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段长恒来了,此人武功极为了得,和自己不分上下,那也就是说,不用裴玄这个事情依旧可以解决的漂亮。

  此时处理的再好不过了,萧钰的心情才会这么好。

  “好吧,怪不得你悠闲还开心,真是很少见到你这样!”顾清歌也跟着开心的笑,这个消息是最好的。

  看来他是白白担心一场了,过去敲了一下他的肩头,让自己解恨。

  萧钰佯装吃痛“哎呦~哎呦~有人要谋杀亲夫了!”难得他也有了调皮的心性!

  芷儿刚好过来找顾清歌就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低低笑着。

  顾清歌一看有声音,抬头竟然是芷儿在外面:“快进来。”

  一摆帕子,让她进来,不过却是满脸的害羞之色,刚刚的那一幕一定是让人看了去。

  真是羞人!她怎么就有这样一个让人又气又爱的夫君呢!

  嗔怪的看了一眼萧钰,然后把芷儿让了进来。

  萧钰不以为意,看着她这样子倍感幸福。

  “芷儿啊!你可不要学习你清歌姐姐,这个女人可狠心了,你看给她夫君本王爷欺负的,这简直就是惨无人道的虐待。”萧钰说的可怜,让人差点以为顾清歌是个暴力婆娘!

  芷儿的笑容越发的扩散,然后看着萧钰竟然点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

  顾清歌真是感觉自己没有脸见人了:“芷儿!你是谁的人啊!你怎么能跟他如此那我打趣!哼~”顾清歌去到一边,唇角控制不住笑意,却是在佯装生气。

  芷儿赶紧过去拉了拉她的袖子,然后满脸讨好的堆笑,可爱的模样,让顾清歌恨不得咬一口。

  “好了,好了,我才没有生你的气,要生我也是生那个坏胚的气!”嘟个小嘴,顾清歌鼻中发出轻哼。

  “哎呀,夫人大人,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好着呢!真的,你看我这真诚的眼神,谁都知道我萧钰最爱你了。”萧钰耍赖似的往顾清歌身上贴。

  顾清歌无奈苦笑,这次回来,他怎么成了这幅样子,一点都离不开自己,时刻粘着,说话也没有了以往的克制,让她好多时候害羞不已。

  但是奇怪的是他的甜言蜜语总是会哄得她很是开心,只想听到了相携到老的那一天。

  A3酷}匠S●网?永a久-)免{@费看{=小~}说{9

  嘴上说着肉麻,恶心,但是心里别提是多么的高兴了。

  “萧钰,禁止你在肉麻,在肉麻的话,扔出去。”顾清歌严肃的说道。

  “好,那还是闭嘴吧!”萧钰赶紧闭上嘴。

  有趣的模样逗笑了顾清歌和芷儿。

  看着她笑颜如花,萧钰感觉什么都是值得的,他以往内心火热却是不敢说,只是感觉藏在心中就够了。

  这次他说什么也不会再次错过了,只能让自己有什么说什么,有多爱说多爱,他就是如此!

  要把握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他爱就是要大声说出来,他爱就是要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

  “芷儿,你来是做什么呢?”闹也闹够了,顾清歌回头看着也是一脸羡慕笑容的芷儿,心中也是有些微微酸涩。

  芷儿也是老大不小的了,可是就因为这哑疾而没有人要,所以都已经是二十二三了,还待字闺中。

  她的内心也是愁苦的吧,想必陈大叔也是如此。

  芷儿看着顾清歌的脸色微微的沉淡,扯了扯她的衣袖,比出了一个微笑的手势。

  顾清歌只能是勉强微笑。然后扯着她的手做到内堂的前阁。

  “我要和芷儿说说悄悄话,你还在这里干嘛?该忙你的就去忙你的,赶紧让太医过来哦,小心我不饶你。”顾清歌回头娇俏的看了萧钰一眼,慢慢说道。

  萧钰怎会不知道她的心思:“放心吧,最好的嗓子御医现在给皇后看诊呢!估计明天也就是能来了,一会儿我去宫中在追一次,如果能直接带来当然是最好的了。”

  顾清歌一听才是真的很满意,高兴的点点头,芷儿听了最快是明天就可以看诊了,眼睛里也是冒出了光芒。

  “你姐夫都说了,明天,放心吧!”摆摆手,萧钰也就不在耽误俩个小姐妹说体己话了。

  潇洒回身走掉,还不忘记和顾清歌眨眨眼睛。收回的只是顾清歌的一个大白眼。

  “芷儿,你放心吧,这里的御医很厉害的,就是这天下的名医之首,简单的说任何的病到他们那里一瞧就会好的。”顾清歌一脸你放心的样子,让芷儿也是心中踏实了许多。

  其实顾清歌不知道到底最后会不会治好,但是给她希望让她努力的生活是比什么都好的。

  人最怕的是对于自己的病症没有任何的希望了,不配合这才是最可怕的。所以顾清歌一直在不停的安慰着芷儿躁动的心。

  芷儿甜甜一笑,狠狠的点点头,她相信顾清歌,更加的相信自己会好的!

  芷儿的内心很简单,不需要什么大富大贵,能活着就好了,不需要多么的貌美,能再次说话就好了,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声音,她有些怀念会说话的时候,不像现在,做什么都需要比比划划的。

  很少有人和她接触,更加的不会懂得她要传达的是什么意思,这样让她多多少少的都会自卑。

  “行了。你还没吃东西呢吧,我带你去,我都没吃呢,让萧钰给搅和的!”嘴上每次提到萧钰都是万般不客气的数落,其实心里都爱极了。

  每每想到萧钰,心甜的都无法自拔,这个男人是自己用命爱了一辈子的,也会是她永生永世最爱的人。

  顾清歌刚刚到了饭厅就看到了玲珑在摆放碗筷。

  “哎呦?这么会猜?知道我饿了,就准备好了?”顾清歌调笑玲珑。

  “这可不是我,我可不敢居这功,是王爷啦!刚刚出府的时候让我给准备的,说你马上就能出来吃了。”玲珑生怕小姐不领情,说的异常清楚,万分明白,这是王爷的意思!

  顾清歌莞尔一笑,这个男人!

  “芷儿,你去叫陈大叔出来,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咱们爷三个吃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