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自篮球部的邀请(2)

  把贱人小田挑落下马,虽是件快事,但临走前次獠的脸色却让吾甚忧之,花道高宫几个亦是大喜过望,直言我真真善良如宝玉君子也。

  然洋平君身受重伤卧病在床,怜他孤苦伶仃一人独住,兄弟们皆有些担心他能不能照顾自己的大小便,几人一合计,放学后干脆去买了些鲜花水果,想要去探望洋平。

  当然,出任购物大使的便是人称“扒皮佬”的花道是也,此君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称之为笨蛋也不为过,不过在哄抢杀价方面却令我这个久经沙场的勇谋之人亦深服之。皆因一次几人寻我去游玩,到一处名为《藤原柏青哥》的小店时,此人就凭三寸不烂之舌加砂锅大的拳头,硬是白白玩了一个下午,用的弹珠数为5粒。

  于是久而久之,一行人当中但凡有买物购田之事都会让此君出马,真真无往不利,手到擒来。

  来到洋平家的那间独立豪宅,大楠高宫二人一马当先,看起来熟稔之极,开门都不用钥匙,我跟在身后亦暗叹,高宫众人言洋平家乃古代名人之后,一开始不信,现在却有些信了。

  让我惊叹的并不是这间独立公寓的奢侈豪华,而是屋内的装潢摆设,5步一书,8步一画,屋内多置有类似古董文物多件。

  当我寻着声音进到里面时,洋平半躺于床,手上仍握着一卷书,虽脸上绷带碍事脸上肥肿犹如猪头元帅再生,但不改当日飘然气度。见高宫大楠二人,洋平出声打招呼,为其拉过椅子,与他两叙话。

  而高宫大楠先是好言安慰一番,又与他言我在学校单挑诛杀小田为他们报仇之事,期间手舞足蹈口水横飞,自不多表,把我这个当事人说得脸红耳赤,真真羞煞人也。

  “这贱人已经够贱了,但终究还是贱不过我们的小健。”

  “那是当然,八木街变态色情狂的外号不是白叫的。”

  “小健,以后你干脆改名叫做林田贱算了。”

  “不觉得林·大宇宙·银河听起来比较霸气吗?和八木街变态色情狂的外号也比较相符。”

  这一片猥琐话语听得我是暗暗火光,然而本身嘴笨,又不够他们说想想还是算了。

  围着我和小田这个贱人肆意取笑一番,洋平高宫大楠三个贱货不知不觉中又把话题扯到了忠一郎和樱木身上。

  “所以呀,忠一郎最伤脑筋的事情啊就是每次去唱歌的时候,老是点一些很可爱的少女歌曲。”

  “估计是故意装傻卖萌吧。”

  “不是,他是单纯的喜欢而已。”

  “诶~真的?明明是大叔脸啊。”

  .更!新N{最》$快j`上酷匠ya网◇u

  “还有啊,忠一郎是不吃榴莲的吧,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事情吧。”

  “为什么?”

  “为什么,那是啊,小学的时候呢,我和那家伙一个班级,因为是外国水果又是第一次吃,所以一郎那笨蛋连皮都没剥开,直接就咬下去了,后果自然就是被榴莲的刺戳到满嘴唇都是血,如果现在把他胡子刮了就看到那些白色的小孔了。”

  “哇哈哈,那是白痴啊。”

  “笨~蛋。”

  “还有啊,一年的时候呢,高宫洋平都知道吧我和一郎是一个班级的。”

  “嗯,知道知道。”

  “然后呢?”

  “我把女孩子的室内鞋跟一郎的交换了。”

  “大楠你这混蛋有够贱的,好过分的说。”

  “以后叫你贱斗士算了!”

  “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大楠用手遮住了小脸,用一种充满悲伤的语气说道:“结果两个人一直穿到毕业都没有发觉。”

  “噗!”

  “噗!”

  “啊哈哈哈哈……不愧是忠一郎啊。”

  听着他们讲忠一郎的往事,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忠一郎这家伙平时看起来一副老成十足的模样,想不到原来是这么搞笑的。

  这时候房门“啪”的一下开了。

  “哟。”忠一郎挥挥手,算是打了声招呼,洋平三人连忙坐正,也出声回了一句。

  “……”

  “说起来啊,我也记得一郎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呢。”高宫回头继续道。

  “!”

  这群家伙,本人在面前也照说吗?喂!你们到底和忠一郎有多大仇恨啊。

  我瞪了高宫一眼,转头望了望一郎,果然小胡子的表情很僵硬,似乎在忍耐着怒气一样。

  “那时候是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和忠一郎一起闲逛,不知不觉就走到一家成仁用品店了,但是呢……”

  “但是什么?”

  “喂快说啊,不要叼别人胃口。”

  “那些店子都有很多霓虹灯的对吧,所以一郎以为是酒吧,直接进去就找前台的老板要了一杯啤酒了!”

