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渐渐拉开了夜的帷幕,霓虹灯闪烁的八木大街,每家每户窗口都透出了温暖的光,餐桌前孩子们嬉闹的笑声,大人爱怜的责骂,在八木街的小巷间交织着。

  尘世间的灯光日趋繁盛,暗夜中的星辰却越渐凋零。

  在拉面馆的小楼里,小欣和弟妹们并排而坐,哥布林在我旁边,拿住一壶清酒自饮自斟,京子阿姨在厨房准备着丰盛的菜肴。

  其实我真的很不喜欢跪坐,尽管这是秦朝的习俗,不过膝盖这样跪着,还是很痛的。但今天是我的生日,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我还是有些惧怕哥布林又唧唧歪歪的说些笨蛋话。

  我稍微把注意力放在手上,那是京子阿姨给我买的生日礼物,一本卡夫卡的小说,名字叫做《变形记》,讲述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变成甲虫后的故事,虽然这个故事的内容很操蛋,不过我喜欢。

  卡夫卡是一位伟大的作家,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他的小说都很重口味。

  全家人都有给我送礼物,小欣送的是一本从小书摊淘到的小说,耀太健太送的是兄弟俩联合完成的生日卡,阳菜乃送的是一个萝莉的香吻。至于哥布林呢?呃,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你吃我的穿我的,居然还想我送生日礼物给你?过一百年再睡觉吧。

  好吧。

  好在我并不期待哥布林的礼物,虽然也有点伤心的说。

  “好好吃的样子。”

  最;●新X章节上P酷/r匠k网

  “好多肉哦。”

  “是啊……好想吃呢。”

  三个小家伙托着腮帮子,对着饭桌上的饭菜咬着手指,一副口水都快溢出的小模样。

  兄妹三人当中,健太内向,耀太外向,最小的阳菜乃最最活泼。和其他孩子一样,三个小家伙也会经常吵架。

  和小孩子交流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说呢,感觉自己也跟着年轻了。对比起成年人,他们更渴望别人的宠爱,关注,时常会做些看起来很笨很傻的事情来吸引你的注意。

  作为他们的老大,闲暇之余我也会经常陪他们玩耍,每次都带他们到八木公园的篮球场一起玩,教他们投篮,陪他们玩玩泥沙,办办家家酒。唉哟,正太和萝莉实在是太可爱了。

  “你们的妈妈还没坐下呢。”哥布林眼珠子一瞪,兄妹三人脑袋齐齐一缩,这让我和小欣暗暗发笑。

  就在我快被自己的生日礼物吸引的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了客人来了的铃声。

  “这么晚,谁啊。”京子阿姨边说边解下了围裙。

  “估计是新的客人吧。”雄介叔叔吸了口烟,忙不在乎的样子在看到京子阿姨的表情后马上变得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嘿嘿,就一根,就一根。”

  “我下去吧。”我随手把手里的小说丢到一边。

  “小健这么晚就不要做生意了,都准备吃饭了。”

  “是是……”

  说到生日,不知不觉中,我想起了那个女人。

  生日是母难日,不知道她是否会记得我和小欣的生日呢,又或者说,那个女人,会记不记得从她身体诞生下来的两个生命?

  算了,不要想太多了。

  唉,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

  “哟,好久不见,小健。”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再次见到她,就好像在我人生轨迹中,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突然走狗屎运中个1、2亿的福利彩票一样。

  三井美槻,如果按照坑爹的RPG游戏来讲,我们把目光对准银幕上一对对好基友。进藤光&塔矢亮,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夜神月&L……这一对对令人发指的情爱,他们彼此为伴、有恨有爱,互相吸引。超越了生与死的局限,甚至是连诸神也会惊异的孽缘。

  眼前这货,就是我一生的对手。

  4岁时,我兴高采烈的把做出的人生第一份拉面拿给顾客品尝,十分钟后,三井美槻冲到厨房一拳打了过来,这只是两人相见后一切的开始。5岁时,三井美槻就将一条DNA变异的蜈蚣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塞进了我的背后的衣服。6岁,三井美槻将幼儿园吃剩的青椒胡萝卜一股脑倒进我的碗里,导致的结果就是我成为了老师终日批评的对象。7岁,我辛苦完成的暑假作业被三井美槻一把抢走,于是哥布林狠狠的揍了我一顿。8岁,三井美槻将向我告白的女生揍了一顿,差点导致我被退学,同年8岁,三井美槻搬家,转学。

  当我以为噩梦结束的时候。

  11岁的初夏,在我生日的这天,这个女孩来到了我的破烂店里。

  “老朋友这么久都没见,居然这么冷淡,还是说。”女孩很自然的靠近到我的肩膀,香甜的气息吹拂我的耳垂:“是因为我太漂亮了,看傻了?”

