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找到了这里来的?你毒是不是痊愈了?你这么来了楚月能让么?”顾清歌感觉自己的肚子里有一万个问题想要去问,但是她却是不敢问的太多了。

  怕眼前的都是梦境,让她沉醉,她不想要醒来,情愿在有萧钰的地方永久的睡过去。

  “清歌,是我,我真的找来了,曾经的诺言我一句都不曾忘记过,生死与共,如果在找不到你,黄泉碧落我定随你。”萧钰这话说的深情,让顾清歌强强挣扎的眼泪到底是在一次的汹涌。

  “萧钰,你可知道我到底是有多么的想你,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的害怕,如果陈大叔救了我,恐怕......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对于这她是恨得。

  纤纤玉指慢慢的拂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然后直直的看着萧钰,她感觉自己仿佛是找到了自己可以依靠的灵魂。

  “放心,我都已经替你报仇了,她死了,死了!我的毒也清了,一切都已经雨过天晴了,你放心吧,好不好,以后我保证都不在离开你半步的了,这样的委屈和眼泪我只会给你一次机会,以后都不会在出现了。”

  萧钰这是承诺,一种志高无上的承诺,他要整个天下都在自己的手中,他要清歌做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

  顾清歌!就是他永久的心头宝贝,是他生活的一切,是他生命的灵魂。

  顾清歌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萧钰。

  “你竟然真的杀了她了?那神医老人那里?”顾清歌感觉他虽然是为自己报了仇,但是事情做的绝对了,这神医老人如何能刚过他呢!

  “放心,都安排的很好,就算他知道的时候也是我先杀了他的时候,你就乖乖放心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萧钰笑得洒脱。

  “好,都你说的算。”顾清歌感觉如果在有萧钰的情况下,自己是不需要有任何的考虑的,他会把一切都处理的很好。

  没有人照顾自己的时候,她唯一要学会的就是坚强,自立,但是当有这个自己最爱的人以后,她需要学会的就是信赖和放心了。

  “你一直都在这里?”萧钰问道。

  “恩,一直都在,从掉下了山崖,让陈大叔救了回来,我一直都在这里,陈大叔对我非常的好,我很喜欢这里的所有人对我都非常的好。”萧钰看着顾清歌眼神凝视的二人。

  “我是清歌的夫君,我叫萧钰,是当朝七王爷,非常的感谢你们救了我的王妃,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和愿望我都会尽量的满足你们的。”

  萧钰说的认真,说的诚恳,但是给陈大叔直接吓跪下了,芷儿一看自己的爹爹跪下了,她也赶紧的跟着跪下了。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道收留之人竟然是王妃,也不知道是王爷驾临,我......”陈大叔有些着急,却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表达一些什么才可以说出来自己的诚意,但是看着顾清歌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叫什么好了。

  顾清歌和萧钰,一人扶起一个,然后一脸和善的笑着对他们。眼神示意他们不要在紧张了。

  “我虽然是王爷,但是我无能照顾好我王妃,如果不是你们,我夫人可就真的性命危矣,还是多谢您出手仗义相救,你就是有任何的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不用,不用,我就是小村子,都没有见过大世面的,王爷不用费心了,你和清歌,不王妃好好的就行了。”陈大叔有些难过,这是不是证明清歌就要走了,如果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三个人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顾清歌看到了陈大叔眸子中浓浓的舍不得,不单单是他舍不得自己,自己也舍不得他们啊。

  这么久了,大家给了她太多的无拘无束和欢声笑语了,让她差点已经是忘记了自己如何的是小姐,是王妃,一直以为是一个可以可那跑的乡村丫头。

  “陈大叔,叫我清歌,像以前一样就好了我一直都是清歌,是你们认识的那个顾清歌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么?为了芷儿,你跟我回去吧,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御医,如果有希望也是最好的啊!”

  顾清歌是真的很想要把芷儿的嗓子治好的,只要是后天的都是会有办法的。

  FZ更新》_最快上酷)◇匠$5网√

  果然芷儿和陈大叔一听,芷儿的嗓子是有希望的,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和芷儿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她是不会不知道芷儿是有多么的渴望说话的。

  最后三个人踏上了回京的路。

  “萧钰,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陈大叔家里的?”晚上夜深人静,俩个人互诉衷肠!太久的空窗,让俩个人越发的紧密无间,只会爱的更加深刻,不会浅了一分。

  “因为春儿拿回去的皮袄,我看到了针线,你记不记得在王府,有一次我因为练武划坏了衣服,当时要扔到,结果是你熬夜给我补的,我问过你为什么是十字的针线,你说这是你的创新,希望可以牢固美观一些。这些话我都记的,一字一句我从没有忘记过。”萧钰头放在了她的下巴上,让整个人都可以更加紧密的抱着顾清歌。

  “竟然是如此!”顾清歌明了,心中越发的感动。

  “还有就是这么贫困的人家,竟然会给了东西不往回要,这非常的让人深思,也就是说他在隐藏,我猜想是你,但是没有想到就是你!”萧钰庆幸自己没有放弃搜寻,不然那的话,他真的是要和顾清歌分开了!

  “好吧,你怎聪明,我就是笨蛋死了,你解毒才醒的时候怎么就知道我跳崖了?”顾清歌感觉自己有一堆的问题需要答案。

  “我派了人打听,钱能使人迷失心智啊,我买通了一个药童,自然是把这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你是如何的离开,然后楚月是如何的想要你的命,我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萧钰知道了当时生气的恨不得直接就掐死了楚月,但是他还在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