  “哈哈哈哈,一郎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老板请你喝了什么喂,一郎。”

  “……”

  在洋平家逗留了一会儿,等樱木把水果买回来之后,忠一郎和大楠之间又发生了一场嘴炮战斗,战斗波及的范围包括了。

  大楠。

  高宫。

  忠一郎。

  大楠。

  高宫。

  忠一郎。

  反正就是这几个家伙互相揭短,互相爆对方以前的丑事,然后我和花道洋平再一边哈哈大笑而已。这样的日子也很好啊,想当年出了社会的时候,已经再也不能过这些蛋疼的日子了,和别人虚伪的互相恭维,互相露着虚伪的笑脸,或者干脆就认识到一些低素质的狗屎同事。

  迎着夕阳,听着归家乌鸦的叫声,身旁是高宫花道,已经犹在争吵的大楠和忠一郎,我忽然觉得心里宁静了许多。

  ……

  下午4半点,回去后准备好夜市的材料,开档,去附近的市场买了些菜,然后回家。

  “不可以浪费时间”,是我一直遵循着的惯例,因为没有时间可以让我浪费。

  “电闸,重新开启……”

  “瓦斯气重新开启……”

  “水闸重新开启……”

  “哥哥,你回来了。”穿着短裤t恤的女孩“砰”的一声打开了房门,冒着热气的小脸充满了回家的兴奋。

  “不要这么用力开门啊!还有是我回来了。”忙着洗菜的我从厨房里伸出头白了她一眼,这死烂门不知道多少年了,用的锁生锈到不行每个月都要去擦一些润滑油才能保持正常运转,但好歹这么多年以来鞠躬尽瘁战战赫赫的做好自己的本分,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更换。

  不过要是有小偷进来的话,虽然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拿走,不过小欣要是受伤了那就惨了,过几天拜托樱木去卖门的大叔里蹭个大锁回来吧。

  “是是是,是你回来了。”

  “快点去换鞋换鞋,顺便把你衣服也换了,我等下再去洗。”感觉到小欣站在我身后,我连忙嘱咐她,这孩子在外面怕生到要死,连跟陌生人说句话也不行,和我这个老哥说话呢就没大没小,唉,真是的……

  “哥哥,嘘嘘……”穿着宽松白色衬衫的小欣咬着嘴唇,巨大的拖鞋不断的“啪嗒”着地板努力的表示着自己的愿望。

  “嗯嗯,我先把水关掉。”因为厨房很小,要去厕所的话必须要“过五关斩六将”,连忙把水关掉,我紧紧的缩紧了身子,把身体紧贴在水池旁边,留出了一个空位。

  看着自己的妹妹走进了厕所,我不忘提醒:“小欣,冲水的时候记得用桶里的,不要浪费水啊。”

  破旧的木门遮挡住了女孩的身影,只听到她用细细的声音应了一声:“嗯~”

  接下来的话还是快点煮菜吧,对比传统的日式料理,果然是中华料理比较便宜,而且保存时间比较长,即便有剩菜第二天炒了也可以接着吃。

  “啊!!!”忽然间,厕所里传出小欣的惨叫。

  “怎么了,小欣!?”放松的心情一下子绷紧了起来,我二话没说连火都没关就打开了木门。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冲进厕所的我目如闪电认真的搜查起厕所里的一切可以事物,然而不一会儿却发现了小欣目瞪口呆的表情以及通红的小脸。

  “究竟怎么了?”我皱眉,刚想走过去询问小欣,却发现坐在马桶上的女孩用力的把小脑袋埋下,同时两只手拼命的扯着白色衬衫的下摆试图挡住自己的大腿根部。

  空气中忽如其来的厚重感瞬间让我察觉到了很多,即便是在黑暗的环境我的脸也“唰”的一下红了。

  鬼使神差的,头一次面对妹妹感到尴尬心情的我说了一句很白痴的话。

  “那条……小熊维尼的内裤……很好看。”

  “……”被奶白色月光笼罩的小女孩顿时打了个寒颤,似乎全身都跑进了冰水般的感觉。

  “哥哥……大变态。”小欣压低的声音似乎有些哭音。

  我转过脸,颇为无奈的出了厕所。

  唉~原来不知不觉,自己的妹妹已经长大了呢。

  “刚才……没事吧。”背靠着木门,我问。

  女孩子一生中最敏感的时期,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和男生不同,意识到与男生接触时的害羞。从以前那个每天都是自己帮她洗澡穿衣服带她上厕所帮她打扮的妹妹,不知不觉中,已经敏感到和自己有些距离了。

  怎么说呢,感觉好复杂啊。

  “……没事,有只蟑螂而已。”身后,传来了她似乎恢复正常的话语。

  (话说最近那部丧女感觉羞耻度好高啊,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另外创世无论如何也进不了,想发章节也发不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