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儿狠狠的点了点头,一脸的高兴,小眼泪控制不住了震落了俩颗。

  “芷儿呢?芷儿呢?”陈大叔是慌慌张张跑着进来的,一进来就高兴的大喊大叫。

  一张老脸上的褶子都要化开了,笑的合不拢嘴。

  萧钰起身,指了一下屏风后面,陈大叔直接奔过去,顾清歌起身看着陈大叔进来了满脸欣慰的笑容。

  “陈大叔真的会好呢!我说到的做到了。”顾清歌感觉自己不单单是真的开心,还是放松,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好孩子啊,好孩子,我带芷儿可谢谢你了,这是一辈子都敢奢望的啊,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家芷儿还能说话。”陈大叔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高兴的不知道应该把这个手放在哪里好了,只能是不停的拍着大腿。

  激动的眼泪的都不停的往下掉,顾清歌看着也知道他这是高兴,她也高兴,只能过去搀扶着陈大叔看着芷儿的笑脸。

  “放心吧,我会让人好好的照顾她的,大夫说了半个月就差不多可以说话了。”顾清歌一点点的在说着情况。

  “芷儿,是真的么?”陈大叔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个患了哑疾的人也能好?

  芷儿点头,一脸的高兴,虽然还不能发声,但是她真的能感受到说话离自己不远了。

  “好,那就好,好啊!”陈大叔看着自己的女儿竟然能说话了,这眼泪也是不停的流,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回身看着顾清歌:“清歌啊,你就是我们的恩人啊!”用袖子擦着眼泪还不停的点头。

  “陈大叔,这话就别说了,如果当初没有你们的话,怎么会有我呢!你们不救我,我就真的死了,芷儿也不会有今天,所以这和我无关,是你们啊!是陈大叔你们救了你们自己,善报这叫。”顾清歌手扶着老人家的背,一点一点的说道。

  他们感谢自己,何尝知道自己是多感谢他们的么?一个是救了命的,一个才是救了病的。孰轻孰重顾清歌怎么会不清楚呢!

  “陈大叔,你也别着急,这病也是需要养,急不得,你陪着芷儿,我去看看大夫在仔细问问。”顾清歌给陈大叔扶上了椅子,然后才出来。

  看着萧钰和董言俩个人有说有笑的,顾清歌也是满脸挂上了笑意。

  “中午就别走了,我做饭,你留来吃啊?”顾清歌挑眉看着董言很高兴。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g

  “别,不用了,这皇后娘娘估计都找疯了,我得回去了,不留了改日吧。”董言赶紧起身,然后摆摆手就要走。

  “行吧,让他回去,不然的话,皇后那里他也是不好交代。”萧钰出声,顾清歌才作罢。

  “不过你真是没有口福,我夫人做的东西,你吃都没有吃过的美味。”萧钰一脸得意的看着董言,一副你错过了天下最美味东西的样子。

  董言大笑:“行了,我走了。”

  顾清歌和萧钰二人给他送走后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顾清歌吐吐小舌头,高兴的往屋子里走去,步伐轻盈,心情大好。

  不管如何芷儿能好就行了,其余的都不是大事儿。

  每日顾清歌都按着董言的方子给芷儿擦抹,然后喝着他制作的像是果汁一样的东西,在看着芷儿每天都高高兴兴的按着董言给的方法一点点的试验着发声。

  “小姐,你说芷儿小姐能好么?”玲珑看了眼芷儿去休息了,她悄悄问道。

  “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董言都说了,七层的把握,我感觉问题不大。”顾清歌摆弄着衣服袖子也是一脸的担忧。

  她现在最喜欢听的是芷儿一定能好的,而不是芷儿会不会好。

  “那就好,你看着啊,芷儿小姐每天都是在不停的期盼着呢,真是害怕如果有.....呸!~~呸。我这个乌鸦嘴,没有意外的,一定能好的。”玲珑不停的往地上吐着口水,然后一身的紧张。

  突然间芷儿飞奔过来直接跪在了顾清歌的面前,一脸着急的想要说话,手指不停的比划。

  眼泪倾泄似的流下来,一脸的惊恐和害怕。

  玲珑捂着自己的嘴,知道是刚刚她说的话让芷儿听到了,不是去睡觉了么,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玲珑都想要给自己俩巴掌了,怎么就嘴这么欠,不说话不就什么事儿都不会有了么。怎么就偏偏说了呢!

  “芷儿,你别哭啊。没事儿,你看七层的把握呢,加上董言给你的这些好东西,你一定会说话的,这才十二天,你还有三天呢!放心吧。”顾清歌赶紧把芷儿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给她擦拭着眼泪。

  玲珑也是手忙脚乱的给芷儿拿着帕子不停的擦鼻涕和眼泪,她这哭的我见尤怜的,让玲珑都跟着心疼。

  芷儿慢慢的镇定了下来,然后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样的,眼睛里都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顾清歌看了一眼玲珑,眼睛中只有心疼,而没有半分的责怪意思。

  其实实话早就应该是告诉他们的,只不过顾清歌感觉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毕竟这好的可以和病人分享不好的东西就不要说了,让他们知道了也是担心。

  没有想到玲珑意外的一句话,竟然让芷儿听到了。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安慰,不停的安慰。

  “芷儿,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你是最好的,最棒的,你可以的,你不是告诉过我,你最大的梦想就是说话么?现在你的机会来了,你难道只能是靠哭就可以的么?”顾清歌殷切的看着芷儿,一脸的依稀。

  芷儿看着顾清歌的脸,眼神中的神采慢慢汇聚,小脸上也渐渐的有了生气。

  摇了摇手,然后手模自己的嗓子,有些忧伤。

  “芷儿,对不起,是我不好。”玲珑有些诺诺的说着,如果不是她的话,芷儿也用不着这么伤心,也不会听到这不好的一个结果。

  芷儿抬眼看了看玲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让人看着揪心。

  “行了,都别难过了,也不是真的说不了话了,只不过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机会可能说不了,但是不是有很大的机会能说么!就不要总是纠结这一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