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上辈子存活在21世纪的我来说,想要重新融入这个陌生无比的社会,11年的时间用来适应神奈川这个海港城市只能说勉强够用。

  环境的改变会使人茫然无措,即便是心理生理在上辈子都成熟的我来说也一样。

  观念、价值、风俗……对我而言,我的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

  现在流行的动画片是《圣斗士》,而不是当年的《海贼王》……

  那时候满大街都是KFC,M记,现在做流动摊档的比蚂蚁还多……

  那时候满大街都是冒着废气的汽车和摩托,现在的大街小道每天都是自行车铃声一片。

  现在的黑社会还是人们的心中的“盗亦有道”,专门负责替天行道,那时候的黑社会只懂得卖粉。

  现在的中学生并不懂得什么是肥猪流,顶多就戴戴口罩装装酷……

  那时候的学生流行的有钱车多巨拉风,现在的学生一心一意搞运动……

  虽然每天都在拉面馆忙死忙活,但我的消息并不闭塞,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我也是有做过观察的。店里的电视、客人的交谈,这些都是我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我知道在我出生时每个日本人都觉得自己口袋有钱,信心十足,只是之后十年内,日本银行不断提高利率,并且不断颁发遏制相关产业融资的法案,消费者的恐慌也由此开始蔓延,市场信心一泻千里。

  于是整个日本的泡沫经济正式开始破灭。

  公司不断减薪裁员,地价、股市的缓慢下跌,也越来越令消费者恐慌。

  拉面馆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

  作为店里学历最高,学习成绩最好,智商最高的本人一直担任店里每月营业额的统计。拉面馆从前几年的每月盈余到现在的接近赤字。

  雄介叔叔为此不知道愁白了多少白发。

  家里还有这么多嗷嗷待哺的化骨龙,店里虽然因为是祖上留下来的家业不需要支付租金,但是每个月的食材,人工,店里一切的支出……

  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了。

  “我回来了。”

  因为是黄昏归家的时间,店里没什么人在,雄介叔瞥了我一眼。

  “又去打篮球了。”

  “嗯。”

  “还不快点去洗个澡回来站岗,等下客人就要来了。”

  “我知道了。”哥布林的反应令我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平时他可不是不骂我一句就会死星人来着。

  “今天生意还好吧。”我随口问道。

  “好!?哼。”谁知道听到我的问话,哥布林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嘴里噼里啪啦就是一顿三字经,句句都脏:“咱们店里斜对面开了家见鬼的西餐厅,狗日的居然还搞什么「威挨劈」资格,今天刚开业,客人一下子就去了一大半,我就不明白了,那生不拉吉的牛肉有什么好吃的,也不嫌脏。”

  酷匠网正m|版首.(发8?

  雄介叔叔骂完,“啪”的一下点燃了香烟,一个人转过身在那里生闷气。

  那啥“威尼斯船桨”我也耳闻过,其实在半年前就已经差不多修建好了,估计是店里人员没有整齐,所以没有正式开业。刚开始跟死胖子说的时候他还发表了一大通“就这洋鬼子的东西也想打败咱们”云云,想不到三十年河西,人家今天刚开业就抢了店里一半客人了。

  神奈川虽然也是二线城市,估计这里的市民也没有见识过这些鬼玩意儿吧,涂的不就是“新鲜”二字吗?

  不过,有着上辈子的经验,我可知道这些外国餐厅堪比传染病的威力,本地的居酒屋、拉面馆、烤肉馆还有些那些寿司吧估计会有很多会倒闭吧。

  “你放心吧,胖子,那啥子“威尼斯船桨”搞得VIP资格跟那些高尔夫俱乐部一样,是实行会员制的,典型的“往来无白丁”。到时客人们搞清楚了,自然而然就会回来了。”

  “……真的?”

  “哪会骗你啊,那什么VIP的是经济学上的一种经营方式,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总之这家餐厅赚的都是有钱人的钱,您老的拉面馆就放心吧。”我把自己的胸口拍得“梆梆”作响,直言没关系。

  但是其实还有另外的事情我没说,实在是不想打击哥布林。这家装修高级的西餐厅经营对象是有钱人,但是很快,经营对象为一般消费者的西餐厅出现时,那么本地的餐营业毫无疑问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那就好,那就好。”哥布林闻言,大大的松了口气。

  “对了。”他叫住了准备换衣服的我。

  “健太今年也差不多六岁了,可以开始跟你学一学手艺了,明天开始我会让他跟着你。”

  “……会不会有点太快了?”我皱眉,虽然我学习拉面时年纪比健太还要小,但是我跟健太是不一样的。两世为人的我虽然不是个出色的人才,但年龄阅历摆在那里学习能力比其他孩子强也是正常到不能正常的事情。

  大伯突然间的决定不禁让我生出了疑惑。我的心里不自觉的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我嘴唇嗫嚅了几下,刚想开口。

  “你已经六年级了,我问过你学校的老师,他说以你的成绩可以上那些私立的名牌中学,过阵子你不用来店里帮忙了,长谷川那家伙老说他儿子去了北国中学,你小子也给我认真一点,好好考上去,不要丢咱们林田家的脸!”

