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歌感觉自己也是越发的迷茫,看着他刚刚走过去的背影,她的心中竟然有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有些难过,有些期盼,还有那么一丝释然。

  “看着您和王爷挺开心的啊,这怎么突然这样呢,是不是小姐你不然他在这里啊!”玲珑发问,担忧之色布满整个俏脸。

  “我没有啊!想来是他的问题,估计是我这残破的身子太可怖了,萧钰也有些心惊吧!”说着顾清歌就低下了眼睑,用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一丝难过和失望。

  “小姐,不会的。王爷不是那样的人。”玲珑赶紧的劝导,以防小姐想不开,这个是不该是如此的。

  “小姐你说你怎么不把王爷留下来呢!他是爱你的,真的,我都能看的出来。”玲珑极力证明,萧钰是爱着小姐的。

  “怎么?你感觉我应该极力给他留下来?”

  “小姐,你们是夫妻,难道不应该么?难道你不想么?”玲珑感觉小姐怎么突然就不开窍了呢!

  “想又能如何?”顾清歌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个时候说想和不想有什么意义么?

  “想我就回来呗!”外面传来了萧钰的嬉笑之声,没有想到他竟然手里拿着一套新衣服进来的。

  “你......你竟然没有走?”顾清歌的小口微张,有些不可置信,他刚刚明明是走了的。

  “我干嘛走?我夫人在这里呢,我能去哪里?突然想到京都新来师傅的手工裙子忘记拿给你了,我去给你取来,这是半年前就开始做的了,才好!”眸子里涌动的笑意,让顾清歌哭笑不得。有些羞涩,更多的是生气。

  他竟然用这招吓唬自己,真是有他的了!是不是测验他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呢!

  不过她的情绪都融化在了萧钰柔情似水的眸中,深深难以自拔。心中的某一根弦轻轻撩拨,她竟然一时间有些忘乎所以。

  轻揽她的杨柳细腰,丰腻的触感让萧钰一阵心驰神往,有些悸动,玲珑早已经退下,屋子里静的只剩下彼此的心跳和微微的喘息声。

  情难自禁,萧钰就对着那点点朱唇慢慢的吻了下去,辗转反侧,让人难以自拔在这柔情蜜意之间,彼此的眼里心里都是对方。

  清歌感觉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灵魂都要飞升了,在他那会点火的手掌上,她感觉自己即将燃烧,一点点的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畅快。

  “清歌,快说,你爱我!”萧钰心中竟然是只想要她这一句肯定。

  明明很好说出口的一句话,顾清歌张了几次口都没有发出声音,心里是爱着的,口上是难言的,她的爱已经是深入骨髓,难以自拔。

  “清歌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这天下间,唯有你才可以和我萧钰比肩,你是我这一生的挚爱。”萧钰说的动情,对于这酝酿已久的话,他今日才说的出口,他不想让自己在拥有时没有珍惜,以后他要每天都说一遍他爱她!

  没有想到自己对于她的爱有这么深刻,更加没有想到顾清歌听后会泪如泉涌,难以控制。

  “清歌,你怎么哭了?”慢慢的给她轻拭眼泪,他感觉自己的心思百转千回满满的全是顾清歌。

  “萧钰我也爱你,很爱很爱,比你爱我还要爱!”顾清歌感觉自己真是幸福到了极致,能得到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的肯定。

  俩个人互吐衷肠,互相说着有多爱彼此,慢慢的相互交融,俩个惹火的唇舌不停的点燃彼此。

  顾清歌感觉自己这一刻是幸福,拥有如此优秀的一个男人,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大清早刚刚起,就见着萧钰打外面回来,他不是去上早朝了么?

  顾清歌心中狐疑,小脸上已经是挂满了疑惑。

  “你没上早朝?”

  萧钰大笑:“不是美人抱在怀,从此君王不早朝么?所以我自然也是如此!”

  对于顾清歌他就是疼到骨子里都不够。

  “少耍贫嘴,赶紧说,怎么就不上朝了呢?”顾清歌疑惑,但是更加的是好奇。

  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就不上朝的,一定是有原因的。她好奇的是那个原因。

  “父皇病了,所以早朝取消,我不就回来了!看我给你买的徐记的月饼好吃不!马上就要中秋了,你先尝尝看。”说着就给顾清歌打开了油纸,然后递给她一块,让她试试味道。

  顾清歌接过,但是眉头紧皱,总是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儿!心中万千的思绪飞掠。猛然一惊。

  D@酷+/匠P网永…r久5J免费*看\小*说g;

  “萧钰!父皇病了!”有些焦急的语气让她神情都紧张了起来。

  “我知道啊!父皇病了,还是我告诉你的呢!”萧钰装傻,看着顾清歌焦急的模样只想发笑。

  “你这是笑什么啊!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父皇如果生病了,首先会影响的就是朝局,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呢!”顾清歌有些生气,这个人,自己都急死了,他怎么还满脸的笑意呢!

  “清歌,你可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最可爱了!”萧钰慢慢的抚上她娇嫩的脸庞,话说的异常清晰。

  “萧钰!”顾清歌大怒!

  “好吧,我知道的,都安排好了的,我高兴的是段长恒要来会会云凌,你说会不会很好玩呢?”萧钰调笑,一脸的不怀好意。

  “啊?”顾清歌感觉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这个事情怎么引得段长恒又出来了。

  “啊什么啊!我的傻清歌,现在的局势漂亮着呢,我倒是要看看国丈大人手中的底牌到底是什么。”萧钰的话中有着一丝丝的狠意。

  “你是想要趁着这次把国丈一党手中的底牌引出来?”顾清歌感觉智商慢慢的回来了。

  “嗯,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段长恒竟然会放下天地盟来这里助我一臂之力。”萧钰对付云凌的手段就是裴玄,裴玄是重棋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想用,但是没有什么是比顾清歌的安全更加重要的了,所以是他不得不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