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水,一点点的蔓延自己的全身,氤氲的她眼泪都控制不住的不停流下来。本不想哭的但是想到了过往她真的是控制不住,心酸、委屈和无奈,她不想多说,只想让这些都深深的记在自己的脑海里。

  萧钰问过自己会不会忘记这些,当时自己的回答是过去就是过去了,不会在想着让自己记着这些。

  但是真的能让一切过去么?根本不可能,在那么多的日日夜夜,她要的不单单是萧钰,还有自己的一份真心。

  眼泪慢慢的滴落到了水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她就这么看着自己手臂上食指粗的伤疤,她都感觉可怖,不知道萧钰看到了会不会厌恶。多少次她都想用刀给她割平。

  但是她不敢也下不去手,讨厌现在不完整的自己,在她的心中就是最大的打击,不说不会想,但是想了就放不下。

  “玲珑,你说吃什么东西会祛疤呢?不能祛除的话淡化也好。”顾清歌的话淡淡的响起,玲珑听过之后也是眼中含泪,声音有些哽咽。

  “小姐......,我帮你问问,既然有了咱们就不多想,你说你怎么那么贪心呢!活着不比有几道伤疤好!这算什么,我看这挺大气的!王爷也一定是这么想的,有你就够了,疤痕算什么,我们心疼的是你身上有疤的地方受过的伤多疼,而不是看着你的疤有些什么别的心思!”玲珑一副教育的口气!俨然的小老师模样。

  顾清歌轻轻一笑,看着玲珑这个样子,她心安慰!

  对啊!活着就好了,怎么还在乎起来这些了!拘起一捧水附上了这粗狞的疤痕,因为水热而暖,它被蒸的红红的。

  其实看久了也没有那么难看了,她在乎了,心狭隘了.....净过身之后顾清歌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她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过,但是心中却是有着点点的压抑,她深知自己已经回到了最原本的生活了。

  她现在不单单是顾清歌,更加是萧钰的夫人,是七王妃,有她应该承担的一切,她的人都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变得越发的坚毅有棱角。

  坐在梳妆台上看着前面淡扫蛾眉,媚眼如丝,清冷高傲,头戴金步摇,凤服的女人,顾清歌差点都有些认不出来自己了,在王府的生活,她可以不缺衣少食,差点忘记了在小山村里的生活了,冬天衣服都没有都要靠皮袄,都是兽皮,穿着一点都不舒服。

  但是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这就是那里的生活,好在自己回来了,是真的回来了。

  不过她还是非常的向往那里无忧无虑的生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是恢复了美丽,但是也多了忧愁。

  王府的生活她喜欢么?不喜欢么?

  顾清歌心中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喜欢现在的生活,有萧钰的生活,她都是喜欢的。

  萧钰就是她的一切,就是她活着的所有。

  “小姐,你看你多美啊!依旧是那么的美艳动人,倾国倾城,我家小姐就是最美的了。”玲珑笑的夸张,但是赞扬却是贴切的。

  顾清歌本来就非常的美,经历了这么多,她身上更加的多了一丝知性的美感,让人不可轻视。

  “死丫头净说我了,你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吧?看看你自己都皮包骨头了,肉都哪里去了,我走的时候是这样的么?还寻死觅活的,这都是小姐教你的么?”顾清歌点着她的小鼻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话中有感激,有怜惜,更多的是嗔怪。

  一个人怎么可以不尊重自己的性命,对于自己的如此重恩,让自己如何的报答,虽然是自己的贴身丫鬟,但是也不至于自己没了就要跟自己殉葬啊!

  这个丫头对自己的感情实在是太深了,她就是自己的妹妹,比亲生的妹妹还要亲近的妹妹。

  “小姐......你别怨我嘛。当时听说了......我不是着急我不是有些生无可恋么!我才会......我错了嘛,以后都不冲动了。”玲珑一脸的不好意思,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行为是那么的愚蠢,如果自己当初死了的话,那她就真的见不到小姐了。

  玲珑摆弄着自己的衣角,有些不好意思。

  “玲珑,你对我太好了,你应该是这样的,你对我这么好干嘛?”顾清歌的语气闷闷的,她有些愧疚,这么多人对她好,让她可怎么报答。

  “小姐,你是我的小姐,我对你好不是应该的么。你看你说的,我就是喜欢对你好,别人我还不干呢!”玲珑的话说的越发的诚恳,对于顾清歌她就是愿意付出所有。

  看着玲珑坚定的样子,顾清歌感觉这是于自己最好的事情,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呢!

  愧疚瞬间都化作了笑容,满满的笑意让她的脸仿佛是一朵向阳花,顾清歌笑的娇艳,让人夺目。

  “小姐,你就是我的小姐,是我一辈子的小姐,是我的亲人!”玲珑轻轻的过去抱着她,她真的好像小姐,俩个人几乎没有分离过,这是第一次。

  “你也是我顾清歌唯一承认的妹妹,你就是我的妹妹。玲珑,是姐姐对不起你,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担惊受怕了。”顾清歌动情的说道,紧紧的抱着她,给她安慰。

  ,=更新(+最!快e(上酷。;匠网

  “小姐,有你这句话,比什么都值了,我就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了,玲珑知道的。”

  很高兴小姐可以这么说,她的心都让幸福给填满了。

  “你这个丫头,看来是时候给你找个好人家了,路上我都问了王爷了,他说你和春儿发展的挺好。他总是照顾你劝慰你,对吧?”顾清歌一脸的坏笑提到这个事情,她知道俩个人是有感觉的,就差有人推一把了。

  “我......我......小姐~你怎么这么说话啊!~人家好心关心你,你就会打趣我,不理你了。”说着就离开了顾清歌,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可以随时跑。

  “行了,你这个丫头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脸皮薄,我知道,这个不为难你了,你去忙吧,一会儿王爷就回来了,这个事情要我和他定,你是我的人,春儿是他的人,你们俩个得听我们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