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它是遗传的物质基础,是DNA或RNA上具有遗传信息的特定核苷酸序列。基因通过复制把遗传细心传递给下一代,使后代出现于亲代相似的性状。简单来说,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虽然直到现在为止,我依旧想不通就凭哥布林那歪瓜裂枣的基因,居然能生出小阳菜乃这样标致出色的后代。以至于每次这孩子向我撒娇的时候我都不自觉的有些恍惚。

  小孩子是很喜欢撒娇的。

  我的三个弟弟妹妹也很喜欢撒娇,特别是可爱的小阳菜乃。扎着两条乌黑小辫子的她总是很喜欢握住我的手。边张开自己粉嫩的小手,边比划着我手掌的大小。

  每次每次,只要我有空,她就会走到我旁边,伸出手。

  “哥哥,把你的手借给我。”

  虽然我知道她要做什么,不过我每次都会假装不知道:“为什么呢,你想要做什么?”我问她。

  “哥哥,借给我啦~”这个时候,她就会不依不饶的摇晃着自己的小身子,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一晃一晃的。

  于是当我的手伸过去的时候,小阳菜乃就会一把抓住,然后和我手掌贴着手掌,葡萄似的眼睛亮闪闪的。

  “哥哥,我的手好小哦,比好多人的手都要小,这是为什么呢?”

  “还有,哥哥,你的手为什么会这么大呢?”

  握手。小阳菜乃真的很喜欢和我握手。我的手很冰,她的手很暖,闲暇的时候我甚至会一直这样把手伸出,任由她摆弄。

  三个小家伙中,也数阳菜乃最粘我了,健太和耀太也很喜欢我陪着他们玩,做一些很无聊很傻的超人游戏,不过每次都不够阳菜乃争,看着他们因为我吃醋的模样,我真的好幸福哦哦哦哦哦!

  单纯的小萝莉真的是太可爱了。喜欢撒娇,喜欢受到被人的称赞,无意间总是会做出些很可爱很可爱的举动,声音甜甜的,软软的,含糊的小鼻音偶尔还会带着口吃。小萝莉的装扮也是可爱极了。

  前辈子的我不知道,但是这辈子的我无缘无故,无师自通。我就学会了帮小女孩装扮,一开始是小欣,从小到大,她的头发都是我扎的。什么单马尾双马尾,麻花辫,双环辩,包子头……我通通不在话下。直到现在为止,小欣的衣服上到外衣裙子,下到小裤裤也是我一手包办的。

  而小阳菜乃呢,京子阿姨简直把我当成一个“姐姐”那样用了。以前我怎样照顾小欣的,现在我也怎样照顾小阳菜乃。

  每天把这孩子打扮得鲜花一样,是我早上最幸福的事情。

  今天的小阳菜乃,上身穿着绵白色的小t恤,封面是可爱的小熊维尼,下身穿着一条小小的短裤,小脚上套着粉色的绣花短袜。

  可惜啊,小欣被京子阿姨拉去买食材了,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埋怨我不带她一起去玩呢……

  阳光明媚,万物发情,是今天最好的写照。

  我的身上背着小阳菜乃,左右手牵着健太和耀太,来到了八木公园篮球场,来享受这难得的假期。

  另外,在我身边,我一生的对手三井美槻充分的饰演了一个合格的电灯泡是多么让人讨厌的角色。

  好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转到东京贵族学校的她会回到八木街,重新和我这个变态大叔厮混,不过别人怎样选择,无论怎样也不关我的事对吧。

  老实说,对三井美槻这个小妞,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和她相处。有时候我会想,自己是不是因为在8岁时,美槻一声不吭就走人转学生气,还是说当知道了她显赫的家世,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才会这样怪里怪气的。

