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叔放下了劈材刀,芷儿也停下的刷碗,仔细听。

  “有人在么?有没有人在啊?”春儿叫了几声里面都没有人应,明明刚刚听到了里面有声音,正考虑要不要直接推门进去的时候,这门开了,出来了一个老翁和一个少女。

  “请问,您是这家的主人吧?”春儿有礼的问道。

  陈大叔一看是这种装扮的人就心惊,之前来的人和他的装扮就差不多,都是黑衣服,然后一个个的长的一脸横肉。

  只不过这个看着还好点,但是这手里拿着一把剑,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

  陈大叔的脸色不是太好。声音也有些不悦。

  “你这是干嘛的啊?有事么?”

  一手保护着自己的女儿,脸上还有着一些戒备。

  “大叔,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好人,就是途径这里找人,然后天气太冷了,能管你借几件衣服么?”春儿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和善一点,脸上露出了月牙般的笑容。

  “你看我们这身上穿的多么?就几个兽袍子,你要的话给你拿去吧,不用还给我了!”陈大叔尽量是让自己表现的不要太过于激动,让人看出了马脚。

  回头给芷儿使了一个颜色:“你去给他们拿几个袍子,然后把那个羊皮囊给他们灌上热水。”

  芷儿懂事的赶紧去办,然后让他们走,她刚刚也听到了,找人,然后路过这里,能让这样打扮的人找的人,一定就是清歌姐姐了,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清歌姐姐的。

  手脚麻利的让自己快点的准备好这些东西,然后让这个人赶紧走,离开这里,清歌姐姐马上就要回来了。

  芷儿赶紧的把手中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了爹爹,然后看着春儿小脸也是一脸的敌对。

  春儿其实有些无语,怎么看着自己就这么的紧张,她自认为自己的面相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模样吧!

  这个小地方,戒备心也太强了吧,这样就认为自己是坏蛋了。

  其实春儿不知道的是陈大叔从他话中的那句找人,确实他们一脸戒备的关键,毕竟最近太多春儿装扮的人出现了。

  陈大叔就对于他是一级警戒了。

  “给你吧,拿去!”陈大叔赶紧的给他东西,然后一脸打发苍蝇的样子。

  春儿谢过之后,也就没有多想,把手中的一定银子交给了芷儿,之后转身就走了。

  “爹爹,这是什么?”芷儿比划着的意思!在小山村里,都是不用这样的东西的,大家自给自足,不需要买什么东西,自然是不需要钱了。

  “这是银子!是钱,不过在我们这里用不到!”陈大叔的话,如果让顾清歌听到的话,也是会流下俩滴眼泪的,让人感觉心疼他们活的太过于单纯了。

  芷儿点点头,然后抬眼望去,是清歌姐姐回来了,她赶紧的迎了上去!

  芷儿直摆手,顾清歌离着好远就可以看到了,她也是冷的着急,虽然身上有陈大叔刚刚打的野熊皮毛,但是身子底子弱到底是不行,还是冷的她发抖。

  “我回来了。”清歌高喊,一声,然后笑着往回跑。

  终于到了院子,看着俩个人愁眉苦脸的样子,顾清歌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有一点点的害怕,但是也是会非常的担忧。

  “陈大叔,你怎么这个脸色,怎么了?是不是我做的东西不好吃,吃坏了?哪里难受啊?”顾清歌有些担心,这都是一起吃的,她怎么就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俩人的脸色不好是因为什么呢。

  把身上的皮毛袄拿下来,然后掸了掸上面的青雪,然后给挂起来。回头询问。

  “清歌,不好了,有人找你,还是那伙人,是要伤害你的那伙人!”陈大叔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担心,他真的是非常的害怕。

  “他们怎么还不放过我?楚月真是够煞费苦心的了,这一遍遍的搜查是真的要置我于死地啊!”顾清歌冷笑,真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自己都已经是如此的不耽误她了,还是不放过自己。

  想想萧钰他会知道自己在过着什么样子的生活么?他是不是温怀满玉醉春宵呢?

  想着想着顾清歌的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

  陈大叔和芷儿都没见过她这样,一直她都是异常的坚强的,这一时间给他们父女俩个人搞得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哄着顾清歌了。

  “陈大叔,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他,但是他的新人就如此的欺辱我,我......”顾清歌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豆大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让自己止都止不住。

  “砰”的一声,门毫无预兆的直接就让人踹开了。

  陈大叔吓了一大跳,顿时就反映了过来,这是人来找顾清歌了,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芷儿吓得手中的手帕,也就是一块棉布掉了,顾清歌的哭声止住了回头。

  “不准伤害清歌!我告诉你们,不要以为一次俩次的都没有完没有了了,今日我陈大叔在这里,你就别想伤害清歌。”陈大叔有些激动,毕竟这个时候如果自己不站出来的话,清歌就危险了。

  N酷匠{网@正@版W~首发\

  “萧钰?”

  “清歌?”

  俩道惊喜的声音直接就传了过来,让人惊喜异常。眼眸中深深的不可置信!

  “清歌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萧钰轻轻的扶开陈大叔,然后春儿握着陈大叔。

  “你怎么会来找我的?我因为今生不能再见了呢!”顾清歌感觉自己的视线都已经模糊。

  “你们这是?”陈大叔不解的问道。

  芷儿也是一脸的迷茫,但是听到了顾清歌喊道了萧钰的时候,她渐渐明白,眼前风神俊逸的男人就是清歌姐姐的丈夫。

  “清歌,我就知道,你还活着,你真的是好好的活着,是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狠狠的拥着怀中的顾清歌,萧钰才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脸上的寒冬如刚刚解了化一样的流出了高兴的笑容。

  春儿是多久都没有见到过王爷是这么的开心了,他也开心,但是他不能大喊大叫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