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这里的人都是萧钰的心腹,自然是不会特别奇怪为什么王爷会这样了。

  “放开,不要给你脸不要脸,爱?你懂什么是爱么?就凭你的自私?还派人追杀我清歌,本王定不能饶了你,不是为了解药,你能活到现在?”萧钰给冲上来扯着自己裤腿的楚月直接一脚就踹到了一边,这样的女人,自己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如果不是为了知道顾清歌当日掉下山崖的准确位置,他是不会和她费半天话的。

  “萧钰,你的命是我爹爹救的,你是靠着我的解药才活的,你不能这么忘恩负义。”楚月杏目圆睁,不单单看到了他眼中的厌恶更加的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意。

  楚月直摇头,不敢相信自己爱着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竟然会要杀了自己,这就是自己一直都想要嫁给的男人!

  “如果你没有伤害清歌,我萧钰的确是欠你神医山人情,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伤害我的顾清歌,如果她有什么问题,我让你整个神医山给我陪葬,说!当日清歌是在哪里掉下去的?”萧钰栖身上前,扯着她的脖领子,然后给她拽了起来,动作毫不怜惜,甚至有一丝狠意。

  “哈哈!萧钰,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就算告诉你又如何?她已经死了,万丈之高?不死可能么?萧钰别做梦了,除了我楚月谁会那么爱你?顾清歌已经死了!死了!”楚月丧心病狂的一遍遍的说着顾清歌死了,一脸的狰狞笑意。

  她当初做得最对的决定就是杀了顾清歌,只有顾清歌死了这个世界上才会让萧钰没有了真正爱他的人。

  楚月就不信了,他真的能杀了自己,那样这个世界就是真的没有了一个真正爱他的人了。

  她轻视了萧钰对于顾清歌的爱,更加的高看了自己对于萧钰的重要性。

  这个世界上除了顾清歌萧钰谁人也不会要。

  听到了她一遍遍的喊死了!萧钰眸子中的风暴就越发的紧密,里面全然是冰针可碎骨。

  “她如果死了,你也活不了。”狠狠的捏着楚月的下颚,恨不得给她捏碎了。

  楚月吃痛,整个脸都揪成了一团。

  “废话少说,赶紧的告诉我顾清歌到底是在哪里掉下去的,不要在做无畏的挣扎,你和我的清歌云泥之别,无法相提并论!”萧钰越发的没有耐心了,四周的侍卫也是随时注意动向,然后看着王爷是如何用言语凌迟了楚月。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了她掉下山崖后,我就没有在理会!萧钰,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满意么?”楚月看的出来,他不信自己给的答案,可是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就压根的没有想过那么高摔下去,顾清歌还能活着!

  “好,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非常好!”萧钰恨得紧攥双拳,青筋暴起,脸上的阴霾是越发的阴沉。

  “春儿,把她秘密处死,对外宣称回去的路上遭遇劫匪,七王爷得知消息后屠灭这个匪山,至于应该如何安排你应该知道。”萧钰说的话一丝一毫的感情都不带。

  如此就宣判了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死亡。

  楚月呆立之后反映了过来,他是要杀了自己的,她是要杀自己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他竟然如此的冷血。

  “萧钰,是你害了顾清歌的,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对她下手,萧钰你敢杀了我,我诅咒你惶惶不可终日,死你也见不到顾清歌,黄泉路上也不得相见!”楚月狞笑的喊道。

  她是知道了,这个男人是非杀了自己不可的,那就来个鱼死网破吧!

  爱终成恨,想要的结果没有得到,却只有今日的下场,都是自己选错了人。

  爹爹说的错,这君心难测,何况是王爷,他的心更是没有人能懂。

  她很自己如何把解药就如此的拿了出来,是自己太过于信任他了,是自己太过于爱他了。

  这都是自己的错,如不是这样,也不会有今日!

  在她喊出来黄泉路上都不得相见,这几个字的时候,远去的萧钰已经是受不住了,他不是没有想过顾清歌已经死去。

  但是他不想要相信这个结果,他情愿相信顾清歌是活着的,如果顾清歌死去,他终究会陪着,但是黄泉路上不相见是多狠毒的诅咒,让萧钰气急。

  $m酷nP匠\7网正版#首}发

  直接过去一掌就拍到了楚月的脑门上。

  顿时血液从七窍而出,楚月当场命亡。

  春儿和所有侍卫都咂舌,没有想到王爷下手会如此的狠,不过想到了她竟然如此的诅咒心中也就释然了,王妃在王爷的心中是有多么的重要所有人都知道的。

  “王爷,那我去处理了?”春儿上前拱手问道。

  “去吧,然后带军队把这附近的匪窝灭一个。”萧钰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神色,让人看不懂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是,王爷,那我们现在回王府?”

  “不回,我要亲自去找清歌。”拿出解药看着最后的一份,他心中感慨万千,为了自己的性命,他隐忍了三个月,装了三个月,也让自己的心痛了三个月。

  终于有机会自己去寻找了,他心中竟然是一片的茫然。

  但是坚定的信念却也是让他越发的知道自己必然的可以找到顾清歌的。

  如果这次真的不行,那他就广收天下能人开始遍寻,没有结果,他会在安排还一切都随她而去。

  当初的誓言犹在耳边,萧钰不会忘记那个小女子对自己是多么的依赖,她为了自己做了太多,不会让自己轻易的放弃。

  “我去安排人。”春儿也不多话了,赶紧的去办,看着王爷如此的神色,想到了府中终日以泪洗面的玲珑,他的心情也跟着越发的沉重了。

  萧钰是第一次来到了这个山脉,听春儿查到的就是这个山,是顾清歌当日跳下去的山,他就能感受到她当时的害怕和无助。心中就越发的疼痛,一滴男儿泪就这么滴落在了土壤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