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我和樱木等人认识的经历,虽然不是“红JUN不怕长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地步,但那也是经历了铁与火、火与歌的阵仗才认识的。

  那时候拉面馆里刚开烧烤档不久,因为我要上学的原因不能帮忙,所以哥布林叔叔只能一个人上两头班,每天做得比驴还累。白天的时候基本都是我在做拉面,樱木高宫等人在那个时候好像也是刚好找到了我们这么一家便宜又好吃的拉面店。

  虽是跟我一样是学生,不过这五个环肥燕瘦、小巧高挑、成熟稚嫩、并且具有异国风情味道的混蛋们可是八木街上鼎鼎有名的不良军团分子,每天都旷课打架,经常性的可以看到他们出入柏青哥的场所。对比起我这个五好少年,真的是实乃奇葩中的奇葩,学生中的战斗机是也。

  当然,正常来说,像我这样的高富帅是不会和这群穷屌丝在一起的,他们一群不良分子也不会和我这个优等生泡在一起,顶多就是你帮衬我生意,我来你这里找吃的态度。

  只是哥布林这死胖子似乎对这几个娃情有独钟,经常性的让这群家伙赊账,做给他们的拉面一般都是两人份的,对我呢……

  一来二去,他们也成为了店里的老主顾,闲暇之余,我也会和这班家伙聊聊天,吹吹水。高宫和大楠是最健谈话最多的,洋平是他们的头头,另外要说的是,他们都很喜欢调侃樱木,每次都会让我笑到不行。

  那时候午夜档刚开始不久,樱木等人受到了死胖子的邀请,晚上经常性的可以来这里免费蹭吃蹭喝,明明都只是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还让他们喝烧酒,真他娘的佩服。

  要说的是神奈川作为日本首屈一指的海滨城市,一年四季气候温度温暖宜人,晚上多出了些食市自然是正常得很。而夜宵档的顾客,很大一部分不是些穿得花花绿绿的,就是些上晚班的办公族。

  话说有一次,一群暴走族穿戴,骑着机车的年轻男女来到店里吃夜宵,除了吃夜宵时像是生孩子一样鬼叫外,这群无法无天的王八蛋还顺便带了些色彩斑斓的丸子,分在桌子上。不要说警察了,平常一见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于是很多刚来店里的人见状掉头就走,一些见怪不怪的也怕惹屎上身,赶紧吃完就走。

  哥布林不想他们影响生意,又怕他们撒泼发火,一个人上去鞠躬媚笑,又送酒又送菜,只求他们大人有大量,不要在店里吃这些东西。

  一般而言,这些人都会卖老板一个面子,社会底层的人永远都会体谅同样是社会底层的同伴,但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些丸子还是喝大了,一个头发染成红色的爆炸头喝着酒,手臂抡开啤酒瓶兜头兜脸就砸。

  必须承认,日本的朝日啤酒的厚度比其他啤酒都要厚得多,极其适合斗殴。

  “梆”的一声,啤酒瓶碎开了满天的玻璃渣,要不是他同伴反应快拉了雄介叔一把,厚度惊人的朝日啤酒绝对会在他头上开个窟窿,但即便是这样,啤酒瓶的底部边缘还是顺着雄介叔的额头上开了个口子,顿时鲜血一片。

  刚好被樱木强拉下来喝酒的我眼睛霎时就红了,转身抄起前台的刺身刀冲了过去。

  令我想不到的是,比我更快一步的,是那几个在我眼里好吃懒做,无所事事的樱木军团。

  五个不良分子不愧是打架的老手,事情发生下一秒,战斗反应惊人的他们抄起桌上的酒瓶就砸中对面几个,银色的玻璃和奶白色的泡沫顿时炸飞了现场。

  他们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懒散嘻嘻哈哈,一双双黑黝黝的眼眸,闪烁的无比冷峻的光。

  桌子前的男男女女先是莫名其妙的挨了几击,跟着勃然大怒的抄起藏在背后的武器,抡开武器就砸。和电影中的一样,这群暴走族使用的几乎都是铁水管以及流星锤、铁鞭。

  面对砸过来的家伙,身材最高大的花道连闪都没闪,只是简单的侧着身子用厚实的肩膀挡住,紧接着身后的高宫抄起专门劈开瓶底,形成尖锥形状的啤酒瓶猛扎上前。

  “嘭!”

  “噗!”

  “啊!”

  连续三声刺耳的声音响起,第一声是对方占长度优势的武器打在花道等人身上的声音,第二声是玻璃扎进肉的闷响,最后一声却是对面几人齐齐的惨叫。

  “还有谁!”高宫满不在乎的吐了口带血的吐沫,狞笑着松开了血淋淋的酒瓶。他的嘴角刚才被水管敲了一记狠的,红肿的嘴唇整个翻起,但矮胖子理也不理,照样和对方对插。

  一看情况不对,椅子上立马有个身材高壮,脸上布满纹身的卷发大汉起身,抖手抢过同伴一条铁鞭,沉重的身体跃过狼藉一片的地下,落地后欺身突击,寒光闪烁的铁鞭照着中间长得最帅的洋平猛砸过去。

  最|新*章节上D酷匠*网‘2

  “阿健,刀!”看到大汉如此敏捷的身手,洋平却脸不红心不跳站在原地右手后伸,整个人冷静无比。

  脑袋一片空白的我没有想太多,听到洋平的声音后下意识的就把手里的刀拍鱼一样对着洋平的手掌拍了过去,我甚至没有考虑这样危险的动作会不会伤到他。

  洋平是樱木军团中最瘦小的一个,也是长相最斯文性格最冷静那一个。

  洋平刚才并没有参与进去,一直站在旁边的他似乎置之度外,对朋友的险峻危机一点也不在意。但直到这时,看起来像是优等生乖乖孩的他下手却比高宫樱木还要黑。

  面对半空中呈弯月形的铁鞭,他不避不让矗立原地,脸色平静。单手将我拿给他的刺身刀狠狠的刺向了大汉的胸口。

  这把50厘米长的刺身刀是借到隔壁寿司店大叔的工具,专门为宰杀大鱼的刀具有多锋利,普通人根本难以想象。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最大限度的保持鱼的新鲜和本身的形状,刺身刀割开鱼身比插进奶油还简单。

  如果卷发大汉真的被这一刀刺中,不死寿司店的大叔也要他死。

  他的铁鞭固然凶悍,就算砸中对方的脑袋,也不过是开个瓢出个血的程度。要知道,人的身体,最坚硬的部位分别是牙齿和头盖骨。1997年6月28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WBA重量拳手争霸战比赛进行到第三回合时,泰森就用自己的牙齿生生把卫冕冠军霍利菲尔德的耳朵咬下一半。

  卷毛大汉大惊失色,整个人被洋平这种不要命的气势吓住了。他可不是对方,要是被扎中,那可不是开个瓢出个血的程度。幸好他的身体反应和柔韧度比常人高出很多,惊慌失措下,还是仗着久经锻炼的身手,身体整个人在半空一侧,硬生生把铁鞭收起挡在胸前。

  刺身刀和铁链“兹”的一声爆出一连串火花。

  尽管如此,锋利的刀身还是将他的皮甲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里面被撕开的背心和肌肉。

  场面上洋平占优,但大汉的冲击力还是让洋平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而卷发大汉因为在空中侧身控制不了力度,整个人大雁落地般摔倒在隔壁的桌子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