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而言,恐怕今天是我上辈子加这辈子中最羞耻的日子了。

  还记得上辈子上一年级的时候,那时候长得可爱,很讨老师喜欢,每次都是做班长。有一次上舞台表演,身为乖乖孩的我不知道红领巾那个举手动作是怎样做的,面对着观众脑袋一热就做出了个警察看见长官的动作,不过幸好,那时候是彩排。

  还有一次,就是表白送巧克力的时候被人拒绝了,如同所有2逼中学生一样,在那个时候,我也陷入了少年歌德的自我制造出来的世界中,总而言之就是“我好忧郁啊、好伤心啊、好颓废啊”之类的。

  在小学时,自己是那么的嚣张跋扈、骄傲自满,每天都没心没肺,活得十分开心。但是慢慢长大,家庭遇到其他困难时,自己也越来越懂事,也越来越谦逊了,但有的时候回头一看,那个聪明的、拥有着美好幻想的我已经不在了。出去社会更加是成为了《我的伯父鲁迅》那篇文章中形容的一样。

  鼻子被撞扁了,也就是碰壁。

  花道、高宫、大楠等人都是些闲不住的家伙,其实都是孩子,刚上初中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找回以前的老朋友,找找安全感,除了极其特别的,比较喜欢交际的人之外下课之后同学都会去其他班窜班,当然,其他班的人也会来这里溜达。

  “诶诶,那个就是要跟篮球部小田决斗的人吗?看起来很瘦耶。”

  “不过还真高呢,难道也是篮球部的?”

  “不过那个小田似乎是我们学校篮球部的王牌耶,那个男生,真的可以吗?”

  “嘛,谁知道呢。”

  周围的人隐隐约约撇过来的视线和窃窃私语都让我如坐针毡,想拿起书嘛,又觉得有种装逼粉饰之嫌以及“自己为什么要藏起来,我做错了什么事吗?”这样的想法,但是又不能保持冷静无视这些无聊家伙的话语,总之就是好烦啊。

  午休时间很快就到了,花道等人都是一群有上顿没下顿的人,生活没规律都极点,嫌麻烦的时候老是说“不想动”、“算了,麻烦”、“又是面包啊,还是不吃了”之类的回答,要吃的时候呢有时候却暴饮暴食。花道特别我们不用理会他,这家伙壮得跟牛一样,但是高宫忠一郎他们呢,老是提醒他们按时吃饭还嫌弃我婆婆妈妈,真是的。

  上辈子虽然我也是如此,但是这辈子因为一系列的原因我的生活作息吃饭睡觉都是很规律的,吃的饭菜也是自己做的,非常有营养,本来想说我是打算做花道他们等等份的,但是时间上真的是来不及没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吃。

  “今天是马赛鱼羹、鹅肝排以及柠檬生蚝,甜点是我最喜欢的冬至布丁……”好吧,这都是我的妄想,其实我每天吃的都很平常。

  大楠、忠一郎都在睡觉,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见人呢,还是在睡眠养伤中,我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便当留了些给他们,虽然自己也有些饿,不过两个家伙都没吃饭,估计也没吃饭的打算,我就做一次好人吧。

  后面几节课上的是国文和历史,我对国文和历史都很感兴趣,但是对日本的历史却不太感兴趣,所以还是睡觉算了。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i

  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哧溜”一下到了下午。

  “小健,一定要加油!”

  “小健,大家都会为你加油的。”

  “小健,这是我们买的汽水,不嫌弃的话收下吧。”

  “小健,记得要为我们班争光哦!”

  “小健……”

  健、健你个猪头!

