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请新生代表,三井美槻讲话。”

  “在新生命萌芽的春天的气息中,我们终于迎来了这一光辉的时刻……”

  神奈川的春天让我怀疑有人将地球塞进了火炉,和光中学的体育场让我怀疑是不是进错了哪间片场。

  璀璨的灯光驱散了会馆里的片片黑色,让一张张青涩脸孔上的青春痘焕然一新。

  讲台上,一位洋溢着青春的美少女热情朗诵,清脆的嗓音就像是啄冰的黄莺。

  美少女有着一头堪比清汤龙须面的黑色秀发,肤色如雪,双眸如同一汪冰泉,冷冽清丽。微微绯红的脸蛋有着少女特有的尖下巴,尽管还带着少女特有的青涩与稚嫩,但纤细窈窕的身材已经让她像三月的樱花般,吐露出了花蕾般的清婉和动人。

  这位极其特别的新生代表、视线黑洞,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周围很安静,除了少女风铃般的嗓音外,估计很多学生都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听过学校发言。

  “嘿嘿嘿……”

  “你们几个,笑得这么猥琐干什么。”站在台下的我,狠狠的刮了刮樱木军团几人一眼,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我一定杀死了无数细菌了。

  “阿健,大姐头今天可真漂亮,想怕你心里一定很爽吧。”一旁的忠一郎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你个大头鬼,少想那么多了!小心说话等下被老师看见了。”我一边压低声音警告,一边回头望向体育馆角落集中的家长群,小阳菜乃努力的向我挥舞着小手。

  “嘿嘿嘿,不要承认了。”大楠一脸不置可否加猥琐的靠了过来,那金色的头发,怎样看怎样扎眼:“大姐头一定和你正在交往吧。”

  “说什么傻话。”我对此嗤之以鼻,抬头迅速望了讲台上的那位一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三井这个姓氏代表了什么。”

  “你才是想太多的那个人,阿健。”一直默不作声的洋平转头批评起我:“虽然是恋人未满,但至少对你有好感那是不假的,要不然为什么大老远的从东京跑回来,来到咱们这个鸟不拉屎的烂地方陪着你上同一所学校呢。”

  “你也不是不知道,以三井她的家世,随随便便进入一家高级贵族学校那不是十指抓田螺。是你自己啊……”

  “我只是小时候跟她一起玩过一阵子而已。”我实在是无心留意这些对话,心里甚至有些烦躁感:“至于她为什么跑回来神奈川还有这里,好像是说什么「想看看母亲长大的地方是怎样的」才对,要不然你还以为像她那种大小姐真的想什么跟平民交朋友之类的。”

  “咯!”我向讲台下两个风衣墨镜、身材魁梧的保镖努了努嘴:“还有门口那部我看到没看过的车子,有钱人啊,不都是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而已。”

  “你这样说可不对!”洋平从壮汉哪里收回了视线:“真正的豪门和暴发户是不一样的。”

  “是是是!”我有些被说烦了,洋平这家伙也是,这么纠结这个问题干什么呀:“反正我不是有钱人,也不是豪门子弟,洋平你也不是。”

  “哈哈,阿健你就不知道了。”大楠忽然冒出头,一把揪住了洋平的衣领,一脸鬼鬼祟祟又压抑不住洋洋得意:“洋平家可跟我们不一样的哦,是吧,一郎。”

  “嘿嘿,就是就是。”小胡子也从旁边跳了出来,对着洋平的脑袋一顿蹂躏:“水户洋平,可是江户时代御三家的后代。”

  “江户时代的大名,水户藩的第二代藩主……”大楠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副圆光眼镜,拿着本书在纸上写写画画。

  “喂喂,你们两个家伙在那里乱说什么啊!”一直老成稳重的洋平脸有些发骚,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哼!”我不屑的撇嘴,虽然嘴里不说,不过大名的后代,那可真是……

