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宫、忠一郎和花道坐在窗子边,这里是附近一家甜品咖啡店。

  人们常说,甜的食物能分泌一种什么狗屎鸡氨酸还是什么矿物质,它能够让人感觉到幸福。

  餐桌里整齐的摆着十几分蛋糕,4杯饮料。我们一人一个蛋糕,我天生不喜欢吃甜食,剩下的都属于花道。

  他一如既往懂得那么能吃,表情也一如既往天真,冒着傻气。

  我知道我必须说些什么,把叉子插进几乎没怎么动口的黑森林慕斯蛋糕:“花道你还真能吃。”

  “我还可以继续吃呢。”花道看着我,我下意识的笑了笑:“那我无限欢迎,高宫请客,反正是。”

  “诶……为什么是我啊。”胖子装作不满的惊呼一声,看起来似乎是真的那么回事。

  “不好意思,服务员,我们想再点餐。”忠一郎当仁不让的举起手,点餐。

  “我们要四杯咖啡,听说这玩意儿能让人精神百倍。”忠一郎视线环绕,笑着说。

  “蓝山四杯谢谢。”

  “卧槽……”

  街市上的一个小店,当然不会存在那种所谓的小资情调的高级物品。但是假的也是挺贵的。

  这地方虽然没什么人,听着飘摇着的轻音乐,我们这座很快冷清下来,大家都在想惹樱木笑。这混蛋却变成了有素质的上流社会人才,在我旁边面,很淑女似的一口口嘬着咖啡。

  听着忠一郎不懂装懂的介绍这店里的装潢是用什么伊拉克什么非洲古典人民风格款式装饰,我一边似懂非懂的说哦哦哦,一边把蛋糕搅得稀烂。

  我端起那很有格调,用忠一郎的话说就是充满了伊拉克的特有风情,非洲土大陆的迷人气息牛饮一口,把里面蕴含的厚重文化历史气息,和高尚品味一并纳入口中,忍着要吐的冲动,白了忠一郎一眼。

  忠一郎还在继续说,也许这应该是他比较擅长的一个技能,说喝绿山咖啡一定要素喝不加奶不加糖,电视上连续剧都是这样搞的云云……我感觉和自己以前喝过的中药差不多,除了苦,还是苦。但是想想这几倍咖啡能让高宫的脸色难看到现在,一定蕴含什么玄机,就是一杯尿,也是混着钱的尿,于是拼命的喝喝喝啊。

  聊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题,花道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脑袋忽然觉得有些眩晕,也许真是天生烂命一条,喝咖啡都能喝出个神经痛的,早知道就点个啤酒比较好。

  在柔和暖光的倾泻下,周围的音乐缓缓流泻,隐隐传来不知道爵士还是芭蕾的音乐,如果是我一个人坐在角落的话,还真有点连续剧的感觉。

  当见鬼的是,我们在这里要陪着一个臭男人,还要讨他欢心,安慰他。

  “花道你真不知道,后来那个学生会长发生了什么事……唉哟,真是笑死我了。”

  “虽然小健是比我帅那么一点点,高也高那么一点点,在我的指导下果然是孺子可教也……”

  “我还真是佩服小健啊,早知道换我去告白就好了……”

  草,你们这几个王八蛋如果不是串通起来,老子需要输吗?听着他们聊起之前的事,我就心头火起,捏着勺子,青筋都出来了。

  正生着气,门忽然开了,然后就听到了大楠那把处于变音时期的鸭公嗓子。

  “花道花道,我来了,草,一路塞车塞到刚才,我已经是拼命赶来了。”

  “你这混蛋发生了这样的事也不告诉我们,还要让美槻大姐头去联系,你还真不把我们当兄弟吗?”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这个混蛋,扑街,狗屎,还装出那副狗屎样子,你想吓谁啊,你不用照顾你老爹吗?你就想这样颓废下去吗?”

  他一见到国门,冲过来就是一顿臭骂。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清晰的传到我们耳边。

  大楠虽然平时和高宫一样嘻嘻哈哈喜欢搞怪,不过他很重义气的,最重要的是,他这番话说得太对了。

  我和他俩对视一眼,悄悄的为大楠竖起大拇指。包括我和高宫、忠一郎,都不敢在花道面前提起这件事,虽然知道这都是必须面对的,但是看着这傻孩子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始终不能开口。

  “大楠……”

  “你们这些家伙竟然敢侮辱本天才,小心我哪一天把你丢进厕所喝水。”樱木嘴上说着下流话,眼圈却红了红。

  “日,不要做这幅样子出来,这让我觉得很恶心……”大楠说着,狠狠的打了个寒颤,停顿了一会儿,他继续道:“到时候我们几个会轮流照顾伯父,你就放心吧,等下你就先休息一下吧,等下我和高宫轮值,你们先回去。”

