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E)新最快P上酷匠;网b《

  这时候,哨响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迷人脸蛋做着崇拜的表情,我默默的叹了口气。

  果然犯规了啊。

  确实是犯规了,场上开始不够3分钟,身为大前锋的村田就领到了自己的第4次犯规,要知道,上半场他可是只犯了一次而已,但是下半场,技术糙哥被红方的小山连续单打成功,贴上了2次犯规和一次2+1。此时的他眼神闪烁,一张方正大脸布满了油汗,看着小山的眼神简直比看到鬼还恐怖。

  不仅仅是村田,下半场开始,我们队受到了老油条们的严重打击。

  先是控卫安户在对方骚扰下频频被人断球成功,不得已我只好前去接应顺便揽下了控球的活儿,然而没等我组织进攻,艰难在臼田的紧逼下来到中场时,所有屎黄色队服的人,包括小田都陷入了老油条们爱的拥抱里。

  我甚至传不出球。

  进攻上的受拙,很快反映到防守上,所有人都脸色苍白,一开始还有人尝试进攻,但是在对方的顽强防守下,很快就把篮球当成了定时炸弹。

  他们身体强壮,配合默契,技术比起我们也好太多了,而且经验丰富,战斗意识坚韧顽强。

  “呼呼……”

  我在喘气,肺部的空气一点点的被挤压出来,吸进去的气息如同火焰灼烧。

  进攻和防守都处于对方的节奏中,我们的队伍毫无意义的连续做着折返跑,场上的比分已经是夸张的50比23了。

  再看看那群游润有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们的老油条,心里不由得窝火之极。

  “菜鸟果然是菜鸟。”刺猬头臼田用悲天悯人的目光看着我:“很痛苦吧,很失落吧,明明上半场打得这么好,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家伙就像一只孜孜不倦的苍蝇,不停的围绕我打转:“本来听说今年的来了两个不错的新人的,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清水也真是的,都已经当上队长了,还老喜欢这样一惊一乍,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老油条并没有针对我们这边稚嫩的内线三秒区钉钉子,哪怕小田和村田上半场被人憋屈的打进了好几球,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仅仅只是凭着简单的传球,简单的突破分球,简单的控卫投射,然后简单的杀死我们。

  身高普遍没有欧美人高大的亚洲,位置一直都分化的很模糊,也就是说,其实在场上,大家的身高都差不多,你一个188的中锋,我后卫也有可能是187。但是这群前任老油条,让我很惊讶的,似乎所有人都会一些内线的进攻技术。

  这在初中生之中实在是太难得了,包括高中。

  一定要做出些改变,不可以输得这么窝囊!

  身体已经有些疲惫了,如果有一个好的控卫的话,我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无球跑动发挥自己的中远投,但是刚才我连球皮都没有摸到,臼田虽然口头鄙视,行动上却一点也没有放松,比狗皮膏药还要黏糊。受到同等待遇的还有担任中锋位置的贱人,他比我更凄惨,臼田的身体只比我强壮一点,但是防守他的人,和他相比,简直就是A罩杯和F罩杯,或者说茵蒂克丝和神裂火织的区别。

  没办法,看了眼面对红方控卫显得战战赫赫的安户,只能选择自己持球进攻了。

  内线卡位,伸手要球。

  篮球如烫手山芋般扔到了我手里,接球,高举,稍微转头,望了眼一脸跃跃欲试的臼田。

  “嘭。”

  撞击,运球,他咬牙顶住,我却没有使用蛮力,身形和力量上的差异很明显,面对臼田的防守,如同上次和小田单挑一般,我不断的左右运球假动作转身,他怕失位于我,只能收力后退。

  一撞,再撞,收球向左跳了一大步,迎着补防的中锋,扛着对方身体把球扔出。尽管身体瘦弱,但空中的相撞却能够借由力的相互性,稍微滞空一下,右手手腕一抹。

  篮球打板入筐,进球后的我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但是没等我们的士气恢复,对方很快如潮水海浪般狂涌至半场,篮球几个简单的传递,在我们队伍的人没回防前,轻松上篮成功。

  我没有理会脸色难看的大家,示意村田传球,运球过半场。

  对我进行紧逼的依旧是臼田,没有人前来包夹,或者说是不屑于包夹,可能对学长们来说,这就是他们的骄傲吧。

  和内线背身相比,我的突破水平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尽管突破的要点了解得非常清楚,但是受限于身体素质,以及和队友配合陌生,前几次尝试过突破,但都被臼田轻松挡住。

  右手运球,默默的观察着场内的状况,安户在三分线外紧张的看着我,想接球却一脸犹豫,其他人都只顾着看着我,丝毫没有跑位挡拆的意向。

  余光一瞥,小田也是在右边的三分线外。贱人虽然号称是中锋,但其实因为身体素质较好,抢篮板得力才任职中锋的,可是他干的却是小前锋的活儿。依靠自己的身体冲击力,冲锋陷阵。

  这时看到他,我手一抖,篮球毫不停留传了过去。

  “跑起来!”我招着手向大家喊道。

  几人犹豫的望着自己的同伴,见我率先跑动,也跟着跑动起来。尽管他们没有任何目的地的和战术意图的跑,但这样已经够了。

  小田接到球后,防守他的是寸头中锋佐佐木,双方身高差了一个级别,身体素质却差不多,凭靠着自己的速度,小田一步突破佐佐木成功。

  这时的我埋伏在底角,默默的等待着机会,虽然知道贱人传球的机会不大,但还是拉开空间造一条康庄大道给他。臼田转头飞快看了他一眼,又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

  突破成功的小田一马当先,他的身体素质出色,比之久经锻炼的学长们亦毫不逊色,仗着一身可以出任中锋的肌肉,冲起来更是比宗教人肉炸弹还厉害。

  “哔!”终究是老油条,见防不住了,干脆一掌切过去,选择犯规。

  我的老天啊,犯规可会死没有罚球的,这群混蛋有必要么。

  果然,小田刚到罚球线,队长过来嘀咕几句把球拿走,后者虽然不甘心,也只能默默的去发球了。

  开球后,小田回头内线,这时球几番传递又回到了我手里。

  接过了篮球,我沉腰压肩,左脚驻地,右脚微微向前探步。同时眼睛紧紧的和他对视着,当然并不是想用眼神给予他压力,而是眼神对视在突破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很多篮球的初学者,特别是刚学会突破的人,很多时候下意识运球的时候因为运球技术还没有熟练,突破时都会用眼神注意着篮球,这时候防守者就很容易断球了,因为进攻方把注意力都放在下身的运球,傻子都知道你想干什么。

  作为常见的试探性的动作,探步是一项很有用的技术,但是有经验的防守者通常都不会太过紧张,也不会吃这个假动作,跳开让别人投射。我的身体素质决定,面对有经验的防守者和身体素质出色的防守者,我只能做出更多的改变和使用更多的小手段。

  右脚轻微迈出,看似幅度不大,其实我全身的力气都已经集中了,臼田果然只是身体一动并没有太过在意。就在这时,我欺身,瞬间压低身体重心紧贴地板,图书馆侧肩前冲,左脚发力,猛地便突破了臼田的防守。

  回过神的臼田马上惊觉,但已经晚了,他飞快的调整脚步,想重新站回防守路线,但这时冲开来的我几步便和他拉开了距离,在补防者还没过来时轻松上空篮成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