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篮球员的诞生?(2)

  “悲剧是不朽的。”

  “命运,在堂诘诃德面前放下了两道大门,一道,是通向救赎的天堂,另一道,则是抵达永坠的深渊。

  “白石的坚贞,让鸦背驮着夕阳。”

  夕阳膝下,在街角的八木小公园里面,我像是所有中二病患者一样,独自坐在公园的小沙堆旁,独自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对我而言,小说,可能是我生活中唯一的爱好吧。

  那里有光怪陆离的彩虹,夜空划下的凄冷光,那里有暗夜的漆黑,晨曦的灵动,春风的吹拂,狂沙的风暴。

  最重要的,在小说里,你永远不会受伤,你就像高高在上的天神一样,以第三者的角度,冷冷的俯视这个尘世,陪伴着文字溢出的欢喜和忧愁。

  所以,我喜欢小说。

  公园有些破旧,小石铺砌的路面有着破碎的裂痕,纷乱的杂草倔强的生长在每一处石头缝隙,就连提供给市民休闲玩乐的秋千单杠,经过日晒风吹,表面上也已经附着上了一层铁锈。

  一个小男孩骑着滑板车冲过来,大叫一声,摇摆着,身后的小伙伴紧追着自己的老大。他们的妈妈在旁边,也着急的追赶着这群小顽皮。

  孩子们欢喜的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皱眉,总觉得眼前的情景有些违和,连落下的温度,都有些麻木了。

  还是小说好啊。

  我还是沉溺于自己浪漫而富有哲理的世界,一把声音将我从里面拉扯了出来。

  “小健,你这个笨蛋还在发呆啊!”

  脑袋被人拍了拍,一个中年矮胖子骑着三轮车,呼哧呼哧的在我面前喘气。

  “是是,知道了知道了。”我无奈的把手里的书塞在怀里,走到三轮车的后面推起车来。

  “老是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的,这么有时间,还不如多帮店里招待客人啦。”

  “你这个孩子啊,说你又不听,读书?读书能赚到钱吗?”

  “要我说啊,你就在店里好好干,干脆连学都辍了,读那些狗屁东西,能赚钱么?”

  一路上,雄介叔叔还在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那张在夕阳底下衬托得越发狰狞的,饱经风霜的大脸,似乎连脸上的暗疮都在趾高气昂起来了。

  感觉就像一只哥布林。我在心里暗暗腹诽,但是当然,这些话我可不敢说出口,要知道,眼前的男人可不仅是我血缘上的亲叔叔,还是名义上的老板,发给我工钱的衣食父母。

  虽然,钱少到可怜就是了。

  “叔,店里的酱油快没了,刚才你有去入货吗?”我实在受不了这个特大型号的人形吐字机,只能转移话题道。

  “唉哟,你刚才又不早说!”雄介叔叔一拍大脑袋,车子也跟着停了下来,他转头又埋怨起我了:“死了死了,要是没有酱油,那些老顾客会生气的,你要是早点说就好啦,笨蛋!”

  “不就是酱油吗,不加又不会死。”我撇了撇嘴。

  “你懂个屁。”死人哥布林转身又想拍我脑袋,幸好人胖手短,够不着:“咱们龙骨拉面本身的味道就偏淡,要是没有酱油调味的话那可不行,那是招牌菜,招牌菜啊!”

  “你,你个家伙给我回牛崎那个老头那里拿着三桶回来先,快去!”

  “三、三桶……”

  “……你去不去啊。”哥布林的的眼睛眯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垂下了脑袋,暗怪自己脑残,早知道就不提醒这个死人哥布林了。

  要知道,9岁的我就好像是春天写摇摆的柳芽儿,听起来很美,但是我他妈的可不喜欢自己的身材像蜈蚣。偏偏这死人哥布林,胳膊和腿就跟木棍一样,还是特别粗的那种,自己也不去,还要亲爱的侄子帮他跑腿。

  “还不快点!不想吃晚饭了吗?”身后又传来了雄介叔叔的怒吼。

  “狗屎!”我暗骂了一句,只能又原路赶回去了。

  作为一个港口城市,神奈川从一个小小的渔村发展到现在,得益于丰富的自然资源以及优越的地理环境,比起京都、大阪之类的出名城市,这座城市无疑少了些许繁华,却多了些灵气。

  路上还有些三五结伴的学生还有那些赶着投胎的上班族,路过车站的交通灯时,人们可以看到那宽广无际的,蔚蓝如宝镜的大海。

  尽管现在的大海是橘红色的,不过依旧很迷人。少年们被落日拉长的身影,在大海的背景下显得是那么的蛋疼,悠闲到令我妒忌。

  不是谁都像那些家境优越的家伙一样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的。

  就好像我这个小学生五年生那样,每天都必须旷课回到店里帮忙。

  从八木小公园回到牛崎那间居酒屋大概走了20分钟,老牛崎的审美观显然很烂,店名叫做橄榄与竹,这什么见鬼的名字?

  拉开店门口帷幕时,那老头还在那里呼呼大睡,鼻鼾声如滚雷,难怪生意这么差。

  “牛崎,牛崎,死胖子叫我到这里拿酱油,三桶啊!快点起床啊混蛋!”我走到他旁边,拼命的摇起他的老骨头。

  “诶诶诶!”

  老家伙一下子就吓醒了,揉着眼屎,不耐烦的甩开我的手臂:“刚才已经告诉那胖子了,自己只顾着蹭我酒喝,什么都忘了,老大一个人了,也不害臊。”

  老牛崎摇着头,踱着步去仓库了。

  “快过来帮忙,小家伙,我那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要搬自己搬。”

  “顾客是上帝!”我冲他嚷嚷,但还是乖乖跟他一起走去仓库。

  虽然嘴里不说,但是对无儿无女的老牛崎,我还是有着对老人家的尊敬的。老牛崎有没有子女我不知道,但我从来只看到一个人的他,逢年过节都是一个人。

  等我们一排老骨头加上一根豆芽菜气喘吁吁地把酱油拿出来后,外面的夕阳已经越发的红艳了。

  “牛崎爷爷,车子借我,我明天还你。”趁着老牛崎还在哮喘病发中,我撒开腿从柜台拿走他的钥匙,然后一溜烟跑到门口右边。

  “你这小鬼!”

  “轰隆隆……”

  破发动机不情不愿的抗议,开着与自己身材不符合比例的小摩托,我回到了店门口。

  u酷|M匠A*网首l发J

  “嘿嘿……牛崎爷爷,我先走了,明天再见。”

  老人家看着我敏捷的把酱油搬到车上,翻了翻白眼,没理会我。

  “车上的皮球在附近捡到的,你要救给你吧。”

  小摩托还没发动时,店里面传来了老牛崎的声音。

  “是是是……”我嘴里应和着,插上钥匙发动了摩托。

  什么皮球,我可一点兴趣也没有,还是小说好啊。

  嗯,当然,摩托也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