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樱木是一个很可爱的孩纸。

  看'1正;$版章;。节上y+酷I匠M网=

  不过要是你看见一个肌肉可以用块来数,用来演金刚都不用化妆的男人用一种透露着惶恐、期待,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你,那你一定会和我有一个反应。

  冷到了屁眼里。

  今天是四月一号,本来是春雨绵绵,阳光明媚的日子,嗯,它也是樱木大爷的生日。

  孤独在泥泞的路道上,晚风沉寂,夜色悄悄入户榆木小街。月光像颗散懒抚照的秀珠。风含情,拨动明珠。雨含笑,浸润夜光的流音。

  星星点点斑斑,月儿弦弦明亮。

  我拍着“砰砰”作响的排骨说:“我请客,管饱。”

  于是无有多言,一片欢声雷动,人头踊跃。四人热烈欢庆花道又大了一岁,离“妇女杀手”又是近了一步,众人皆言花道首要任务乃把叶子追到手了,在去贱人面前当众来个法国式深吻。

  上班时大块吃肉,下班后离开拉面店大家又开始胡吃海塞,去了不远处的烤鸡店开始吃肉,吃了再去附近的山卡拉ok边唱边喝,必须说一句,先前大楠所说果然不错,忠一郎这个恶心的老男人果然是喜欢一些很萌的少女歌曲,即便是遭到大家嘘声一片也面不改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五人之中也只有我和洋平是实战派,不够这年头的歌必须要低音唱才可以,我那少年音就算了。樱木高宫大楠都是来捣乱的,扯着嗓子就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发神经,知道的人,也会觉得他们是发神经。

  唱完歌当然饿了,于是五人出来找了家关东煮继续喝,关东煮的小店一般都在海边或者桥下,深夜时分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几人边吃边喝然后逮着店主一起喝。把中年大叔灌醉之后,开着洋平提供的三辆摩托“轰隆轰隆”的跑了20多分钟到二丁目那里去按摩桑拿,途中一群家伙鬼哭狼嚎惹了三伙暴走族,把车上的我吓得天灵盖都掀起来了。

  按摩桑拿之后自然又饿了,于是这次在楼下的中华料理还在喝。

  这一趟生日之旅从10点开始一直持续到3点多才算搞完,然而没等大家统一扑到在地,高宫推开众人,模仿着领导下飞机专用姿势,边打酒嗝边准备着说些什么。

  我的心里又是“咯噔”一声。

  死胖子的眼睛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了,他鼓着鱼泡眼,眼神开始惺忪迷离,连脸上的青春痘也变得趾高气昂起来。

  “今~今天,喝得很高兴……我、我,但是我不满意!”

  他又打了个酒嗝:“我们已经……”他扳着指头想了一会儿:“草,算了,花、花道生日,我们要搞点,特、特别的!”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一个硕大的招牌挂在我们不远处,招牌上霓虹灯闪亮,一个妙龄美女长发飘飘,粉肩外露,长腿微开……

  我眼一瞪,本来想骂日你先人的你个死胖子居然想搞那个,也不怕得花柳淋病梅毒疱疹尖锐湿疣越南玫瑰日本樱花黄白带下月经不调宫颈糜烂……但是想想一群人之间除了我之外包括一直都是以冷静示人的洋平也醉得阿妈都不认得了,只能用哄小孩的语气道:

  “天都快亮了,咱们还是各自打道回府,嗯……还是暂时到旅店过一晚算了。明天是星期、星期几啊……要上学么?”草,脑袋嗡嗡作响,如有蝇虫在侧,只想起醉酒不能开车,连明天星期几也记不得了。

  也幸得前辈子虽称不得海量,但在家里的酒桶父亲熏染之下酒量也颇为可观,要不然这时可不是“蝇虫在侧”而是醉得跟花道那样了。

  “明天还要上学呢,我们快点回去吧,草天都快亮了,酒也喝够了吧,你们这群笨蛋,不能喝就不要喝这么多啊!”脑袋一痛,我忍不住骂道。

  “居然说我们酒量不好,你个林田贱!”高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醉了,一个直拳打过来,把躲闪不及的我揍得差点连屎都出来了:“大家说,咱们去还是不去!”

  “去!”

  “我也去!”

