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花道气得抓耳挠腮勃然大怒外,面对对方嚣张跋扈的态度和那些烂大街的言语,高宫几人却是统一的一阵疑惑的声音。

  “这家伙脑袋有问题?”

  “这家伙真的是篮球部的主将和皇牌?”

  “他是来演曼才的吗?”

  后方全是类似这样的质疑声,和现在那位白衣如雪,气度翩翩的人生赢家形成鲜明对比。

  我们这边在全力疑惑,那边的战斗也没有停下。小田同学身上那套骚包的白色西服果然没有白穿,出口就是我爱你啊,我喜欢你啊,我见面第一次就恋上你啊之类的。闭嘴就是男人应该如何如何有风度啊,有高度,你这样的粗俗之人是体会不了爱情的美好。和他相反,嘴笨的花道气得青筋直冒,口中怒吼连连,就差没有掏出战斧照着对方的脸来一下。

  我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为这白痴设定作战机会是不是傻了点。和那传说中的传说相比,这货简直就是二到了极点,面对这个极品奇葩,除了让我们哭笑不得外加感叹世界上奇葩之人依旧如此之多外什么都没有。

  两兄弟热火朝天的辩论丝毫没有影响那个叫叶子的女神,多亏小田同学的脑残粉团团围住她,现在她想走也走不了。而且刚才动静闹得这么大,放学下课的学生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围成一个圈,个个眼神兴奋,指指点点。

  人群中央的叶子小姐脸黑如水,不断跳动的眉头和握紧的拳头正竭力表达着主人随时随地可能火山爆发的不爽心情。

  “你这混蛋,去死!”花道永远都不是依靠嘴盾就可以解决一切的男人,在女神面前忍了半天的他一声怒吼,眼看砂锅大的拳头就要往小田同学那张坑坑洼洼的贱人脸上揍去时,身旁忽然出现了七八双大手。

  “喂喂,小子,你要对我们家少爷做什么!”一个目光凝聚的大汉牢牢的按住了樱木,阴测测的说。“小鬼,医院的病床可不好睡。”又有一个墨镜男沉声喝道。

  其余几个保镖双手抱胸,充满压迫的眼神将花道包成了饺子。他们的目光就像黑夜游荡的孤狼,冷酷、残忍。

  “哈哈哈,不好意思,我还没告诉你我身边是有保镖的。”小田同学仰天大笑,一张猥琐老脸遮掩不住的得意洋洋:“不过像老子这样的高等人确实每时每刻都受到别人的妒忌啊,所以身边有保镖也是正常的,你说对不对?”

  “混蛋,给我去死!”面对眼前的情况,人形暴龙终于爆发了。

  “咚咚”两声闷响,两个按住花道的保镖意料不到他的怪力,被花道甩开手两拳撂倒在地。上天除了给予花道有些脑残的性格外,还给了红发小子惊人的怪力。

  一个大汉被铁拳打中了额头,蹲在地上找高度近视眼镜一样伸手乱摸,还有一个墨镜男死死捂住了鼻子,五官全部朝正中间集合,狂喷的鼻血简直不要钱一样喷洒出来。

  小田龙政的贱笑顷刻间定格僵硬,众保镖一个个面目扭曲的上前散开、压阵,训练有素的包围向花道一人。

  “不要下手太重。”僵住脸的小田同学用最最资本主义的眼神凝视着花道。

  “等等等等!”没等我和脸色紧张的高宫几个有什么动作,突然一声大吼在我们耳边响起,定神一看,洋平这家伙一溜烟,厚实的围观人群连蚂蚁挤进来都要费很大的力,却挡不住这个「浪里白条」九纹龙,只见他左拐右拐,身体像泥鳅一样,在一阵阵叫骂声迅速挤出一条道路。

  “S-T-O-P~。”这家伙无视众保镖杀人的眼神,抹了抹极其有特色的刘海,在花道身旁施施然的一躬身,脸上布满了假笑。

  这种假笑如果要追溯起来,我们依旧可以从三国的很多典故中找到。

  潜台词就是《将军,我特来救你。》

  “小鬼,你来这、”

