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哥布林,是一个很传统的日本男性,面对女儿时低头哈腰,一副奴才样,面对儿子时动不动就冷眉恶语,简直让人怀疑雄介叔这变态是不是仇视男性。

  健太和耀太经常性的被他揍,在我小时候也时不时受到殴打,想起那段充满风霜的日子就很想叹气。

  记忆中胖子对我两次笑过,我记得非常清楚,一次是我自己一个人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碗拉面,那个时候胖子的笑容依旧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

  传统的日本男性,传统的家长,传统的父亲。

  日本是一个资源稀少的国家,很大部分日常生活用品都需要从国外购买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培养出日本工匠的职业操守,那就是精益求精,用技术弥补先天性的不足。

  对比起地大物博的天朝,他们的地位要好很多,但是,深受儒家学说影响的日本人也会认为对比起工匠,读书才是好出路。

  最是艰难父母心,对于望子成龙,不管是哪里,父母亲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吧。

  同样的,那些什么打架、旷课、学习不用功,我也很少做,一方面是因为成人的自制力,另一方面是出了社会,才知道学校是个多么美好的地方。

  而哥布林另一次对我笑的时候呢,就是我拿到县内“优秀风评学生奖”的那一次了。

  ……

  在洋平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知道胖子已经有些生气了。

  “洋平!”我抱歉的望了眼猪头洋平,这家伙脑子反应快,瞬间就想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哈哈一笑,拉着一头雾水的高宫樱木连滚带爬的到大楠那边。

  “雄介叔,你听我说。”心情忐忑的我把想逃走的健太耀太捉住塞到自己左右两边,不理会两个一脸惊恐的小家伙,我冷静的试图解释:“那只是单纯的事故而已。”

  “事故!你看看水户的样子,你、你这家伙居然说事故。”

  “不是,洋、洋平只是比较倒霉而已……”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得罪什么黑、社会了,啊?还是说你去跟那些不良团伙混在一起了?”

  “没有!”面对胖子的咄咄逼人,我既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温暖,我知道,哥布林也是关心我的,但是男人的感情不会轻易的外露,更何况他这种传统大男人主义的人呢。

  “反正这些事我都可以处理好,你就放心吧,反倒是你,整天都和樱木那几个家伙喝酒,也不怕伤身。”

  我略微有些埋怨道,酒虽然好喝,但是喝多了确实对身体不好,雄介叔奔波劳碌了一辈子,虚胖的身体怎么也不能让人放心。

  还记得有一次,小学生毕业的时候大家一起去吃宵夜,十几个小屁孩在KTV那里喝醉了酒又唱又跳,樱木更是脸红似火,拍着胸膛大着舌根连说到了初中就要掀起妇女界的无数腥风血雨云云。

  其实那一次让我印象深刻的还不止这个,最搞笑的是,大楠高宫忠一郎三个人瞒着我们同时选择在这天跟自己班的班花也是那时候的幼女校花告白,三个人毫无意外的收到了好人卡,令人见鬼的是,那校花对洋平好像有那么一点的感觉……

  难怪那三个家伙在那一天把酒水真的当成了水一样喝,也难怪不喜欢喝酒的大楠也陪着他们一起颠,不过他们不醉我也不会知道这些事情。所以说啊,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想起以前的事情,不由得笑了出来。

  顺手拍了拍哥布林的肩膀,这家伙想教训我反而被我说了一通,本身就嘴笨的他干脆不说了,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

  樱木高宫几个家伙对这里是熟稔之极,也丝毫没有把这里当别人家的意思,京子阿姨和哥布林都是善良守序阵营的良民,面对这几个混乱无序的家伙一直都是把他们当做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好哥们,对他们客气得很。

  “你们这群家伙给我注意点好吗!这里不是你们家啊。”看着他们横七竖八一脸疲软恰似高潮过后的男男女女我就气到要死,脸上忍不住拿出杀猪的凶相:“还有,为什么经常逗留在别人家,给我回家啊。”

  几个贱人面对我的恶言恶语丝毫没有在意,依旧是你睡我大腿,我枕你肚腩,悠闲得不得了。

  望着这群家伙无法无天的样子,我似乎除了叹气外,没有丝毫其他办法。

  “对了,阿健,怎么大姐头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啊。”不愧是最关注食物的高宫,问的问题也这么有内涵:“肚子好饿啊……”

  “会不会遇到什么事情啊,大姐头和小欣她们。”忠一郎倒是有些忧心忡忡的感觉。

  “忠一郎,难道你还以为这街上会有人欺负大姐头?”

