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早晚的电车拥挤世界出名。各大城市高昂的房价和拥挤的环境迫使上班族们纷纷将自己的家安在城市周边的小城市。日本各大城市的地铁线路四通八达、密如蛛网。每条线路按其经营者分为市营、都营、府营或私营,均用颜色区分,使人一目了然。

  由于地铁的发达也带动了“地下”经济的发展。遍布地下的各种时装店、杂品店、饮食店,使人们足不出地面就可享受购物、美食的乐趣。地铁线出了市区就钻出了地面成为电车,也是由各个民营电车公司运营。这样的交通构成了上班族们的主要通勤手段。

  每天的早晚高峰期,车站里人流如潮,电车接踵而至、按着精确到分钟的时间表进出车站。为了避免浪费不必要的时间,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固定的乘车时间、固定的车厢上下车。偶尔发生了事故,影响了正常的时刻表,在到站的站台里都预备了“晚点致歉书”,以备那些上班族们拿到单位解释。

  也许日本人的时间观念也是这样一点一滴地养成的吧?车子到站,人们不是蜂拥而上,而是自动地排在车门两端鱼贯而入。尽管有时挤得烙饼样,但没有喧哗,没有诅咒,没有吵架打仗。看书的看书;看报的看报;听音乐的听音乐(车厢内大都处于静音状态),各行其是,互不干扰。车厢里非常安静,以至于咳漱一下都好像引人注目。

  5酷匠网唯L一X(正pT版,其他G都^是S2盗)Q版

  立海国中位置在神奈川的藤沢市和镰仓市之间,到神奈川区最起码也要4、5个小时。而草柳街的腾其车站位于本町,是这边最大的列车站。

  想想别人这么早就起床过来这边,我也不想说走太慢而迟到。不过到本町那边也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无聊之余和二之宫吹吹水也不错。

  自然而然的,我的话题都是十句不离他妹妹的,不过任凭我怎样隐晦的表示,这个家伙都是欲言又止,红润的小嘴开开合合犹犹豫豫没劲透了。迫不得已我也只能把话题扯到篮球上,说到这个时这小子顿时精神一震,马上叽里咕噜的和我聊起来了。

  按照二之宫本人所说,他打篮球是因为不想被别人鄙视,因为长相和性格都像女生,所以九部一直都十分困扰,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打棒球呢,比起篮球,棒球却是日本的国民运动,两者要是来个人数对比大会的话简直就是日本和中国比人多。他一本正经告诉我说打棒球没什么身体接触,不喜欢。

  看了他粉嫩白皙的小胳膊小腿一眼,我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然后我和他还聊了聊NBA,80年代中期,正是黑白双雄大战落下帷幕,群星闪耀的时代,对抗了十几年的大鸟伯德和魔术师或是因为伤病或是因为自己的年龄,都已经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末期了。

  这个时候,开拓者的滑翔机,“大屁股”巴克利、邮差组合……正上演群雄割据的好戏,至于后世封神的老爷子,估计正为“坏小子军团”发愁呢。

  令我惊奇的是,在篮球运动凋零的日本,二之宫居然对NBA的事情了解得很多,并说出自己有很多关于他们的比赛录像之类的。

  本来对他已经刮目相看的了,在听到他说出自己偶像的时候,我就已经刮视网膜相看了。二之宫同学喜欢的偶像居然和我一模一样。

  大猩猩尤因。没错,就是那个在众多被隔扣镜头中出现,惨遭皮二爷胯下之辱,被乔丹老爷子虐他千百遍的中锋——帕特里克·尤因。

  眼前情不自禁的浮现了尤因大叔猩猩一样的脸孔,还有纽约那群飞横跋扈的绿林好汉们,在这个群星闪耀的年代,帮主无疑是尤因一生的痛。当82年以不善投篮闻名的乔丹手起刀落的抢走了尤因几乎到手的NCAA总冠军时,大猩猩日后苦逼的职业生涯似乎在那一刻就冥冥中埋下了伏笔。

  来到NBA之后,个性内敛温和的他和纽约这座浮华躁动的城市并不登对,尽管命中注定他像金刚般兢兢业业坚守这座城市15年,但职业生涯末期当双腿绑满护膝,蹒跚移步的他在主场里听到的是嘘声四起,最后还被球队交易到超音速。不知那时的他是怎样想的。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但让我感叹“吾道不孤”的还有坐在我隔壁的清秀小男生。想到这里,我不禁对二之宫的印象改变了很多。

