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这半个月都不要有好日子过了,不到芷儿好了她一定会担忧死的。

  芷儿好了皆大欢喜,如果芷儿好不了的话,估计这后半辈子她都得活在自责中。

  “你有几层恢复的把握。”萧钰有些不耐烦,让他什么都说,真是的,估计他这后半个月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董言苦笑,这是他们问的,结果倒是怨上了他:“七层。”

  思虑再三他给出了一个保准的答案,听到之后顾清歌长叹。

  “御医大人,你说你这话能不不大喘气,你可吓死我了。”顾清歌白了他一眼。

  董言淡笑不语,她们也没问,自己干嘛要说,担心也是自找的。

  看着他这个样子,顾清歌相信了他的性子古怪了,出了浅笑,他什么都不会,真是不知道萧钰说的老御医这三个字在哪里找来的。

  “萧钰,这就是你说的老御医?老么?”顾清歌实在是不理解,真是让人发愁,这个人怎么看也是比她们大不了多少的人啊!

  “呃.......”萧钰摸摸鼻头,有些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了。

  “别听他的,什么老御医,叫我董言就好了,御医听着怪难听的,直接叫我的名字。”董言最讨厌的就是御医俩个字,他喜欢自己的名字,是小时候母亲最喜欢叫的。

  “对,你叫他董言就好了,他十二岁就开始当御医了,所以我们都习惯管他叫老御医。”萧钰听过之后感觉有些尴尬的解释。

  “切!萧钰,你这样的话我会嫌弃你的。”顾清歌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我......”不等萧钰发表意见,顾清歌搭理都懒得搭理,直接的转头看着董言。

  “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么?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你跟我的贴身丫鬟说,我会万分注意的,只要她能好,吃什么药都行。”顾清歌的脸上满满的担忧。

  “你去吧。”董言挑眉看了一眼顾清歌,然后摆手让她进去。

  顾清歌一听能进去,赶紧的飞身过去,一点都没有犹豫。

  “什么情况?你王妃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关心的人了?”董言和萧钰私交甚密,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她的母亲是宫中的老宫女了,他自小养在宫中,成为了御医。

  所以小时候几个人还算是玩的来,只不过他性子古怪,只喜欢钻研各种古怪的医术,所以没有什么太大的感情交流。

  “她妹妹!认得!”萧钰无奈只能是这么说。

  “哎!我听说你的夫人去跟神医老人学医了?那医术是不是很厉害的?我有时间切磋一下?”一提到医术,董言的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

  萧钰挑眉,心中有些紧张,但是面上却是表现自然,淡笑一下,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她什么都没有学会,笨蛋的很。”

  这话说的亲昵,就是情人之间的互相嬉笑话,董言也发觉萧钰的不愿意,随着他指的椅子坐下来,然后拿起身边的茶杯,轻抿一口。

  玲珑上前:“不知道我们芷儿小姐应该注意什么,需要喝什么汤药么?我这就下去准备。”

  董言微呡薄唇,点点头:“汤药就不用了,让你们王爷去我哪里取好东西吧,不然的话治不好,我怕你们王爷和王妃吃了我。”

  玲珑掩嘴偷笑,没有想到这性格怪癖的御医大人竟然会开玩笑。

  “算你有眼力见,你看着吧,她好不了我的话,我就给我你弄我这王府里,天天治,治好为止。”萧钰佯装一脸的狠色,看着董言恨不得给他吞进肚子里。

  “用不用这样,你也疯了啊?”这可是给董言吓到了,这脸色都变了变。一如往常的淡笑不见了,一脸的惊异。

  “我夫人对这个患了哑疾的丫头可是宝贝的不得了,比我都重要你说至不至于。”萧钰白了董言一眼,顿时让董言的脸色都黑了。

  “你还不如说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治,让我用最好的药去治,让我认真治。”董言算是认命了,知道自己是接了一个什么活。

  “可以这么说,她比我都重要,你给我看着办。”萧钰大笑把一切都推给了董言。。

  “真小人。”董言无奈。

  屏风后,顾清歌看着脸色煞白的芷儿,有些心疼。走过去轻轻的摸着她的头。

  眼眸中流转的是满满的担忧,一点点的让她深入到骨子里的疼爱。

  这个丫头,真是懂得让自己该如何的担忧啊!

  芷儿慢慢转醒,看着顾清歌的脸,伸出手摸一摸,是真是的触感,刚刚哪儿御医给她治病的时候用刀子割了她的嗓子,她痛的的要死,几次想喊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让她难受的只想起了爹爹和顾清歌。

  现在感受着顾清歌滑腻皮肤的真是触感,她知道自己没有死,更加没有做梦,她突然感觉自己真是好害怕。

  顾清歌见她醒来,微微一笑:“别担心,大夫说了的,很快就会好了,你可以说话了。”

  芷儿想要发声,却是发现嗓子痛的要死,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也分不清楚是高兴的,还是难过的了。

  “别说话,刚刚治疗的,你应该是会疼,尽量保持心情好一点,其余的交给我,放心吧,你是我顾清歌的妹妹,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不惜一切代价。”顾清歌说的肯定,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认真,让芷儿愣愣的狠狠点点头。

  Fd看4正G"版)章;;节上$!酷F)匠网"k

  咬着嘴唇,想要哭,却是想到了顾清歌让她保持心情,眼泪硬生生的止住。

  “玲珑?”顾清歌向外面喊着。

  玲珑匆匆跑过来:“小姐,你叫我?”

  “去吧,陈大叔叫过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玲珑应了一声就赶紧的下去按着顾清歌的吩咐去叫陈大叔去了。

  “刚刚不确定不敢和陈大叔说,现在几乎确定,你半个月以后就可以说话了,所以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相信陈大叔会非常高兴的。”顾清歌摸了摸她光洁的小脑袋,一脸的宠溺,她是真把芷儿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妹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