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谢……谢。”牙齿在发抖,身体在发颤,整个脑袋都似乎要与地面埋伏成15°才愿意。

  望着黒木智子的反应,我不禁怀疑自己是没洗澡啊,还是说得了麻风病。

  “……”

  “啊哈哈哈。”再不说些什么就冷场了,可恶。

  “关于刚才成濑同学喜欢的人,虽然我这个男孩子说有些不合适,不过我认为既然喜欢一个人就去勇敢的追吧,你说对吧,成濑同学。”

  “……嗯。”

  “话说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是我们学校的吧。”

  “……嗯。”

  “难道是高年级的前辈?成濑同学。”

  “哈哈,其实根本就不用害羞的,我认为……”

  算了……我已经受不了了,对不起美智子老师,曾经我十分自信自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但是……

  等待下次发生特别事情,然后一口气把她们两个攻略。

  ……

  “温泉泉水沸且清,仙源遥自丹砂生。氤氲沆瀣结紫露,飘渺云霞连赤城。”这是清代皇帝康熙描写温泉的一首诗。

  箱根位于神奈川县西南部,距东京90千米,是日本的温泉之乡、疗养胜地。

  温泉外围的外轮山绿草花木环绕,绿意盎然。芦之湖为火山湖,海拔724米,面积为7平方千米,晴天时可看到终年积雪的富士山,美丽非常。最后一个火山温泉是大涌谷,设在温泉店内,终日白烟缭绕,常喷出大量带硫气体。

  五月的箱根翠峰环拱,溪流潺潺,温泉景色十分秀丽。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一帘如丝的烟雨在风中斜斜的打落,映得那雨后的桃花娇艳欲滴,素白嫣红,有冰泉撞过五彩的雨花石,溪水潺潺,淙淙作响。烟雨缭绕,蒸汽纷纷,真好似仙家地段一般。

  只可惜一群猥琐的臭男人在那里嘻嘻哈哈,人影栋栋,宛若一群妖精在大发脾气。

  这温泉旅馆设计在片则山的山上,山下自然形成的火山湖芦之湖。放眼望去,可谓是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越接近大涌谷,温泉越多,三步一小汤,五步一大汤。雾气氤氲、热气腾腾。真的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光是望着眼前的景色便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好幸福啊……”

  “真的是最赞,宛若梦境啊。”

  “我要感谢你,神啊。”

  “错,是感谢洋平才对。”

  “对呢,对呢,感谢你洋平大哥。”

  “谢谢你,洋平,请享用我的菊花。”

  “滚开高宫,你的菊花那么丑,估计还粘着些黄色栋栋在那里,洋平,这边,我大楠的菊花绝对是最干净,最完美的。”

  “诶诶,你说什么,明明是我的是最完美的才对。”

  “是我的!”

  “是我的!”

  “洋平,你说是谁的菊花最好看。”

  “……”

  旅馆很大,倒也容得下修学旅行前来的50多个男生,不知道小欣的路线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呢,这么好的温泉如果没去的话就亏大了。

  说到小欣,想起哥布林痛快付钱的模样,我始终心里有些介怀,怎么说呢,我也解释不清楚。

  “洋平请所有人都去,所以不用你出钱了。”望着他明明想要问我,却一副不想开口的笨蛋样子,我首先开口道。

  “你去我也没钱给你去。”这个老混蛋倒好意思敢这样说。

  不过不管怎样,令我一直担心的小欣那里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一路上嘻嘻哈哈,我们选择了旅馆里最高处的一个月牙潭形状的温泉,

  泉水掩映着浓密的树荫,黯淡的光线中,袅袅氤氲起轻薄如烟的水雾,当真是如梦似幻。

  “好爽啊……”

  “太他妈舒服了。”

  “我爱你洋平。”

  O酷匠+网首发{q

  “我要做你的老婆,洋平。”

  一堆人挤在一起,抢一个橄榄球的是美国人;一堆人挤在一起,吃完饭抢着要付账的是中国人;一堆人挤在一起,又说又笑地洗澡的是日本人。一点儿也不夸大,澡堂、浴盆、毛巾,也是日本文化的一种象征。可以说,日本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清洁,洗澡最勤的民族了。

  洗澡对日本人来说,看得比吃饭重要,假如有一个日本人,他穷得只剩下500日元,只够吃一顿饭或洗一次澡,他会宁可不吃饭也要洗澡。这一点不夸张,因为有资料可以说明,在日本最困难的年代,在燃料紧缺,需要配给的情况下,日本人在分配燃料用途时,也以烧水洗澡为先,煮饭或取暖则在其后。

  暖洋洋的汤水正是恰宜适人的温度,身体浸泡其中,只觉得一刹那之间,所有的肌肉和毛孔都完全松弛开来……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惺忪,迷离,当真是浩浩乎如冯虚御风,飘飘然如遗世独立。

  正在这时,几个身姿窈窕穿着浴服的温泉女郎,莲步轻移,缓缓聚拢。有的搬过拿着水果篮子,将一盘盘水灵灵的葡萄、石榴、西瓜流水放到长长的漆木矮几,有人素手挽花,用一只造工典雅的茶壶,三洗三烫,泡出了一壶气味馥郁的香茗。还有的用粉白色的幔帐将泉眼池围成一圈,布置出暧昧旖旎的氛围。

  一群屌丝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通通停止了交谈,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几个小处男脸蛋通红眼神躲闪,却又舍不得那宽松袍子上隐约可见的迷人腿线,以及胸口处那一抹粉白。

  这一幕只看得在附近几个泉眼的同校生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同样是25W的服务,为什么这群长得又矮又拙的有这样的特殊服务?而他们只能和几个好基友在温泉里互相擦背。

  高宫喉咙里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含糊不清的嗥叫,让人忍不住担心他是不是已经性高潮了。

  “漂亮的大姐姐,快点过来啊。”

  “是的,客人。”

  梦想居然成真了!

  就见到几个头发通通扎成干爽发型的女子放下手里的工作,缓缓围到了池边,伸出素手,轻轻按在了高宫的额头上。

  “不会吧。”在一旁的我,当真是眼珠子都掉出来了,高宫可不管这些,立刻“咦呀哦呀”的喊叫起来。

  我用探寻的目光望向其他人,除了洋平外,几个咸湿佬都有样学样,早已投入到性感大姐姐的怀抱了。

  “不要在意太多,小健。”洋平有些头痛的看了眼不远处正在望向这边的西服男:“咯,看到了吗?那边穿着黑色衣服那个可能是这里的经理,估计是认出我来了,奇怪我明明在一些聚会里都没见过他啊。”

  “这里是?”我有些不懂了。

  “好像是我家里的产业之一,我以前也来过一次。”

  “操……”

  该死的土豪,既然这样的话。

  “漂亮的大姐姐,可以喂我吃葡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