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是彩色的。记忆的碎片中有轻轻弯腰的杨柳,金黄的阳光落在河畔波光凛凛,褐色的蝉鸣伴随蜻蜓起舞。当你从脑海中翻找起那些照片时,总有种啼笑皆非,却异常温暖的感觉。

  回忆,是老人专有的权利,因为那个时候。白发苍苍的你已经见惯了风雨,回想起年轻的、飞扬的、颓废的充满希望的记忆时,你都能淡然视之。

  我还不想到那种境界,我的记忆是鲜活的。是电影而不是连环画。

  美槻是个天生的恶魔,犹记得当初和她在一起时,即便是两世为人的我依然经常性的中招。

  就好像大雄的身边必定有胖虎一样,八木街的孩子们也永远无法忘记美槻这一号人物。

  最早确定其领导地位的开始,是在所有孩子之间流传的老太婆传说。每一个人的童年或许都听父母长辈讲述过这个奇葩人物。这是所有父母编制的善意的谎言,萝莉美槻毫不相信之余,反而利用起这个故事来。

  “小健,把牛肉给我,不然今晚会有专吃孩子的老太婆来哦。”

  “小新,把新买的动感超人借给我玩一下,不然今晚吃孩子的老太婆会来找你哦。”

  “小X,把糖果给我……不然。”

  “小……”

  $1酷}匠I,网y¤首发m

  什么叫做无本买卖,比起胖虎这种只知道运用拳头和暴力的笨蛋来说,美槻同学仅仅动了动嘴皮子,就将胖子想要抢的,抢得到抢不到的东西全部都收入囊中,而且还是别人心甘情愿的奉献上的,没有丝毫风险。所以说,胖子都是笨蛋来着。

  当然,真正确定美槻“胖虎”地位的,还是另一件事。

  童年的时候,想必大家都会有过这么一段时期,特别是男孩子之间,只觉得和女孩子玩是不好的,还会说些什么:“女孩子太笨了。”、“连爬树也不会。”、“绝对不和女孩子玩”之类的蠢话。

  就好像男孩子经常会去作弄女孩子一样,比如说掀女生裙子,拉女生马尾啊之类的傻事,无外乎想引起女孩子的注意力而已,还不够胆,经常性的几个男的一起去招惹一个女生。

  三井美槻整天和我黏在一起,导致我经常性的被其他孩子排斥,并且因为这家伙可爱的原因总是沾花惹草,男孩们出于想引起她的注意力的目的,对我更是仇恨万分。我也没有考虑和这群毛孩子搞好关系,这个时期的男孩总是死要面子、说话强硬、还不喜欢撒娇,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那天我和美槻一如既往的找那些女孩子去玩,却不想,还真碰见了一桩让我不看顺眼的事情。

  在八木公园的小沙池旁,我和美槻看到几个调皮男生将扮家家酒的玩具踢飞,还对着坐在地上的几个小萝莉哈哈大笑。

  见到我和美槻,几个毛孩子不仅没有住手,反而对着我俩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话。

  在萝莉们的眼泪攻势下里,一排响亮的耳光暴起。

  动手之后,美槻兀自不过瘾,我清楚的看着,几个被打蒙的男孩被这个恶魔凶残毫无人性的脱下了裤子。

  “再敢动,我就揍你!”她挥舞着白生生的手臂,一口清脆的嫩嗓子恶狠狠的说着威胁的话语。

  几个小正太哭得那个凄惨啊,眼泪鼻涕哗啦啦的,现在我想起来依旧触目惊心。

  事后,她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台手机,那时候的我并没有意识到在90年代又一代具有拍照功能的手机是多么的牛逼。只见白光一阵乱闪,几个正太耻辱的一幕便定格在手机中了。

  “阿健,你在这里等一下,不要走开,走了的话会有、”知道我并不相信老太婆的蠢话,她明智的选择停止:“我先送枝子她们回家,你在这里等我。”

  这家伙,还真当我是笨蛋吗?居然用老太婆来骗我。我对这厮的小聪明嗤之以鼻。

  “知道了。”我点了点头,美槻牵着小萝莉们的手一起回去。夕阳西下,独自留下孤独的我,和几个依旧吓得只知道哭的笨蛋孩子。

  于是,当他们的家长找到这里,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哭得歇斯底里的模样时,我终于笑了。

  回想起以前的种种,哭笑不得之余,还真有些怀念啊。

  三井前辈问我,为什么会认识美槻。

  一开始听到这个问题时,还有点莫名其妙,但是仔细用我十分聪明的脑袋想想的话,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

  三井寿。

  三井美槻。

  “其实我也不想问的,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声音似乎经过特殊处理,就连脸上,也落下了类似马赛格的阴影:“美槻发起火来会怎样,我们家族的人都知道。”

  我深感同情的点点头,对眼前的男孩好感上升5,接着我把美槻小时候在这里住,算是一起玩的玩伴告诉了他。当然我不会说那么详细,毕竟有些难以开口,要是说美槻和我经常在一起那会怎样,别人一定会认为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三井这个姓氏,连我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风声雨声屁声,只闻一声的五好少年都知道在日本,三井这个姓氏有多出名。

  “美槻是我大伯最小的妹妹,因为大伯前面生的都是男生,对美槻简直疼爱得不得了。”说起这话时,三井的语气有些酸酸的,他看了不远处的美槻一眼,美少女陪伴着三个小家伙,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从小美槻就要星星有月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和几个大哥那时候经常在一起,不知道有多少次被她整到要死,你不知道,有一次我们家族聚餐……”

  美槻的视线飘了过来,三井咬牙切齿的模样立刻变成如春风般和蔼可亲。

  “那美槻为什么会到这边住呢。”我说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这个啊……”三井挠了挠脸颊,似乎有些难以切齿。

  “不要说了,我知道你们大家族总有些这样的争斗那样的争斗的。”我耸了耸肩膀道。

  “你一定是电视看多了!”火焰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们兄弟几个可是很团结的,经常一起、”

  一起反抗女魔王的暴政。

  我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一句。

  “呃,总之就是,美槻的母亲去世得早,美槻这孩子想去母亲长大的地方看看,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去就那么几年了,8岁那年才回到本家呢。”三井有些复杂的道。

  美槻的母亲?

  听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印象中,美槻确实没有提过自己的父母,而我,也因为前世的原因,从来没有问过别人的家庭或者一些尴尬的事。

  算了,不想太多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美槻现在回来,但是我们终究是没什么交集的人。

  毕竟,我的世界和她的世界不一样。

  望着蔚蓝的天空,我突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三井前辈。”我转身,眯眼,不想让阳光太刺激眼睛:“我们继续去打篮球吧。”

  “好!”三井想也没想,爽快点头。火焰男哪有不应允的?

  三分钟后。

  “健太,你学着哥哥的投篮姿势,要两只手,对,脚呢要跳起来,没错,果然是好孩子,诶三井前辈,你还不好好交我弟弟投篮,真是的,要用那种三八式投篮啊!”

  童年,真是美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