  “哈哈哈哈……”一个黑脸保镖刚想发问,又是徒然一声爆竹般的大笑,小田龙政背手而立,一身西装好不帅气,好不威风:“我早就料到你这个红发猴子不成气候,果然是有同伴有预谋,卑鄙无耻!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庶民和天才的差距,叶子你要看好,真正的男人,敢于面对血淋淋的人生,即便对手再卑鄙无耻,我也会孤身一人,漂亮的打败所有敌人。”

  我在心中腹诽,操他娘的,这样的蠢货都可以凭着自己的出身家世过上高富帅的生活,老子这样品德高尚,一身正气,义薄云天,丰神秀美的男人居然还守在拉面馆,每天都面对一堆失意的中年汉子……

  估计高宫等人也这么想,单看他们一张张便秘一星期不出的脸就明白有多郁闷了。

  就在这时,洋平一鞠躬,上前一步客客气气的道:“这位帅哥你好,在下是一年7班的水户洋平,今年的中学新生,敢问阁下就是传闻中单凭一己之力打败篮球部学长的皇牌高手小田龙政同学吗?”

  “过奖过奖,就是我了。”小田龙政也一鞠躬,一脸冷酷淡然,嘴上说过奖过奖,脸上的表情却是极度得意又想压制一下保持风度但还是压制不住只能拼命僵住脸部肌肉。

  “说实话,这次我和花道本来是打算埋伏你的,但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我们放弃了。”

  “哦~”小田龙政表情一愣,插袋的动作一顿:“为什么?”

  趁几个白痴聊得热火朝天,叶子刚想有什么动作,一个保镖黑着脸一个侧步站在了她的面前,把小姑娘吓得后退了一步。

  洋平再一鞠躬,满脸的崇拜钦佩:“因为我们意识到和小田君之间的差距,只是凭小田君刚才表现出的自信,再加上不是有钱人就请不起的威武保镖粉丝团,我就知道了我们不是你的对手,所以……”

  “虽然你是中学的新生,不过还是挺会做人的。”小田表情一怔,随后哈哈大笑,还将胸前的玫瑰掏出来放在鼻间很陶醉的嗅了嗅:“诚实的承认自己不如别人,这样一份心胸,值得表扬,值得表扬。”

  洋平在那里扯淡,身旁的花道却已经疯了,在一旁大吼:“洋平你这个混蛋,你这家伙是不是这么没种,怕他这个白痴干嘛,废话那么多,现在我就……”

  洋平没有理会花道的噪音攻击,继续满脸堆笑的说:“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呢,当然了,这位漂亮的女生,对小田君这么优秀的人来说……”

  “啊哈哈哈。”小田马上如同白痴一样,充满自信的露出王者的笑容:“当然,当然,刚才的都是误会,这位同学这么给脸,刚才的事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就这样算了。”

  末了,这位传说中单挑篮球部的强人用提携后辈的眼神看着洋平,顺势向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同学眼光不错,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嗯?”

  小田龙政低头疑惑的一看,看到的是眼前的洋平压身,出腿,一气呵成的动作。

  膝盖“咚”的一声撞到了小田的腹部,那位帅哥下一秒立即捂住了胯下,不了解的原因的人还以为他最重要的部位受到了强烈的袭击,五官集合,嘴巴“呵呵”的发出意味不明的恋爱咒语。

  身后立即爆发出如水的喝彩:“果然还是洋平够贱啊,这样就把这傻逼解决了。”

  “贱人还需贱人治,虽然你已经够贱了,但还是贱不过我们的洋平。”

  “那是废话,和光小学变态杀人狂不是白叫的。”

  ‘酷k匠S)网正Wj版#8首发

  ……

  花道和保镖这个时候才缓过神,前者领会了洋平完美的作战计划和猥琐的举动,一脸激动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拼命哆嗦着嘴唇,口水喷得洋平一脸都是。后者察觉到自己主子当面被人揍了,面目扭曲狰狞,一个个默契而配合的从背后抽出各种各样的凶器,凛冽闪烁的金属光泽瞬间让温度下降了百分之五个点。

  我和高宫等人猥琐的笑容齐齐僵住,对视一眼。

  “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