  亏我还以为大家都是屌、丝,谁知道洋平那家伙居然是个高富帅,还是出身高贵那种。

  这样一说,虽然洋平天天都和高宫几个一起打工,但是那家伙不仅仅有机车,还住在独立公寓,可恶。

  那换言之,大楠他们知道,那高宫樱木自然也知道。总而言之,就只有我不知道而已。

  可恶啊……这几个家伙。枉我对他们推心置腹,居然一起瞒着我。

  算了,不理会那么多了。

  身旁几个家伙闹了一会儿,见我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关于分班。本来我是在尖子班的,不过想到樱木他们,就擅自跟老师说要调到和他们一起了,那个戴眼镜的老师虽然有些奇怪,对我这个优等生的小小要求还是答应了。

  大楠、忠一郎、洋平和我在7班,花道和高宫在9班,不太远,下课之后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不过不知道他们参不参加社团活动呢,应该不会吧,他们都要打工,而且樱木这家伙还好像特别讨厌篮球,知道我打篮球还特意跑到店里企图用暴力让我“改邪归正”,真想不明白这家伙的脑袋构造,或者说篮球和他有什么过节吗?真是的。

  “啪啪啪啪……”

  忽然传来的巨大鼓掌声把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美槻同学正鞠躬致谢。

  耳边传来了压低声音的探讨,有男有女。虽然听不清楚,不过不用想也知道是关于美槻的。

  果然到哪里都是那么耀眼呢,那家伙。

  感觉,还真是复杂啊。

  不自觉的望着台上的美槻,即为她的出色感到由衷的高兴,心里又似乎有些不舒服啊。

  话说回来,她来和光中学,究竟是要做什么,虽然事先有和我讲到我,不过我想破脑袋还是想不明白。

  “你国中会在哪里就读啊。”那时候拉面馆正准备做午夜档,中间有2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整个拉面馆就只有美槻和准备下班的我了。

  “我啊。”随手把特大份的拉面丢到沸水里,我皱了皱眉,有些好奇她问这个为什么。

  “你问这个为什么。”事实上,在我6年级的时候,美槻一直都住在她本来的家里,没有上学,没事就往这边跑,说是要带带健太她们。

  “家,家里近吧。”我不确定的道。

  地狱豚骨拉面,还是最辣那种,可真是……

  “渣哩紧!!!”美槻歪着脑袋,大眼睛瞪得老大,腮帮子也鼓鼓的。果然是重口味之王,连拉面也吃得这么洒脱,幸亏是个美少女,做什么表情都可爱,要是换哥布林那死胖子来做这模样,那就是一得了重病的癞蛤蟆。

  “你可不可以不要边说话边吃面。”我连忙掏出手帕擦了擦脸颊,一脸附着物。

  再看看一片狼藉的吧台。

  这个家伙!

  %酷◇匠网w永久免费看{小I说H◇

  “咳咳咳……对、对不起,啊哈哈……”美槻费劲的咽下了嘴里的面食,看到我的样子后一下子忍不住,差点没笑岔气。

  我对她翻了翻白眼,刚想去洗洗更健康,肩膀被人拍了拍。

  “小健,等等。”

  忽然间,感觉到脸上传来温暖滚烫的感觉。

  “你、你在做什么呀混蛋!”我连忙手忙脚乱的使劲擦拭自己脸颊,我想我当时脸一定很红:“刚才那是……”

  少女巧笑盼兮的眯着眼,笑得跟只狐狸一样,她的五根葱白红润的手指,做了个咬合的动作。

  “像不像是被人亲了一口,我刚从电视学来的哦。”

  “……”

  可、可恶……

  “嘻嘻嘻,心里一定很失落吧,有没有「噗通」「噗通」的感觉呢。”美槻像是道上兄弟般环住了我的脖子:“如果你想的话,那我~”

  她拉长了尾音,呵出的吐息有着温润的柔软。

  “哼!”我松开了她的擒拿大法:“「噗通」「噗通」形容的是小狗的声音,笨蛋!”

  “小狗?”

  “落水狗啊!还是两只的。”我白了她一眼,转身:“我再去煮一碗。”

  心脏。

  似乎,真的是「噗通」「噗通」的感觉。

  “小健,我告诉你哦,我也会到和光中学哦!”身后,传来了美槻持之以恒的呼喊。

  “是是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