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田家(1)

  现实与幻想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你看一部漫画或者动漫的时候对方即便是一个胖子也会是肥头肥脑颇为福气可爱的存在,但是在现实呢,那个胖子的皮肤可能存在着无数奇怪的黑色斑点,肚腩的恶心纯度会让你感到震惊。

  当然,我绝对不是在说高宫那家伙。

  20分钟的比赛算上休息时间半个小时多一些,屎黄色的新人组还是输了。即便是有着心理准备,哨声响起这一刻还是觉得很不甘心,心里始终憋着一股气出不了来,或许这就是竞技运动的特点吧。

  看着大家苦涩的小脸,前辈们矜持却又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的表情,我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羞愤欲绝之余,还要走过去,鞠躬对他们说,感谢前辈指教。

  FUCK!

  清水队长招招手让我们集合,咳嗽两声后道:“大家从今天开始就是篮球部的一员了,首先我们要感谢前辈的到来以及指教,大家鼓掌!”

  “嗯哼,然后呢,我们和光中学一直都以严谨规范的校风受到周围的称赞,另外我们篮球部和学校的网球部在神奈川都是很有名的,希望大家不要堕了前辈们的威风,所以,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冠军!”

  “大家一定要记住,虽然我们还只是初中生,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致,努力向上,不畏艰苦,一起认真训练提高自己的水平,从明天开始,即便不是社团活动的时间,大家也要尽量过来参加训练!”

  “说了这么多,现在让前辈们说两句。”

  一个看起来很平凡很路人的家伙站了出来,根据刚才的介绍,似乎是前任队长小谷百户,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年轻人。

  “上半场的比赛大家都打得很好。”他首先称赞道,然后话锋一转:“下半场却打得像狗屎……”

  “你!”他指了指块头和占地面积都属于最大村田,后者下意识的挺直身体,一脸不可思议加惊慌。

  “身体素质出色,比牛还壮,却打不过小山这个瘦竹竿,说说你的看法。”

  “我、我……是因为前辈们的水平比我们出色的原因……”

  “那为什么上半场就可以打得那么好!”小谷皱着眉打断了村田的话。

  “因、因为……”可怜的村田,一看就是憨厚的性格被这死变态一逼,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他又指住了九宫,后者本来就通红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粉红,斗大的泪珠瞬间涌了出来,连我看了也暗骂一声“妖孽”,然而小谷却脸色不变,继续绷紧一张死人脸。

  “明明有着初中生极其罕见的三分技术,却不懂得跑位,一个劲的呆在一个角落,你以为这样做篮球就会到你手上吗?”

  “你!”

  “中远投还可以,控球也很稳定,心理素质跟小学生一样,在对方紧逼防守下什么都忘记了。”

  “你,身体素质出色,技术也不赖,却只会单打独斗做一个单打王,听说你还打败了清水和一些老队员,我想问,一个没有团队意识的队员有什么作用。”

  ……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最后,小谷前辈终于把目光对准了我。

  如同传染病般,这一下,大家的目光瞬间聚集在我脸上。我的心脏仿佛漏了一拍,被一大群大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不由得菊花一紧。

  “林田健,还可以。”他点点头,转头招手。

  “这次的比赛就这样了,今天暂时没有训练,明天开始清水将会认真监督大家的训练,我们,到时候也会回来的。”

  就这样……完了?看着前辈们远去的背影,我不禁一愣。

  “菜鸟。”这时,肩膀被人重重的一拍,突如其来的袭击瞬间让我鬼火窜上了天灵盖,大怒的我转过头,对上的却是一张猥琐的大脸。

  “刚才的比赛你打得很好,记住我的名字,臼田谷川,咱们高中的时候再见,还有全国大赛。”

  “……”

  好吧,不管现在的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总之第一天的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既然这样的话,回家煮饭!