  “嗯……我知道了的。”花道点点头,视线从我们几个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我这边:“……小健,到时候别忘了带美槻和小欣过来,呵呵……平时倒没什么感觉,一发生这些事,特别希望得到朋友和亲人的温暖。”

  “没问题。”我点点头,然后从手里拿出一个信封,大概有两万左右:“钱你暂时收着,有什么要用到的话就用吧。”

  我笑了笑,能做的,可能就只有这些了。

  樱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有等他说什么,我连忙招呼服务生,问大楠要不要绿山咖啡,很好喝的,高宫请客。

  胖子一瞪我,转过头生闷气。

  我的好意大楠却拒绝了:“服务员,麻烦给我来五瓶啤酒要冻的,顺便要一包花生,一包支豆,谢谢。”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什么花生,还有支豆……”侍应生先愣了一下,然后很有礼貌也很为难的拒绝。

  “那就麻烦你到外面买一包过来给我,就在出门左转里面有间料理店,我刚刚看到应该有的,哦对了,支豆要盐的就好,花生问一下有没有蒜香味的。大楠从口袋里翻出了一个硬币给他。

  侍应生表情僵硬了一秒钟。最后还是不失风度的笑了一下说好请稍等然后转身走出去。脚步匆忙,背影萧索。

  大楠感叹道,不愧是咖啡店的侍应生,这么有素质。这服务这素质……小健你那拉面店就学不来了。上次让你买个卤猪肉回来不情不愿不单止最后居然还要我们的辛苦费。

  滚!我眼一瞪,说滚你娘的我店里有东西你不吃,居然想吃那瘸子家的什么卤猪肉,还要老子跑了两条街,你不去吃屎。

  咖啡蛋糕的品味没什么好沟通的,几口啤酒下肚,正逐渐把话题往下流嘴炮的话题上扯,我突然看到门外有个熟悉的影子一闪。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部黑色的跑车停在了外面。

  “哇,这车好帅,估计要几亿呢。”高宫也看到了这车,两眼冒星。这也是胖子的一个爱好之一,虽然我非常不理解又不是你的车,能把车里的零件和配置全都说出来有毛用,干卿鸟事。

  车门打开,出来的是一个修长干练的窈窕身影,最重要的是,我还认识她,而且她还朝这咖啡馆来了。

  咖啡们打开,露出那张冷艳的俏脸,我只觉得一瞬间鸡皮疙瘩全身猛长,马上准备缩起脑袋扮演鸵鸟。美女的目光却先一步找到了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小步走过来,她穿着一套黑色的塑身短裙,纤细的高跟鞋让优雅的女人味缠绕在她秀气圆润的脚跟,不需要任何修饰的长腿有着不得不让人瞩目的完美曲线。

  我正准备打烂旁边的玻璃逃走,三乡雫走过来,俯身,手放在桌上,也不怕自己春光大泄。及腰的黑色长发越发衬托出她脸型的尖秀,也越发的冷了。

  “学姐好!”高宫大楠忠一郎齐齐起身,猛地鞠躬。

  然后似乎意识到什么的大楠等人很默契的低头假装说话,樱木更是让出了自己座位,和大楠三人挤在一起。

  “谢谢。”三乡雫向他们轻点臻首,黑色的珍珠落到了我身上,一眨不眨的盯住了我。

  “……有事?”哪怕是千般不愿意,我也只能转头和她打招呼了。

  “我还以为你一直想做个鸵鸟呢。”三乡雫很优雅的坐在我身边,她稍稍侧着身体,双腿并拢,小腿斜成六十度角,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端庄大方,却越发让我难受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你应该找我商量一下,而不是自己一个人逞强。”

  “作为前辈,我至少比你懂得多一些,如果不是从美槻那里听来这件事,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我发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性格强势的人了。

  “不要逃避我的视线,你看哪里?看着我。”她按住了我肩膀,把我转过身,和三乡雫一起面对面的对视着。

  “这里的钱,应该够樱木同学的父亲做心脏手术了。”她冰凉的手指,有着粉红色玉片般的指甲,平平整整晶莹剔透的依附在手指上。在那手指上,一张银行卡被她扣住。

  C最新d章3节fs上酷h3匠…网

  “不用还我,我是看在美槻的份上才给你的,你要记住,欠我人情就好了。”

  一瞬间,我的心脏停顿了一排,牙齿不自觉的合拢、撕咬,仿佛一股火焰在胸腔里沸腾。

  我下意识的地想拒绝,但话到嘴里,一股无法理解的情绪,让我的手指僵硬如铁。

  只要我拿了这一笔钱,樱木父亲的病,还有那些本来要留给小欣的钱……

  “对不起,我不需要。”我望着她,笑了笑。

  PS:(两天都有事,不好意思,会继续更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