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药童高兴的大喊大叫的通知,这小姐不在神医山,师父总是惦记,这下子回来了可好了!师父不用在忧心小姐过的是否安好。

  “在哪了?”神医老人在研究心的炼丹方,这不是听到了楚月回来了,高兴的直接扔下了方子,来到了门外。

  一看这远处的倩影,不是自己的女儿还能是谁!

  老眼中也是有着一抹思念的泪水,强压着不让它就这么掉落下来。

  “爹爹,女儿不孝,才回来看您,您这身体还好吧。”

  楚月也本是着急找爹爹要萧钰身上的解药,但是见到了老父亲之后发现这么久不见,到底是想念,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我挺好的,你回来看看我就好了,这怎么还哭上了,是不是在王府待的不好啊?”神医老人的关心是溢于言表的。

  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他是疼到了心坎中的,千依百顺也不为过。

  “爹爹,我在王府,王爷对我很好,非常的好,我们也马上就要大婚了,到时候他还说邀请您一起去呢,他会派人来接您的,到时候你就等着看女儿最幸福最美的一刻吧。”

  丢与这点,楚月是最满意的,只要是想到自己能和萧钰在一起,而且她能当上王妃,她感觉这世界都是她的了。

  女儿的高兴,幸福,他都可以看的出来,没有想到萧钰竟然真的会爱上自己的女儿。

  他就感觉什么都够了,至少女儿的终生都是有着落的了,她不用因为他的老去而没有人可以依靠。

  萧钰是一个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所以他当初在同意自己的女儿和他一起走的。

  但是神医老人没有想到的是,对于托付终身值得是想爱之人,这不想爱或者是单相思的话,只有是妄想二字。

  “你高兴,你感觉开心就好了,这次回来是不是要拿解药的啊??”

  神医老人都不用多想就知道自己的女儿这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感觉这女儿是越发的不用让自己多管了。

  “还是爹爹最懂我了,这萧钰的毒马上就要清了,真是要麻烦爹爹多多辛苦了,萧钰说了毒清了也就放心了,不然的话也不忍心拖累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和我大婚的,但是如果毒清了,他愿意和我相守终生的。”

  只要是提到了萧钰,楚月就是满脸的幸福。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这就让神医老人更加的放心了,这女儿在哪里是真的幸福就够了!

  微笑的点了点头,这满脸的褶子都要化开了,高兴的让他也是开怀。

  “一会儿好好炒俩菜。咱爷俩喝一个!”

  “行,爹爹,这女儿正是想你呢!一定陪你喝!”

  楚月知道自己是有求于爹爹,而且这炼药也是费时费力的,当然是要爹爹高兴之后再去做,才会是事半功倍!

  饭桌上,其实有些话神医老人不想要提,但是想了想还是要提点一下这女儿。

  “自从你和王爷回到了京都之后,他有没有在提过顾清歌那个丫头?”

  喝了一口花雕酒,神医老人忍不住的问道,一脸猜疑和愁思。

  “提过几次,后来就没有了,毕竟这人死不能复生,他在我的面前也不好总嘟囔,大男人的就应该是他这样的能屈能伸。”不然的话不是让人笑话了,这方面的时候楚月还是非常的理解他的。

  所以对于这个男人自己是越发的满意了,他只要是做什么自己都是喜欢的。

  “行吧,对于这样的男人,你喜欢就好了,这爹爹也不便说什么了。”神医老人非常的清楚这女儿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所以这当下也是不在多说了。

  毕竟这人都死了,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当日也是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是拿着他的令牌去派人追上了顾清歌。

  但是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晚了,毕竟这人都已经死了,他也不能在追究什么了。

  只感觉自己女儿未免是下手心狠手辣了一点,但是想想这也没有错,为了自己的感情么!

  /i最nB新章H节I`上、a酷匠#网

  如果顾清歌不死的话,她的前路,还有无限的障碍,但是如果她死了的话,楚月就会简单了很多。

  这道命题如果是自己的话,估计自己也会去那么做的,不过想想也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自己的女儿也是早就知道的了。

  这一顿饭吃的也算是愉快,父女二人也是说了一些以往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神医老人询问最多的依旧是她在王府的生活是如何的。

  楚月给他讲了,自己就是因为去厨房煲了个汤,烫到了手指,他就大发雷霆的责罚了很多的下人。

  这让神医老人听起来也是非常的满意。

  除非是爱到了骨子里的人了,不然的话怎么也不会是这样的了,不过想想自己的女儿能选到一个这样的男人,而已是她的一大幸事了。

  第二日一早楚月还没有起来的时候,爹爹就已经开始了炼药,自然是想让萧钰早日康复,这样的话也能和她早日的成婚。

  楚月高兴爹爹可以为了自己如此的着想,当下也是有些眼泪难以克制的流了下来。

  她感觉自己能得到这些是非常的不容易的,为了得到萧钰,她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但是她一定也不后悔,因为这是自己的选择。

  神医老人在炼药房也是忙活了三天,这才把萧钰最后的一批解药给研制了出来。

  :“爹爹,这药吃下去萧钰就会痊愈了对么?”楚月真是高兴极了,没有想到以为是七日才能出来的解药,父亲费了大力气三日就赶制了出来。

  “放心吧,这药效是最好的,是我把珍藏了多年的血神子用进去了,这东西好处不言而喻,萧钰知道了只会是更加的疼惜你的。”

  神医老人也是下了血本的,血神子是最珍贵的药材了,可以回复人的功力。增加人的寿命。让人可以延年益寿的好东西。

  他本来是留给自己的,不过这现在给了萧钰也是一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