  兴致勃勃的聊着NBA的事情,等电车到达的铃声响起时我和九部起身出了车门。

  在前世那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的人,我估计很难会有我现在的想法。

  沙丁挤罐头的车站内,我和九部东张西望,终于在买票的地方见到了清水队长的“旧交”。至于为什么我们两个人能这么快认出来,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厮脸上写满了类似于网友见面似的探询表情。

  除了站在最前面的大越有着比较“人性化”的表情,在他身边,类似他小弟的高大壮硕男孩子们,齐齐一副扑克脸,眼珠子冒出的冷光瞬间让车站下降了百分个2点。

  望着他们周围出现的真空带,连我都不自觉的吞了口吐沫,至于二之宫同学,现在正躲在我背后。

  正想着如何开口让这群气势汹汹的小伙伴们冷静下来,化作移动炮台的带头帅哥突然之间眼睛一亮,踌躇了一小会儿后马上三步两步走向我这边了。

  没等他露出探寻的表情,我连忙走上前,一鞠躬。大声说你好你好,你一定就是大越前辈了,久仰久仰,坐了这么久的车一定很累了吧,实在不好意思啊,早知道在街口应该买几瓶矿泉水的,不过不要紧出了站台左转直走两条小街那里有家刨冰店,里面的榴莲刨冰非常好吃非常有特色我请我请。

  对面的大越一听之下也连忙回话,哪里哪里不用太客气了,是我们这边让你久等了才对,对了等下还要继续麻烦你带路呢。至于喝水这里都有免费的饮水机就不用操心了不过左转直走两条小街的那家刨冰店倒是有些意思,我们走的时候自己去吃。

  互相客气之下果然气氛一片河蟹美好友谊万岁,不知道内情的站台乘客们一看还以为是在录制电视节目找了好久也找到摄像机。

  这个情况下我先是一喜,再一震,最后一抖。

  喜的是眼前这个帅哥果然是大越啊绝对没有搞错了,震的是以我敏锐的五感忽然之间感到了不远处传来的阵阵杀气,最后一抖抖的是余光望过去,发现了一个长得歪瓜裂枣样子长得非常有个性的大汉用一种诡异的目光怒视着我。

  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才恍然,日本神话里的河童不就是这个形象的。

  和大越鸡婆一边鸡婆,一边偷偷打量着立海国中的队员们,这群来自冲浪城市藤沢市的少年们皮肤偏黑,显示他们经常日晒雨淋的事实,在初中生中少有的壮硕肌肉也彰显着自己的年轻本色。

  不愧是去年的八强啊,我暗暗的想,同时偷偷塞了张钞票让二之宫去买一箱水回来犒劳犒劳这群苦大仇深的艰苦民众们。

  做了这么久的车,确实辛苦了。

  陪着一群壮汉刚刚买了车票,因为事先听队长大人说是我们学校负责他们的车马费,听说到时候比赛完之后队长还要请他们吃顿饭,心理腹诽之时忽然耳边尖叫声大起。

  ***,难道是二之宫被那群王八蛋非礼了。刚才我就看出他们看着二之宫的目光不太一样了,果然在那边憋太久太辛苦了,连男的都认不出来。

  脸上忍不住拿出杀猪相,刚想义正言辞的谴责你们这群神经病要搞基回去和自己队长搞,耳边齐齐传来了一大阵惊恐的尖叫。

  “跳下去了跳下去了!”

  “自杀了自杀了!”

  “有人跳进轨道里被列车撞飞了。”

  ……

  一阵阵刺耳杂乱的叫声和鸡飞狗跳之后我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自杀。

  在我等天朝群众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很莫名其妙很吃饱了没事干的事情,在日本中却是常事,日本是个自杀高发国,并且时长有连环跳地铁的事故发生。但是重生到现在为止,我却是第一次看到,而且还是在眼前发生的。

  爱看热闹的习惯不仅属于中国人,惊慌失措了一阵子周围的乘客虽有面露不忍但也有些好奇的没心肺的还看得津津有味,我们队伍中就有这样的家伙存在。

  和大越对视一眼,想着遇到这样的事故,哪怕车站的工作人员再牛逼,时间上还是会延误的,无奈之下我只能拉着他们,真的去了出了站台左转直走两条小街的那家刨冰店消磨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