  听两人这么一说,洋平马上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阿健,号码呢?”

  “不会吧,这么晚了还没有买到菜,不会真的是有、有什么危险吧……诶,好啊,美槻的号码啊……不知道。”

  “你不知道,不会吧。”洋平疑惑道:“明明那么喜欢人家,居然连电话号码都不记。”

  “你、你说什么!”

  “就是呢,阿健啊,就是不够坦诚,明明那么喜欢大姐头,老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却在意到要死。”

  “大家都很清楚的知道哟~”

  “阿健喜欢大姐头的事情~”大楠和忠一郎在旁边一唱一和。

  “什么嘛,笨蛋。”我表情平静的对着他们竖起中指,起身道:“算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下去等等他们吧,电话的话,好像存在电话薄里,找一找,找一找……”

  关上了木门,还能隐约听见这群家伙炮仗一样淫荡的笑声,可恶啊!这群混蛋。

  “好羞耻啊……”被人这样议论,我觉得自己脸都红了。

  算了,还是下去等她们回来吧。

  月明星稀,海风喜人,一如既往的如冰水般的冷月悬挂在那一段黑色绸缎中,海风稍微将我的羞耻度降低了,家家户户从窗户里透出的暖光,让人倍感温馨温暖。

  “哟,回来了。”

  在月光洒落的纯黑路边,飘动的裙子,优雅的步伐,说她是月下的精灵也不能算过份的吹捧。

  哪怕是手上满是大包小包的蔬菜食材,这些俗世的东西依旧不能玷污与她。

  '。酷F匠5网4z首发

  这样一个女子,就是三井美槻。

  “嗯。”女子微笑点头,泛着白玉般光泽的手指轻轻抚平散乱的发丝。

  “健哥哥,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可爱的阳菜乃每次见到我都是这么激动,牵着小欣手的她马上就抛弃后者,狂奔着向我跑来。

  “诶,阳菜乃!不要跑那么快呀。”手上拿着东西的小欣狠狠的跺了跺脚,不知是出于担心小阳菜乃呢,还是出于吃醋心理。

  “哟,我可爱的小宝贝。”一个禽抱,抱着小家伙轻盈的身子起来转圈,听着小家伙的晶莹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我不由得欣喜。

  “今天可买了很多啊。”

  “是呢,是呢,买了很多的。有小鱿鱼,小章鱼,小鸡,小牛,还有番茄,白菜……”听到我的话,阳菜乃马上认真的扳着手指点数。

  余光望了眼自己的妹妹,我抽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不用了。”小欣拒绝了我想要帮她拿的好意,自己拖着大大的购物袋费力的走着。

  “给我吧。”作为一个哥哥,哪有眼见自己柔弱的妹妹去对付这么一大包东西的啊,不由分说的从她手里拿过袋子:“你一个人拿不动的。”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望了眼美槻,这娘们倒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全然没有了往日的轻佻猥琐,还有我一直都很奇怪,作为一个女生,比我还大力是怎么一回事。

  郁闷的望了眼她手里的袋子,后者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怔,马上对我露出个得意的笑容。

  “哥哥。”衣袖被小欣扯了扯,我连忙回了声“怎么了。”

  “篮球部,真的很有趣吗?”

  “真么你也问这个啊,怎么说呢?”我很想做出挠头的动作:“还算可以吧……反正无论怎样都是要选择社团的嘛……唉,不管怎么说,既然选择了那就认真的去做。不过啊,小欣也快上初中了呢,真的很快呢,那时候那个整天要我追着她逼她穿衣服的小娃娃已经长大了,嗯,都快到我胸口了,还记得那时候啊……”

  “哥哥!”听到我的话,小欣一下子就涨红了脸。

  她不满的松开了我的袖子,迈开脚步小跑着先走了。

  “喂小心啊!”我连忙朝她喊道。

  望着小欣奔跑的背影,我不由得道:“这丫头,怎么突然就跑了呢,难道是生气了,奇怪。”

  “那是啊。”美槻扑闪扑闪的黑色池塘在我眼前一阵晃动:“最亲爱的哥哥去了社团的话,那么,妹妹就要一个人在家了。”

  “你说是吗?小健,嘻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