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个集体性很强的国家,由于想从小就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管理能力等。也因为在校学生多达530万之多的原因,可以说日本学生会是日本非常有日本特色的制度。

  日本生会分为主席団、宣伝部、対外连络部、生活部、体育部、文芸部、学习部、情报部八个部门。分别设有会长一名,副会长两名(有时为1),书记会记各一名。监察委员长,执行委员长,风纪委员长,还有个社团长。

  学生会顾名思义代表的是学生的意义,同时他们也是管理学校日常事务的,学校里的活动,日常等等都由学生自己组织安排,老师只是提供个平台不直接参与。

  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的一句就是,学生会在学校简直相当于一个私营的公司,权利直追副校长。

  “我们打赌,你说小健是被分尸还是被鞭尸,还是说被人从3楼直接扔下去呢。”洋平在办公楼下笑得猥琐无比,在他身边,依次站着樱木军团一行人,还有我。

  “不觉得被人脱光衣服直接用红油漆写上变态两个字比较过瘾吗?”嘴贱的大楠在一旁附和。

  “我觉得凭小健今天的举动,从今天开始本校的十大风云人物之首就是你了。”

  “哼……这不是出风头吗?”

  “花道这么说你似乎是想去啊。”

  “……哼,哪怕我不做这些事情,闪闪发亮的金子到哪里都是闪闪发亮的。”

  “我想吐。”

  “恶心。”

  “附和附和。”

  kr更0v新最快上#o酷匠@网

  “你们这群混蛋!”

  “啊啊……”

  “不要闹了闹了不要闹了,小健你个扑街准备了半个小时也准备好了吧,难道是想赖账吗?哼!”

  “医院的病床可不好睡哦。”忠一郎阴测测的说。

  “变态萝莉控的名头可不好带。”高宫冷着脸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被几个家伙的讨论是吵得心头火起,忍不住一瞪他们,鼓着眼道:“都说老子去了,你们这群混蛋急什么急,草。”

  在日本,女生送男生巧克力是在情人节,就是2月14日啦,而男生回礼是在3月14日,他们称之为“白色情人节”。

  明明过了白色情人节,老子居然要搞这些乱七八糟的狗屎玩意,这简直就是英雄气短。

  学生会的总部在教学楼的西边,老师的办公室则在东边。

  仿佛和网游游戏之中的领域之说一模一样,进去了学生会总部这边,连交谈声都小了不少,我这种老油条也免不了受到脑残光环的影响,只有身后的樱木军团嘻嘻哈哈,仿佛过节一般,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来到了楼下,深呼吸一口气。

  “噔噔瞪……”没有任何犹豫的,我上了楼梯,不就是告告告告白嘛,以为我真的怕了吗,切。

  推开了写着「主席团」的大门,意外的,我见到了小田这个贱人,早之前听说过他也是学生会的一员,好像还是什么体育部的核心成员云云,现在见了,难免有些惊讶。

  “你们进来干什么?”他颇为惊讶的站起身,似乎想不到哥们和樱木这几个学校出名的闲人来这里有何贵干。

  我白了他一眼,没理会这个白痴。这个家伙似乎以为自己身为学生会的成员就厉害了,经常把学生会上到企业理念,下到狗屁宗旨洋洋洒洒一大堆挂在嘴里,恨不得别人不知道他是学生会的一个杂鱼一样。切。

  但我沉默并不代表我身后的樱木军团沉默。

  不得不说,集合在这里的都是学校的精英人士,最少智商或者外表就是出众的。

  “哇哇,你看那边的眼睛妹妹,发育真好啊。”

  “啧啧啧,早知道学生会那么好的话,那我也进来了。”

  “洋平,你看,我今天这个发型是不是很帅。”

  “……”

  “同学,请问来这里有什么事吗?”一个眼睛妹,同时也是一年7班的班长皱着眉打量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喝问,“你们是那几个……”

