如果不是那些家伙太过骄傲,也由不得北村国中拖那么久。

  这场比赛完结之后,也就是说,再战胜一场比赛后,就是决赛了。翔阳国中、海南附中、武石,县大赛的前三名将会在这四只队伍中决定。

  聊着些有的没的,前面的队伍也在慢慢缩短。但在这时,人群中却突然传来了争吵和怒骂,我和大楠对视一眼,在骚动声中,清楚的听到了花道的怒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