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始终是要继续的。

  世界不会因为某个人的逝去而停顿,也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开而爆炸。

  地球还在自传,也还在围绕着那颗烂太阳在公转。

  所以生活还是要继续。

  人饿了要吃,吃了要拉屎,拉完屎之后还得吃……

  小欣和阳菜乃还有健太他们都来了看望樱木的伯父,当然美槻也有。樱木的一些邻居也来了看望花道。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花道都是小混混那样的不良少年,不过他对长辈可是比我尊敬多了,生活在底层社会的民众显然更容易去了解一个人。所以虽然日本人在某些方面显得很冷漠,在八木街,而且是这个年代大家还是会尽可能的帮助别人的。

  更何况,花道可是八木街出了名的猛人。

  按隔壁卖鱼的古川大叔的话就是。“有了花道,连狗都不用养了!”

  这不是恶毒的咒骂。海滨城市虽然风景很好,但是蛇龙混杂有很多混混和小偷,八木街又不是市区,警察不知道隔多少年才会来一次,所以治安不是很好。也经常性的发生抢劫啊,偷窃这样的事情。

  也因为这个原因,这群小偷更加肆无忌惮了,不仅连偷,还连偷带抢,有时候不小心的话还会劫色。但是樱木长大之后这里的治安就好很多了。

  日本的房子都是贴得很近的,特别是那些便宜公寓更是只有一墙之隔,所以一些小偷在光顾一家后很容易就会想顺手牵羊光顾隔壁,有好几次都是这样。一些小偷偷完一家,然后爬过来又想偷这楼,被樱木发现之后经常被他当人肉沙包直接一顿胖揍。

  所以说,如果在这条街上听到什么惨叫,大家就会一窝蜂冲出去,然后就问:“花道,是不是又抓到贼了。”

  欣赏了花道彬彬有礼的模样,大楠几人向我请了拉面店的假,顺便抱怨了我一顿刚才的小脾气。

  “阿健总是这个样子。”忠一郎扣着鼻屎,声音闷闷的:“我就不明白了,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总是喜欢对别人生气。”

  “会长虽然有点傲,但是有钱人哪个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认为她是比较不摆架子的类型的了。”大楠咬了一口香蕉,边嚼边说。

  “是啊,要是有这样的女孩子对我啊,我死了也无所谓。”高宫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小健,你怎么老是这个样子你,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女孩子对我啊……”

  “草,小健有一张婊子脸,你只有游泳圈,还是三层的。”

  “……滚,我又不是说这个。”

  “你们说的是哪个,是什么。”这时,送完阳菜乃和健太回家的美槻来到了走廊这边。

  “没有……”我刚想打断这个操蛋问题,高宫等人就开口了。

  “是三乡前辈呢,我们学校的学生会长,刚才到咖啡厅里见到的,本来是拿着钱给小健让他治疗樱木的病的,这笨蛋直接拒绝了。”

  “是啊是啊,我真想不明白小健的想法,这么死要面子干什么呢,面子又不能当饭吃,不单止不拿,还摆出一副死人脸发脾气呢。”

  “滚!”我知道他们关心花道,但可不可以不要把关心建立在我的牺牲之上。

  我觉得心头火“蹭蹭”乱彪,似乎这群王八蛋以为别人就可以随随便便的给钱你一样,你以为你是谁啊,而且我跟她又不熟。以为自己有钱就鸟不起啊,欠人情,我死也不会欠。

  “我跟她又不熟,凭什么给我钱,而且我为什么就要接受她的钱呢。”

  美槻望着我,嗫嚅着,似乎想说什么,我下意识的躲开了她的眼神,只觉得心乱如麻。

  “那你也不应该对别人发脾气啊。”大楠丝毫不相让的看住了我:“小健,我并不是埋怨你拒绝三乡前辈的钱,而是觉得你也应该改一改自己的脾气了,你总是这样,平时性格好的没话说,一牵扯到自尊问题,你就敏感得不得了,上次也是这样、”

  “也是怎样?”我不耐烦的说。

  “诶,你们别说了。”美槻站在了我和大楠中间,她皱眉:“你们无缘无故吵什么吵啊,樱木都这样了,你们、你们……”

  “……”

  “我没关系的,是我对不起大家才对,其实小健帮得我最多才对,如果不是他一开始垫付着、”

  “行了,不要说了。”我按住了樱木的手,叹了口气:“是我敏感过头了。”

  我坐下,沉默。

  我承认,是我敏感了,但是一个人有缺点有错吗?难道我就应该是圣人吗?我有些委屈,这群混蛋见我受欺负了不帮我不单止,还说我自卑过头,太敏感了。草!

  “对了!”这时,美槻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从包包里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张银行卡:“这些钱是给樱木的。”

  “大姐头,我不要……”樱木一愣,然后连忙手忙脚乱的拒绝起来。

  我和高宫大楠也看着她,一开始不是说不要她的钱的吗?怎么……

  “这你就放心吧。”美槻笑了笑,折腾了一天的她绑着的刘海有些乱糟糟的,让我有些心疼:“这是洋平给的钱。”

  “洋平?”

  “不会吧?他不是……”

  “是是是。”美槻摆摆手,做了个骚安勿躁的手势:“他是回京都了,不过我把事情跟他说了一下,他就急急忙忙说借着我的钱先,先给樱木的父亲治病。”

  更aq新N最5E快5上(酷E匠H网

  “这样啊,这。”高宫脸色顿时一喜:“那到时不是可以直接给医生,花道父亲的病就……”

  “就是啊,还是洋平管用啊。”忠一郎感叹道:“如果我是土豪就好了,唉……”

  “那这张银行卡就给你们了。这里是一百五十万,你们自己看着用吧。”见花道还是犹豫,美槻直接塞到了他手里:“不要顾虑,这不是我的钱,是洋平的。”

  花道点点头,最后还是把钱收下来了。

  这笔钱对他的重要性,谁都知道。

  “哦对了。”美槻说着,踌躇了一下:“那小健刚才出的钱……”

  “啊,是啊。小健也是土豪,一下子就给了二十万出来了。”高宫一拍脑袋:“到时我和花道会拿钱出来还给他的,大姐头你就放心吧。”

  “我……”

  “不要跟我们顾虑那么多。”忠一郎拍了拍我的肩膀:“大家都知道你的钱是怎样来的,所以不要想太多了。”

  “就是。”大楠也劝道:“是兄弟就不用多说,你的难处大家都懂,还有刚才是我说太过了,对不起。”

  “嗯。”我笑了笑。

  樱木很明显是第一次照顾人,大家都说他笨手笨脚的,不过他自我感觉很好。

  就这样在医院里和大家聊着天,说说这个说说那个。看着窗外的夜,我的心也慢慢宁静下来。

  很多文学作品里都描写过,风景总会因为人心情的变化而变化,春日的凉风拂过,对心情喜悦的人来说,这是爱人的亲吻,对忧愁的人而言,这是命运的嘲笑。那天空无星的夜,会让人感到寂寥,也让我感到了宁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