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木生日那天,因为都喝了酒,大家的兴致很高,醉得七荤八素的我们也懒得穿上学校的制服。至于他们购买的几个充气娃娃,几个色情狂早就开始上下其手,大摸特摸,充气娃娃身上配套的制服打包好塞到了我手里。

  于是在蒙蒙亮的天色中,六个裸露着上身的男人肩抗着五个裸体美女,乘坐着三台小绵羊奔驰在春日清爽的晨风中。

  也幸亏那里是郊区,加上天刚刚亮,路人稀少,否则让我这个斯文人陪着这几个混蛋发神经以我脸皮之厚也是承受不起。

  小绵羊摇摇晃晃一摆一摆,洋平嘴里的名牌车在我们手里随时随地都有覆灭的可能性。好不容易出了小镇,上到了高速国道,眼看就要平平安安的回到八木街了。

  正在一个十字路口里停下等红灯,突然旁边刹车声大起,一辆加长型的林肯恰好停在了我们旁边,车窗打开,露出了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美少女长发飘飘,冷若冰霜的桃花眼怎么也掩盖不住蔚蓝色眸子中的促狭和诡谲。

  “很有才。”上下打量我们十数秒之后,美女眉头轻挑,语气淡漠的点评。

  要是这时候没有喝酒,我们不被自己羞死,也要到时候回想起来时再羞死,但这时个个都喝得七荤八素,面对美女的点评,人人坦然受之。

  “美女好眼力,在下六人就是号称和光中学六武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风中君子之一的伤心小健是也。”甚至一向闷骚的我,也做出了一个变态的举动,我伸出了空闲的另一只手,向前一抓,抓住了充气娃娃的胸前的某个部位,再施展出秘密武器龙爪手。

  “我是说开车的人很有才。”美女白了我一眼,林肯汽车配合的发出一大声喇叭声响。

  “咦咦,发生了什么事。”坐在前面开车的洋平高宫大楠似乎这时候才回过神来,转头开始问唯一清醒的我。

  草,这群家伙居然通通都睡着了,我只觉得刚才被酒精鼓满劲的胆子瞬间就扁了下来,这群家伙不要命了,这样都可以睡着。

  “哇,有美女,高宫你这个混蛋不要睡了,快看有美女,有美女。”

  “哇,真的有美女,姐姐好性感哦。”

  “美女,美女,美女早上好!”

  “美女你好,本人水户洋平,水是春水的水,户是门户的户,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认识小姐你呢,未请教美女贵姓芳名电话号码,咱们有空联系联系,共同讨论讨论这个社会发展宇宙平衡地球生态的问题……”

  “废话少说,跟上我再说。”美女用手指清脆的打了个脆响,冷冷一笑,“能超过我不要说电话号码芳名贵姓,我连三围号码都给你。”

  “哦哦哦哦哦……”几个贱人喉咙里顿时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狼嚎。脸上的表情是混合着酒醉的红晕以及荷尔蒙和精虫齐齐上脑的极度兴奋又想压制一下又压制不住的古怪表情。

  “慢点慢点,注意速度啊……”我很想提醒这群危险分子要注意酒后驾车,千万不要因为白富美的一句话就连自己老妈都不认得的。但这群精虫上脑的白痴很显然现在根本听不到任何人类语言。

  红灯的骤熄绿灯骤起,林肯车和小绵羊的马达同时发疯一样的轰鸣,狂奔而出。

  于是,手舞足蹈手忙脚乱七手八脚的我还没坐稳,狂奔而出的小绵羊无愧洋平名牌之称,巨大惯性之下我保持双手胡乱摇摆的造型,前冲回旋翻身,然后一屁股摔在马路上。

  望着那消失在视线的几点模糊身影,迷糊与剧痛中,我的器官依旧坚定而忠实的执行脑浆发出的命令。

  “卧槽!”

  最后,便是以我那出众身体素质,也差点摔得连屎都掉出来了,好不容易等气缓回来,最后叫了辆的士又花了我几百大洋,心痛我脑血管都爆了几根。

  之后一个星期我的肝火都没有熄过,几个一开始还问我怎么开车之后没见到我,听得我火光四起,再见到我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大脸后,几个贱人立马明白了什么,求爷爷求姥姥,许下一众不平等条约才获得我的原谅。

  让我意外的是,那个遇到的美少女居然也是和光中学的人,期间遇到我还和我巧笑盼兮的聊了一通,大致是你的那几个朋友很不错嘛,很有搞笑天赋云云,顺便揶揄了我脸上的伤几句,直到哥们脸色发黑才停止。

  几个贱人之后和这个美少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自然是不知道,不过现在这副情形,似乎樱木他们在三乡雫手里栽了个大跟斗。

  想起这些操蛋事,心头一阵火起。

  脸上忍不住拿出杀猪的凶相,眼珠子瞪得贼大:“你们这群王八蛋那天我请客不单止,见到了女人比见到大便还上心,害老子摔得那么惨,要不是我贱命够硬,没有在那里晕倒,要不然被车子碾死都不知道。”

  “……「古今东西」,「古今东西」,来玩「古今东西」吧。”

  “嗯,洋平也快回来了,我们先开始搞吧,我暂时做裁判先。”忠一郎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到了本子。

  “准备好了吗?大家。”

  “嗯。”几个家伙马上见风使舵的转移起话题来。

  “先说明规则,三次失误的话就算输一球,输三次的话……你懂得的。”拿好球拍的高宫冷冷的扫视一圈,挺起的肚腩要多霸气有多霸气。

  “快开始吧,废话那么多。”樱木眼珠子一鼓,可以判三年有期徒刑的表情,马上让高宫薰下来了。

  “第一题题目。”忠一郎拿着本子,凝神屏息,“12星座对应的月份。”

  “诶!”

  “开始!”

  “金牛座4月到5月。”高宫开球,并且第一个给出了答案。

  “巨蟹座,7月到8月。”同队的大楠回答道。

  “处女座,8月到9月。”樱木。

  “……”

  “喂喂,问题是不是太难了。”我向忙着记录的忠一郎抱怨,草,老子前辈子根本就没有注意过自己是什么狗屁星座的,这外国人的东西关我毛事。

  “你是弱智吗,小健。”

  “小健,樱木在笑哟,小健。”

  “第二题。题目是。”

  “本国古代的名将,开始!”

  “粟井正晴。”啪。

  “笠原康胜。”啪。

  “真田幸村。”啪。

  “……”

  “卧槽你们绝对是串通好的!”我已经忍不住发脾气了,这群家伙差不多天天和我厮混一起,自然知道我是个日本文盲,对外国的东西也是爱理不理的。

  “没有啦,小健,我们怎么可能串通好呢。”

  “算了,我出题,我就不信我继续输下去。”

  “可以,出题吧小健。”

  “滚!”拿好兵乓球,我在心里暗暗核计着,一定要出个自己擅长的题目,说到擅长的话,嗯,就是他呢。

  “说出颜色为黄色的水果!开始!”

  “香蕉。”我发出了球。

  “榴莲。”啪。

  “菠萝。”啪。

  “柠檬!樱木苍蝇拍!”

  “……草。”

  我只知道香蕉而已……这群家伙明明学习成绩那么烂,为什么,算了,是我输了。

  “我去告白了可以吧,王八蛋们!”望着他们得意洋洋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的模样,我怒吼道。

  &酷N匠.网{◇首u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