  因为身高的原因,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衬衫衣领露出的雪白,这让我暗暗郁闷。

  肌肤是牛奶做的。

  脸蛋比精心雕琢的人偶还要可爱,眼睛是那种要人命的勾魂眼,眼眸看起来像是猫一样妩媚。

  身材比起胸部还是搓衣板的同年龄段女生,简直就是一位可以让其他女生气到吐血的美少女。

  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嘴巴里尖尖小白碎牙,还有腹黑、恶魔、变态、猥琐、抖S的性格。

  无论是在谁的眼里,三井美槻都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大小姐+美少女+女神。但是对我而言,这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家世高贵,日本的老牌财团三井家的大小姐;漂亮大方,性格平易近人;更难得是胸大有脑,不仅学习成绩好,运动也是万能。也正是这一系列原因,即便再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在她面前也生不起什么亵渎之心,善妒的女生也妒忌不起来了。

  “有、有点惊讶而已,好、好久不见了。”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脸部肌肉僵硬,笑得比僵尸还要僵尸。

  “你笑的好假哦。”她没有任何尴尬的揭穿我的表演。

  有时候我会认为,这妞是不是也是一个穿越者,哪有女孩子会像她那样说话行为方式成熟得不得了。犹记得幼儿园的时候,班上的小朋友好奇的争论「我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个问题无疑是极具复杂的,我和这货也参加了讨论。6岁的我不想惹人注目,只能装逼说:“我们都是天照大神赐予父母的大桃子。”这一回答让那个满脸皱纹的严肃老太婆对我的好感度立马飙升之80。

  而同龄的三井美槻说:“我们是精子和卵子的结合物,是由父母双方进行交配后才、唔。”我拼命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对那几个目瞪口呆的老师不停讪笑。

  “小健,吃过晚饭了吗?”久未见面的三井美槻用无比自然的语气说着,一边踮着脚一边试图将自己的手搭到我的肩膀。看着她一副孜孜不倦的样子,我无奈只能佝偻着腰,才使大小姐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我、我没吃,正准备吃呢。”见鬼,我害怕个猪头啊。但是童年被摧残的记忆却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那种深深的压迫感,居然瞬间就让我这个久经江湖的老油条说出了实话。

  可恶啊……这个女人。

  “伯母还有哥布林叔叔都在上面吧,还有小欣,健太、耀太,小阳菜乃,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奇的看着她。

  少女闻言,很矜持的做出个黔首的表情,那股洋洋得意的劲,都快从小脸上溢开了。

  “生日快乐。”

  “嗯?”

  不会吧,这家伙居然记得我的生日!我感觉自己都快要刮视网膜相看了。

  那个一直我的生日动作是自己生日,不断收刮我生日礼物的恶魔,居然、居然会送礼物给我,天啊!

  难道,难道。

  “您一定是美槻的双胞胎妹妹吧。”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唯恐惹恼眼前这个恶魔。

  “听说你最近喜欢上了篮球,这个篮球可是我特意从美国买回来的哦,还有其他配套的护肘、球鞋、球袜……这些可都是很贵的哦,嘻嘻,为了你我才特意拜托人买回来的。感谢我吧。”美槻没有理会我的白痴问题,她轻声笑着,温润的嘴角有着细细的唇纹,泛着莹莹光芒,像是涂抹着薄薄的唇膏。

  一股无法理解的情绪,让我的血液膨胀,喉咙的肌肉僵硬如铁。

  “有钱很不起吗?”我低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但是周围的空气似乎忽然沉闷了一下。

  “哎呀,我还是先把东西放上去吧,伤脑筋,健太耀太不知道还记不得我呢,还有哥布林叔叔京子阿姨,我好想他们啊。”

  她说完,从我的身边走过,窈窕的身姿宛若初春的绽开的花骨朵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