  我的心是大叔心,我的身是正太身。我自认自己非常纯洁,正派。不过对美槻这个比我更早熟更变态的抖S小妞来说,我每次见到她都不自觉的两脚发软。

  哥布林也很头痛她,很喜欢恶作剧的美槻每次想恶作剧的时候,这个倒霉的家伙总是会被列入第一人选。每次当他遭遇到美槻恶作剧时,恼羞成怒却因为对方是美槻想生气也不敢生气,最后,倒霉的都是老子。

  还记得京子阿姨在很小的时候还开玩笑要让美槻做我将来的老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这样打算,不过在知道这货的家世后。京子阿姨和哥布林大叔适时的对她敬而远之。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挺幼稚的,因为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美槻回来这么久了,我也没怎样陪她说话,就连她想亲近健太和小阳菜乃时,也下意识的隐隐排斥她。

  这种做法,真幼稚啊……

  健太和耀太还记得这个姐姐,不过怕生的孩子还是有些不敢确认,而小阳菜乃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甚至可以说,嗯,有些讨厌这个家伙。

  女人的心思……你不要猜。

  在我的心目中,三井寿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你瞧,挥洒着青春汗水的正太是多么的可爱啊,那闪烁的汗珠,那明亮的眼神,那阳光灿烂的小脸,啧啧啧。好想抱他在怀里使劲蹂躏啊。

  不过这孩子可真是认真啊,看他一身都是汗,应该来了挺长时间了吧。

  投篮、投篮、投篮。

  每一个姿势都是这么标准帅气,看得我都有些妒忌了,哼哼,不过我可不会改变自己的投射方法,那种拉风的,追赶跑跳、狂霸跩吊天的三八式投篮方式可是我独家一人的。

  “少年,你等了很久了吗?”我走到了三井的旁边,用头撞了撞他的脑袋,因为没有空闲的手一样。

  和我意料的一样,被人突然打扰,这脾气并不太好的男孩邪火冲上了天灵盖,马上就转身发飙。

  “你这混蛋、”

  三井小朋友的话一下子噎住了。

  架因我现在上青龙,左白虎右朱雀,身边还跟着无敌美少女,这么拉风的组合,想不掉眼珠子才怪。

  “哥哥,这个是坏人吗?”小阳菜乃在我背上悄悄的咬我耳朵。

  “哼哼哼。”被一个小萝莉这样说,你也算是丢脸的了。

  我冷笑:“我们不休的夜光浸散浓人的清朝,

  天空像花样的流弹布披莹色星辰,

  流光瞬与飞驰苍穹是多么的美丽。”

  没有理会三井活见鬼的模样,不,应该是比见着鬼还恐怖,看到我这样庞大的阵容,这毛孩子当然会怕啦。

  “美槻兄,孩子们就拜托你了。”我把小阳菜乃放下,转身拱拱手道。

  酷OO匠网XQ永、《久-y免wO费看k‘小.W说MY

  三井美槻似乎对我突然的神经病有些惊讶,连脸都有些红了,没办法,这孩子皮肤白,一激动小脸就浮现两朵酡红,看起来真漂亮啊。

  “嗯嗯。”她点点头,把小阳菜乃拉到自己身边。

  交代好身后事,我就万事无忧了,来吧,三井。

  “来吧,小三。”

  “……怎么了,小三。”

  “喂你说话啊,小三。”见他的灵魂还是飞到了缅因州钓龙虾的样子,我不耐烦的拍了拍他的脑袋。

  “哦……”本来以为他会发我脾气的,青春期的孩子嘛,最讨厌就是被别人看扁,有些过激的反应是很正常的,刚才的话,这家伙应该没感觉到我爱的抚摸吧。

  他从我身后收回了精神病人特有的视线,涣散的瞳孔终于有些集中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他好奇的问道。

  “……”

  要淡定,不要生气,要淡定,不要生气,要淡定……

  “你忘记了吗?星期日于八木公园篮球场,你我约定一战。我林田健已经来赴约了。”

  “你,准备好了吗?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