  “去!”

  “为什么不去!”

  我还想说些什么,先前醉得跟狗一样的樱木一个禽抱,勒着我就走,这家伙天生神力,我这时有头困恼胀,哪有反抗的余力,只能被他拖死狗一样,跟着大家走向那霓虹招牌那。

  我知道,今天不陪他们疯是不行的了……但难道,我前辈子加这辈子的处、男生涯就要告别在这地方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跟我的是一个美腿妹子,希望皮肤白一点,柔软一些比较好摸……

  就这样,怀着有些忐忑,有些不安,又有种莫名期待感觉的我,来到了这所店里。

  刚进去店里面,朦朦胧胧中,只看到一大堆身材曼妙,秀色可餐的制服美女动也不动站成一排。眼前粉腿白肤乱舞,鼻间暗香撩人。我擦,真他X好服务。

  “啪”的一声,没等我感叹完,我百十斤的肉身就这样被花道丢了下来。

  勉强爬起来,刚想骂死混蛋几句重色轻友,却发现高宫花道等人表情呆滞,口水横流,如同三魂不见了六魄,真真丢脸丢到家了。这时,黑暗之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出来,说了句“欢迎光临XXX。”

  “客人,我们这边的货色绝对包你满意!”这个猥琐男子也没嫌弃穿着初中生制服的我们,或许是身材相貌原因,又或者是习惯成自然的原因,男人滔滔不绝的向我们介绍起来。

  “你们看!”

  “拿着手枪的警花,用她那高高在上尖尖的高跟鞋蹂躏你,踩踏你……”

  “清纯客人的小护士,「注射」起来绝对不痛……”

  “乖巧贴心的女仆,想要她埋在你怀里撒娇吗?”

  “客人请看,看到她可爱的小裤裤了吗?光看到小裤裤你一定会想到「窄」、「紧」、「嫩」三个字吧!”

  ……

  见高宫洋平等人被说得眼神痴迷,活像老人痴呆症患者般只会直盯盯看着一大群妹子,男人终于停下了话语,润了润嗓子后继续道:

  “比拟真人胜似真人,拥有XXXX等等功能,好了,客人你们决定好了吗?决定好的话跟我说一声,留下你们的地址电话号码,我们将提供免费专人快递服务。现在购买的话还有跳、蛋以及专用充电器、5瓶润滑液和附赠使用光碟一份统统赠送给您,真可谓是便宜实惠,回赠街坊!”

  “当然,摆在前台的都是平等货色,如果客人想要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人」般肌肤和紧度的话,请跟我来,客人,客人?客人你要干什么!客人!”

  我这边还没从呆滞恢复过来,那边高宫、洋平和忠一郎的表情活像是被变形金刚一把攥住了睾丸,大失所望的花道更是举起拳头就准备砸人,幸好洋平一把拉住,总算没发生什么意外。

  不过……看着眼前这些漂亮的“萌妹子”,意外,不就发生了吗?只是没有人察觉而已。

  刚才被拉得有些晕晕乎乎,没有注意到原来这批造型撩人,红唇火辣的美艳女郎原来都是一群充气娃、娃,也难怪进来之后都没听到女声,都是这个倒霉店长在叽里呱啦胡吹一气,也怪我们被眼前的粉腿酥胸迷惑了眼。不过,草……

  还真他妈像真人啊……不知道感觉怎样。

  我给了自己一嘴巴,脑子果然进酒了,还想这些,还是快回去吧,小欣一个人在家呢。

  刚想催促这群贱人回去,却发现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纳闷的望了望周围,不会打起来了吧。

  这时,在店里面隐约间又听见了花道的怒吼店长的尖叫,以及“这么贵!”、“你想死吗!”、“便宜点”之类的字眼。

  等了一会儿,高宫等人终于喜气洋洋的出来门口了。

  “这……”看着每人背后都背着个身材曼妙的妖艳女郎,我的脑袋开始单机了。

  我的声音就好像吸引仇恨的“战争怒吼”一般,一瞬间,五双绿汪汪的眼睛如电般扫射过来。

  他们的目光升腾着在广岛上空出现过的蘑菇云。

  他们的眼神燃烧着只有热血动漫才有的男人之火。

  我吞了口吐沫。默默地转身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