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钰担心母妃的身体,是不是能对的过皇后的暴躁。

  看着自己儿子如此担忧自己,良妃娘娘很是欣慰,笑了一笑:“放心,母妃没事,你和清歌好好注意就行了。”

  对于自己萧钰没有多大的担忧,但是母妃是生他养他帮他的至亲之人,怎么会不担忧呢!

  “小心国丈,小心云凌,后宫之事自有母后安排,斗了这么多年了,她怎么会那么容易搬倒我,就是想给我找麻烦,也要看她是不是那号人物。”无可匹敌的语气,轻蔑的语调,毫不在乎的面容。

  顾清歌感觉这一刻的母后让她万分佩服,这才是后宫霸主该有的气场,她一直都没有学的会!变了在多,学的再多,也不及母妃万分之一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母妃要小心了,狗急了还跳墙,皇后脾气火爆,不能常理推断。”顾清歌也不忘了嘱咐!

  “好,宫内你们放心,她的脾气在难抓住,母妃也好歹和她斗了数十年,放心吧!”良妃慈爱的看着面前俩个担忧之色浓重的孩子。一脸的欣慰。

  “行了,快回去吧,天不早了。记得去见见你们父皇!”顾清歌回来,这不是小事!所以见皇上是应该的。

  “是,皇儿知道。”萧钰和顾清歌施了一礼之后,也就退下了。

  走出了良妃寝宫,顾清歌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无限思绪。

  ~k最‘新K/章h(节"上Y、酷My匠#网$d

  萧钰发现她神色变化,走过来捧着她的肩头。一脸的担忧和询问。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就是感觉母妃挺可怜的,为了你能登上皇位,她在这宫中争斗不休不止,早已经是外表看一身铜皮铁骨,实则内心千疮百孔,她很有气魄,是我所不具备的,我很羡慕,但是却感叹她在这几尺之地相斗数十年!”

  顾清歌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朝一日也会如此,但是看着母妃这样,她心中会很痛,有些想法和感叹,会不会自己也有一日会如此。

  为了孩子,为了宠爱,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去争抢。

  “你放心,不会的,我萧钰这一生,只会有一个女人就是顾清歌,我只会有顾清歌一个人的孩子,我的孩子也定然是这天下最优秀的孩子。”萧钰说的笃定,目光里透着坚定。

  顾清歌莞尔一笑,听到了他的话,无疑是自己感觉最安心的话,他能有这样的想法怎么能不让她惊喜!

  一个男人,尤其是他这种身份的男子,能许下这个承诺,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一个人一辈子,相守相伴,没有什么凡尘俗扰,这也就是顾清歌想要的了。

  “萧钰......”眼眸中含着淡淡的泪,她看着他都会感觉幸福。

  他总是知道自己想要在什么时候,听什么话,需要什么样子的安慰。

  “你不要现在就感动的流眼泪,你现在就这样的话,不得每天幸福的泪水都把我淹死了。”萧钰打趣,开心的看着她,满脸的幸福,慢慢的给她擦干眼泪,这就是自己爱了一生的女人。

  就算给她所有都不嫌多,因为她值得自己如此做。

  慢慢的相偎,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去,御花园中的彼此,人比花娇......“我们去看父皇吧!”稳定了自己的情绪,顾清歌提议。

  “走,也许他见到了你会很高兴。”不管如何,父皇大面上是非常的喜欢顾清歌的,见到了也许会很高兴的。

  不管如何,萧钰现在的想法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清歌回来了,回来了!以后都会留在他的身边。

  刚刚到议政殿,父皇就独自在里面,经过通报二人得令进入其中。

  “儿臣参见父皇!愿父皇龙体安康。”

  “哈哈哈!好!好,回来了就好,这清歌果然是天纵之资,竟然能让神医老人看上收做了弟子,这回是学艺有成回来了?”皇上显得很高兴,直接过来就把二人扶了起来。

  “回父皇,是没有学好就回来了,实在想念萧钰,所以......”故青格尔欲言又止,有些娇羞。

  “行!回来了好,朕的宫中这么多的御医趋使,不需要你非得学些什么医术,只不过你喜欢,又有这际遇,萧钰还给你说情,朕都不得不答应。”皇上一甩龙袍上到主位坐。

  伸手一指,示意俩个人都别站着,坐着说话!

  萧钰扶着顾清歌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她的右手侧,一脸笑意。

  “父皇说的对,所以这次回来了,怎么也不能让她在走了,当时是看着她着实喜欢医术不得不让她去,现在可不行了,母妃给我二人安排了大任务,我这个做儿子的也自当是遵从。”萧钰笑道。

  “哦!大任务?奥~哦!是大任务,你要好好的完成啊,不然你这母妃总在我的耳边念叨,我这都快成了心病了。”皇上很快就懂得了萧钰话中的意思,就死良妃希望二人早日生子!

  一脸赞成的笑道,抿了一口茶,然后看着萧钰这个儿子也是一脸的认同。

  “见过你们母后了?”毕竟这样的事情也不能总是挂在嘴边,他是一国之君,提点一二已经是极致了!话锋一转,皇上有些严肃的问道。

  “看过了,母妃很好。”

  “你们回来了,她才能好一点,不然的话,这几日也总是请太医,我很担心的去看了几次,有些思虑过度,这下好了,她可高兴了。”本来皱紧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对于良妃,他是有感情的。

  “多谢父皇关心,母妃会渐渐好起来的。”萧钰捧拳谢礼。

  “嗯,有空多进宫来看看她!没有什么事就回去吧!”嘱咐了一下,便让萧钰夫妻二人退下了。

  这一趟宫中去的已近是黑天,萧钰看了一眼顾清歌,有些乏累的样子,有些心疼。

  “还好么?这几个大殿走下来,也是够你受的了。”

  也许是太久没有这样应付过人了,顾清歌身体不累,心中感觉还是有丝毫的疲惫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