  “记住要考个更好的!”烟雾弥漫中只看见哥布林嘴脸狰狞,怒吼阵阵,宛如大罗金仙在大发脾气。他才三十多岁,却苍老得厉害,两鬓涂抹了两道斑白,小时候凶狠的眼神也慢慢的变得浑浊了。

  “我想到最近的和光中学。”看着他被烟呛到咳嗽的样子,我没有理他。

  “你这个臭小子,你究竟在说什么!”他大怒,举起烟头就想扔我。

  “明明成绩可以考上那些优秀中学,你个笨蛋居然想去那做垃圾中学,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多少不读书的饭桶和不良青年,你个、”

  “那里离家比较近。”我从他手里抢走了烟盒。自从哥布林的烟瘾涨到一天两包的时候,京子阿姨马上强迫他节制。只是对于一个老烟枪而言,一天7根的数量毫无疑问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我也拿出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熟悉而陌生的尼古丁窜进我的喉咙,差点没让我咳出来,这死胖子,吸的烟居然这么辣!

  雄介叔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自己呆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阿健、”

  “没事的。初中并不是很重要,即使是上和光中学对我来说也和上其他中学没有任何区别。”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不知不觉,我已经高了他这么多了。从儿时的仰视到现在的俯视,我却没有任何欣喜之意。

  因为这证明,当初那个为我和小汐遮风挡雨的男人已经老了。

  老了。

  “嘿,阿健你这家伙居然抽烟!”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一把熟悉的声音窜进了我的耳边。

  樱木花道,水户洋平,大楠雄二,野间忠一郎,高宫望。一群经常来店里蹭吃蹭喝的家伙,同时,也是几个令人不得安生的不良份子。

  “大叔这可不行,小小年纪就让阿健抽烟,烟可是钢铁男人的证据,像我这样的男人才有资格抽烟。”红头发的高大少年一把搂住了哥布林,强劲的臂力差点没把正在换气的哥布林搂成了猪肝脸。

  似乎是这几个家伙最近学会了抽烟还是怎么的,不去打心爱的弹珠,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对了,不说这么多了,刚才在干了一架,现在饿死了,老板来七碗拉面!特大份那种!”元气少年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瞬间放开了雄介叔,后者好悬没有跌倒在地。

  “花道,你有钱吗?”我冷冷的瞄了他一眼,顺嘴喷了一口烟过去:今天可概不赊账。

  红发猴子脸一黑就要发作,但是听到后半句后却活生生忍住了。人啊,真是种奇怪的生物,明明脸部就是一团肉在蠕动,却偏偏能产生出开心、愤怒、妒忌的表情。

  特别是樱木这家伙的脸。

  “雄二!”他用视线扫射着名为威胁的子弹。

  “我这里可是没了。”金色头发的大楠撇撇嘴,拍了拍干瘪的裤袋,衣服囊中羞涩的样子。

  “我这里也没有了。”外表根本不像小学生的忠一郎也连忙表面自己的立场。

  “只有一点点。”说话的是几个家伙中样子最帅的洋平。左摸摸,右搓搓,终于拿出几张皱巴巴的小钱出来。

  “高宫~”樱木的声音。

  “花道我告诉你,这可是我最后的底线了。”肥胖少年紧紧的捂住裤裆,哦不,是裤袋和裤裆,一张脸苦得比苦瓜还苦:“要是再用的话就不能再打心爱的小弹珠了。”

  红发猴子的脸色一阵前一阵白,最后化为一句莫名其妙的怒吼。

  “一群混蛋,没钱你们来吃什么拉面!”

  “明明每次都是花道让我们出。”小胡子。

  “还说什么我们没钱。”金发不良。

  “饭量比高宫还厉害,长这么大个不知道干什么。”洋平。

  “简直是饭桶。”高宫深有感触的点头。

  “你们……”

  “砰”、“砰”、“砰”、“砰”、

  看着这几个活宝每次都上演的日常,我不禁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妒忌了。

  花道,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有些羡慕你们几个混球了。每天都那么自由散漫,好像一点烦恼也没有,每天都是这么自在。妈的!而我,则成了一个拉面馆的师傅。

  小欣,健太、耀太……家人。

  我需要面对的是冰冷的现实。

  我知道那种感觉。可是这就是TMD的现实生活。

  所以,我不会有任何埋怨,诞生在这个世上,已经是我最大的财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