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真是辛苦您了,如果不是您这么支持女儿,女儿怎么会有今日的幸福呢!”说着楚月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看的神医老人是越发的不忍心。

  “你看你,别这么说话,爹爹的乖女儿,你是爹爹的心头肉,爹爹怎么对你好都是应该的。”

  神医老人对于他这个女儿是好到了极致了,看着苦着脸,一副可怜巴巴心疼自己的模样,他就是更加的受不了了。

  “行了,别在掉眼泪了,我女儿就不好看了,你准备准备回去吧,爹爹在这里等着你大婚的好消息。”神医老人动作这么快的把解药制练出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着女儿说的那句,等毒清以后就可以大婚。

  这句话对于他的影响是非常的大,他希望看到的是女儿大婚时的幸福模样,所以才会是如此的操心劳力。

  “好,爹爹,那女儿就先走了,这才来了几日就走了,知道爹爹心中也不舒服,等女儿送了药回去,一定会让人来接爹爹和我团聚的。”楚月也是一步三回头看着神医老人“行了,去吧,别犹豫了,爹爹等你好消息。”有些老泪纵横,有些心思沉重,但是最多的还是高兴,替女儿能找到另一半而高兴。

  “好。”

  挥然泪下,万千的不舍都变成了对爱情的追求。想要任何的东西都是需要放弃的,既然选择了萧钰,那就要放弃和父亲在一起欢乐生活。

  “小春儿,这解药到手了,我们要尽快的回去,比我预期的还要快!”楚月高兴的说道。

  眸子中狭长的意味就是在告诉所有人,萧钰只有是她才能救下来,也只有她才是能保住萧钰的唯一人。

  “是,楚小姐!我会吩咐的。”

  春儿没有想到这解药会这么的快就提炼出来了,本以为是需要个七天左右的,看来他是需要赶快的告诉王爷了。

  心中百转千回,要不要自己先动手夺了解药?不然的话总是感觉夜长梦多!

  “行了,吩咐你的就赶紧的去办了吧!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了。”轻蔑的看了一眼春儿,然后鼻子里发出哼声!

  春儿不甚在意,她一向是如此的娇纵,所以早已习以为常。

  “是。”答应一声,赶紧的通知王爷,要不这在京城中在动手就麻烦了,毕竟有神医老人的影响力,他也是不得不防的。

  在路途上出了事情,总是没有人会说什么的吧,只要是安排好了,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当萧钰赶来这里的时候,正是春儿带着楚月往王府快马加鞭赶的时候,春儿不敢停歇怕让楚月发现端倪,所以只能是萧钰接到了消息之后不停的赶来。

  楚月没有想到在途中竟然会遇到萧钰,这让她不得不喜出望外!以为萧钰是等不及自己了,所以才会出来找自己的。

  “你怎么来了?”看着马上英姿勃发的萧钰,楚月只会是迷醉。

  “我来看看这个时候来接你你会不会非常的高兴啊!”

  萧钰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但是眼眸中的寒意是越发的涌动,让人看不出来所以。

  楚月感觉他的笑容有些不一般,但是也没有多想,只是当他实在是爱极了自己才会是这样的。

  “你能来我太高兴了,你可知道我有多么想你,本来以为七日的药,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爹爹竟然三日就制作了出来,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尽早服用之后解毒啦!”楚月献宝似的把这瓶解药拿了出来。

  春儿一看解药,眼睛一亮,自己等了多日都没有机会下手,楚月一直都放在怀中,想不到王爷才来她就舍得拿出来了。

  “这就是解药?”萧钰笑吟吟的挑眉问道。

  “那是当然了,这里有血神子,是最名贵的东西了,比往日你的解药不知道是珍贵了多少,是爹爹的命根子都舍得拿出来给你炼制解药了,这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说你要怎么谢谢我吧!”楚月一脸的娇嗔,看萧钰如何的表现。其实意味很明显,她想要萧钰可以吻她,然后动情的说要娶了她。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萧钰拿着手中的药,打量半天,来了一句让她这辈子都没有听过的恶魔般话语。

  “我谢谢你的最好方法就是送你去天堂啊!不过感觉你如何的升仙不了,如果就下地狱吧!”

  萧钰脸上的狠毒是楚月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她有一丝的害怕。但是更多的是不解,这个男人怎么了?

  “萧钰,你怎么了?”她害怕了,非常的害怕,萧钰的眼神仿佛是啐了毒的,让人一看就如同进了寒冰地狱般的冷彻心扉。

  “我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本王的王妃让你给弄到了哪里去了?你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萧钰真是怒极反笑,这样的女人可算是不用忍受了,直接就给楚月从怀中推了出去,直接的扔到了地上。

  楚月倒在了地上,水汪汪的眼睛里已经是控制不住的留下了眼泪,如此的男人自己竟然是看错了他,她的心中痛的无以复加。

  酷L匠/●网^正版首Hj发

  “萧钰,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你不是对我恩爱有加的么?为什么会转变的如此之快?还是说你一直都没有爱过我?”楚月已经是泪不成声,嚎啕大哭,让她感觉自己的世界都是坍塌的。

  “这个你说的是对的,本王就真的没有爱过你,是你一直想的太多了,还拿着解药威胁我?呵!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萧钰满脸的轻蔑和鄙夷,鼻中哼出的声音就让人看出来了他的无情和冷漠。

  楚月上来就抓着萧钰的裤腿,一脸的不可置信,她不信这话是刚刚对自己恩爱疼惜的萧钰能说出来的。

  “不可能的,怎么回是假的?不会的。不可能!你是爱我的,萧钰你不要不承认,你是爱我的,你最爱的人是我!”楚月声嘶力竭,大喊大叫让所有人都心生怜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大概就是在说楚月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