  我在心里怒吼着,面对着同学们充满期待期盼的眼神却只能绷紧一张脸,比少先队员敬礼还紧张。

  和班上的泉谷太郎、河合俊亮、牛崎刚……一众男同学一一击掌,和女同学一一对话接受加油和祝福的状态加持,在所有人的簇拥下,我像个黑社会大佬一样打开教室门,直奔体育场。

  一群人如钓X岛时间反抗日货去抢劫一般浩浩荡荡的杀着过去,沿途中不少好奇的人加入,终于这个队伍越来庞大,人数从班上几十人一下子就吸引了差不多上百人加入,甚至连老师都惊动了,几个老师揪着我问了一遍,浪费一通口水后我慢慢才来到体育馆门口。

  正确来说,是演唱会门口。

  人类永远都是集体性动物,从众、跟从、八卦,以及隐藏在那颗青春骚荡的心里面的热情的火把,使这次小小的决斗变成了史无前例的,类似《宫本武藏VS那个谁谁谁》的表演。

  “来了来了,就是那个,前面的那个高个子。”

  “他就是和篮球部小田决斗的人吗?哇看起来很一般啊。”

  “管他呢,等下有节目看就是了。”

  人群的喧闹声中,编排过的众人为我让开了一条康庄大道,而我,也终于进入到了和光中学的体育馆了。

  和天朝比起来,日本的教育确实是好太多了。以前即便是再好的公立学校,学生们用的篮球场都是水泥地铺路的,摔下去屎都会摔出来,至于篮球架,草,感觉刮阵风斗会掉下来。其他的什么足球场之类的就不多说了,对了学校里还TM的有游泳池,真是的……

  正午,骄阳似火。人头拥挤的体育馆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我身上,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我早就被分裂成细菌和分子了。

  周围的窃窃私语加抱怨以及不满视线让站在我隔壁为我加油的7班同学个个都不好意思之极,只有眼睛班长死撑着脸,说“没问题没问题”。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贱人的错。

  居然敢迟到,我感觉自己的火气在“蹭蹭”的长,即便体育馆有空调有风扇有三温暖还是压抑不住那奔腾的血液以及想要把小田同学生吞活剥的冲动。

  其实我的脾气算是很好的,以前很多次和朋友同学一起去吃饭集体活动那群八婆迟到的时候我都会说些什么,顶多就抱怨几次,但面对这样一个又骚又贱的贱人,明明白纸黑字还故意制造出一大堆废纸宣传单,居然迟到!!!!!

  “来了来了!”不知道是哪个眼尖的家伙看到大门被推开,随着他的声音,体育馆几百颗眼珠子齐齐瞪了过去。

  伴随着“吱呀”,我不明白明明是新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声音的,还有电影中老套之极的出现的阴暗身影,我操,居然还在那里摆post!

  终于,小田高大的身躯终于缓缓推开门把进来。

  虽然不想长他人志气,但小田龙政这个贱人,穿着一身公牛队23号的飞人球衣他,身材挺拔,棱角分明的面庞让他看起来很man很有气质,身后一群高大的男生应该就是篮球队的队员,中央的位置凸显出他的领袖地位,冷酷的表情处处彰显着他就是那种拯救人类的角色,如果不是那一抹猥琐的微笑,确实单靠臭皮囊就把我甩几条街。

  我当然不会被那贱人吓到,相反心里面很想兜头兜脸冲过去一脚踹翻他。不过身后的同学都是孩子,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还是有些紧张。

  冷静,冷静,冷静……我反复对自己提醒着,等下有大把机会可以教训他。

  不过看到小田还有闲心对围观的群众做出领导下飞机后的专用姿势时,我再也忍不住,走到他面前,脸部肌肉抽筋的说:“明明说好是社团活动开始我们就开始的,为什么你还要迟到!”

  小田龙政眼角斜乜,样子非常欠揍,手指在自己那头故意整得更偶像剧主角一样的发型一抹,垂下的刘海轻轻飘起:“你知道吗,单凭你这句话,你就输了!”

  “什么!?”

  小田龙政淡然一笑,似乎对我这种不能理解他高超作战手法作战方式的渣渣感到不屑一顾:“高手是寂寞的,熬不住寂寞的高手永远都不是一名真正的高手,心态对一名高手而言是他胜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是故意迟到的,就是要你等着,要你焦急进而情绪失控露出破绽。”

  “胜负已分了,你或许不知道,在我们伟大日本的一百年前,一名叫做佐佐木小次郎的剑圣就是在他对付他一生宿敌宫本武藏的时候故意迟到……”

  “够了!!!”我的手指关节张开,牙齿紧咬,声音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

  “哼!你果然受不了,这场决斗我已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