  ……

  三月刚冒头,丝丝湿润的春意沾湿了黄昏,太阳划过地平线时,就连橘红的光,也带着丝丝湿意。细蒙蒙的春雨落了一天,道路旁的杂草叶子还带着几滴晶莹的露珠,这东西生命力着实旺盛,不论春夏秋冬,便从硬邦邦的沥青地中冒出了头,为单调的街道增添了一丝绿色。

  初春确实水润十足的,特别是神奈川这样的海滨城市。厚重的空气也含着芬芳的海,归家的人迈着急匆匆的脚步,金黄与黑色绸缎交接的地平线,整座城市都包裹在晶莹的橘红光芒下。

  向忙碌的街道望去,每家每户窗口都透出了微弱的光,餐桌前孩子们嬉闹的笑声,大人爱怜的责骂声,在八木街的小巷间交织着,让人有些莫名的触动。

  打开店里的帷幕,系在一角的风铃发出碎碎晶莹的声音。脚下的地板微微颤抖着,屋内的装设熟悉依旧。灯笼吊灯将柔和的光泽洒满了整间小店,柔和古朴的雕花墙纸,让装饰画上的古人仿佛要脱离画框一般。

  “嘿嘿,大叔,来来来,喝一杯,这杯敬你。”

  “祝你生意兴隆,万事如意。”

  “洋平哥哥,我也要喝酒。”

  “来,小健太喝一杯。”

  刚放下书包,还在楼下的我一脸黑线。这种场景自从我们家招聘花道几个之后就经常出现了,每当店里到了晚饭时间时,京子阿姨都会留他们几个在这里吃饭,几个饭桶不仅丝毫不懂得感恩戴德,还老喜欢约哥布林一起来一场盘肠大战。

  一开始每次都喝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吐得血流百里,五颜六色,自然负责搞卫生的是可怜的京子阿姨。

  日本的女性就是这样奇怪,明明在家时碰都不让雄介叔碰,花道们在这里时却反而出来给他们倒酒,倒霉的我甚至要做下酒菜给他们吃。

  不过在我委婉的说了他们几遍之后,花道几人也有所收敛,现在都是小饮小酌了。

  “小欣呢?”我没有理会酒桌旁哈哈大笑的几人,问忠一郎道。

  “好像和大姐头一起去了买菜。”视线还停留在电视的大楠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节目,这家伙和花道几人不一样,虽然头发是罕见的屎黄色,却意外的不喜欢喝酒,真真奇葩也。

  “噢,好吧。”我耸了耸肩,虽然有些意外美槻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会来我家,不过想想最近也有些时候没见她,怪想、咳咳,见鬼。

  “哟,这不是篮球部的王牌,打败前王牌的林田健同学吗?”

  “小健回来了。”

  “小健回来了!”

  “哥哥哥哥,你回来了。”

  一群人的鬼哭狼嚎吵得我是心烦耳燥,然而大家都对我的回归表示热烈的欢迎,只有稳重钓鱼台的哥布林一脸淡定的小饮小酌,拿着杯子啧啧有声。

  这装逼犯,我白了他一眼。

  “诶,阿健,讲一讲今天在篮球部的事情吧,刚才我和忠一郎还打赌你有没有教训那贱人呢,有还是没有啊,你快说啊。”

  v更/》新{最快#d上I酷匠网

  “哥哥,篮球部是什么东西,可以吃的吗?”

  “篮球部啊,篮球部就是打篮球的人聚集的地方。今天啊,说到今天,贱人确实让人修理了,不过不单止是他,我也被人修理了,你知道的,上午来的那一批「可亲可爱」的前辈们。”

  “看起来你怨恨很大啊,来来来,废话不要多说,先喝一杯。”猪头男洋平用他那肿若樱桃的丹凤眼看着我,顺手斟了一杯啤酒给我。

  我先是“扑哧”一笑,也毫不客气的一杯喝掉,说到酒,上辈子喝酒不多,但是很快就尝到这种玩意的美妙之处。

  “你的样子可真帅,估计一个星期都不用上学了,开学第一个星期就这样,洋平君,想报仇吗?”

  希望,总是能够赋予人们幸福,人们回忆过去,但更期望追随明天。

  我眼前的男子,是被称为“暴雨之鬼”,更是一个智慧与美貌并重,具有大名血统的男人。

  吃了那一顿打,不要说洋平了,对上次那一次耻辱,我也深深记住了。

  “听说,你开学第一天就和人打架了。”一把声音,幽幽的在我耳边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