  因为心情糟糕的原因,我没有回答她问题的意思,这让我显得既冷酷又帅气,虽然是我自认的。

  “问我们是谁,难道你不认识我们吗?”大楠瞪着对方,眼珠子的大小起码是她的两倍,声音的分贝更是有三倍有多。

  “不就是……”班长也就是高城沙耶不耐烦的说。

  “你连我们都不认识?”忠一郎双手一拍胸脯,“嘭”的一下排骨纷飞,我估计血量起码丢了一小半,但眼珠子和音量却再提升一倍,综合起来的气势更是无数倍。

  “不不就是……”眼镜妹子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

  “你连我们都不认识还敢在那里唧唧歪歪!”高宫再歇斯底里的一吼,整间办公室全都是嗡嗡的回声,似乎一不高兴就像拆迁队一样把整座办公楼来个破灭杀一样。身旁的樱木、洋平、忠一郎、大楠也适时的排队列开,双手抱胸的姿势要多霸气有多霸气。

  高城沙耶目瞪口呆,原本昂首挺胸怒目相向已经变成了畏手缩胸,虽然她的胸部怎样缩也不见得会消失,但在气势上已经完全失去了高度,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樱木一行人几乎鼻子都要飞出去了,好不容易把魂飞魄散的魂魄收了起来,几人“哼哼”几声,如同通便过后的老年大叔,拍怕胸脯人人脸上都拿出了最凶狠的表情。但这时,一把淡漠冷艳高贵上档次的声音从办公室的最后面传了出来。

  “怎么这么吵……”出现的黑长直美少女皱着眉问,脸上一副疑惑的表情。

  她那对很魅惑很冰冷的桃花眼很快注意到了我们,分别从我们身上一一扫过。

  她有着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标致脸蛋,因为肌肤太过欺霜赛雪,那对充满魅惑却冰冷无情的大眼睛显得格外黑白分明。

  这是一个气质高贵强势的美丽御姐,同时目光也是零下负度的猛人。

  “樱木花道,水户洋平你们几个不错嘛,敢在这里闹事……”冰爽美女咬着嘴唇,很矜持的笑了。

  她不笑的时候已经美得冒泡了,现在笑起来简直要了人命。

  “……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

  “是我们得意忘形了,对不起。”

  方才跩得比盖世太保还盖世太保的几个混蛋,很诚恳的齐齐鞠躬道歉。

  班长高城沙耶这时候不知道是反应过来还是见着有靠山了,马上一蹦,“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唧唧歪歪了,这里是学生会,是我们的地方,而且应该说这些话的是我才对,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霎时间我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视线黑洞,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都因为身旁几个损友的手指聚焦到了我身上,这让我暗暗火光。

  “哦?林田同学,你来这里有何贵干呢?”冰美人捋了捋散乱的刘海,笑盈盈的看着我,黑蝶珍珠一般的眸子带着浓浓的好奇,“难道是找我拿汤药费的?”

  说到这里,长发御姐忍不住噗嗤噗嗤笑得花枝乱颤起来,根根黑亮扑闪的长睫毛,怎么也掩盖不住黑色眸子中的促狭和调侃。

  “……”这时候的我反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美少女。

  “小健他说。”

  “有些话想跟大姐头单独聊聊。”

  “是很私密很私密的话。”

  “小健很早就想说了。”

  “……滚!”我转头朝着樱木他们怒吼,这群王八蛋,明知道人家紧张,还这样说,草……

  似乎是搞不清楚我们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三乡雫皱眉,眼神从我们身上一一扫过,特别是在我身上停留了最长时间,这让我浑身都难受。

  “进办公室说吧。”她甩了甩头示意,留下一个高挑美丽的背影。

  “哇……连背影看起来都是这么有韵味,小健你赚到了。”

  “啧啧啧啧……”

  “小健……”

  没有理会这群王八蛋,我连忙跟着学生会长的脚步,进到了那传说中的学生会长办公室。

  “说吧,有什么事。”她坐在高大背椅上,双手支撑着下巴,不苟言笑的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

  深呼吸。

  “请以结婚为前提,跟我交往吧。”我红着脸,蜘躇了半天才从裤兜里摸出皱巴巴的一封信,硬邦邦的递了过去,表情严肃的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高大坚果墙:“我喜欢你……”

  “啪”的一声,冷美人手里的钢笔一骨碌掉到了地上,滚到了我脚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