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这楚月刚听到他的话之后,这脸色都变了。

  “王爷,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不用为了你夫人操心了,她应该是看着你不行了就走了吧。没有想到我的爹爹给你救活了。”

  楚月的脑子非常的好使,顿时就想到了这个非常好的理由,这丈夫中毒了,而且是不解的毒!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萧钰根本就不信,而且是压根都不信!。

  “不可能的,我的夫人不是那样的人。”萧钰满脸的不可置信,这顾清歌是什么人,他是非常的清楚的,所以对于顾清歌,他有百分百的信心。她不会骗他。

  “怎么就不可能了,这你的侍卫在这里了,如果不是她放弃了你,你说她干嘛是无故就走了的?”楚月强行的狡辩。

  让萧钰感觉自己的头都疼了,没有想到这醒了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以为自己可以第一眼见到自己心爱的顾清歌呢,结果让他失望的是顾清歌竟然消失不见了。

  他的心中的确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心的,现在想着的只是她回到了王府。

  不然的话她这才是对自己真正的放弃了。

  “楚小姐,不知道能不能见见你的父亲?”萧钰揉着自己发僵的脑子,然后问道。

  “当然可以了,我去给你叫,然后给你准备点吃的。”对于自己父亲的话他总是要听的吧,自己的父亲怎么都是他的救命恩人。

  “谢谢了。”萧钰知道这神医老人对于自己的女儿也是非常疼爱的,所以看着面子,萧钰对于楚月也是非常的客气的。

  楚月其实心中也是担心,自己的父亲会不会按自己说的做,要是不行的话也只能是威胁了。

  真是悔恨当初这事情做的还是不够绝,不然的话,直接就让顾清歌写一封书信,最好是女休男的修书,这不就是更加的完美了。

  真是后悔自己一时着急没有把这事情处理的更加好,只能是让自己到父亲的房中在威逼了。

  “爹爹?你在里面么?”楚月敲了敲房门问道。

  “进来吧。”这几日对于自己的女儿,他都是有些隔阂,毕竟因为了她,神医老人做了一件自己到现在都非常愧疚的事情。

  “爹爹,萧钰醒了,想要见见你。”楚月知道自己的父亲最自己现在的态度不是太好,所以她只能是满脸堆笑了。

  “醒了就是没事了,见我干嘛?你就和他走吧,这不是你说的,你都可以处理好的,该做的我也做了。”神医老人也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对于自己的女儿就是在生气也依旧是自己的女儿。

  “爹爹。你就别在和女儿置气了,这事情都已经是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不如好好的帮助女儿一下吧。”楚月撒娇的说道。

  这自己和爹爹到底是血缘关系,所以这爹爹是不会不管自己的。

  “你说吧,你又想要干什么?”神医老人一看这样子,就知道这女儿是有事情要找自己帮忙了。

  这该做的自己已经是都做了,还能做什么呢?

  “爹爹,他要见顾清歌,我怎么可能让呢,所以爹爹一会儿去了就说这顾清歌是自己走的好不好。你就说她抛弃了萧钰好不好嘛~爹爹~”楚月开始拉着父亲的袖子撒娇。

  “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的说,这明明不是这样的。”对于这个事情,不是这样的,不就是黑的说成了白的。

  这是骗人的,他已经是为了女儿愧疚了自己的良心一次了,难道真是要做下这孽么?

  “爹爹,该做的都做了,这最后的一句话,女儿就可以如愿以偿了,爹爹难道不希望女儿有一个好归宿么?还是爹爹想看到女儿孤独终老。永生不嫁人?”楚月的眼泪就这么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哗啦啦的流下来了。

  到底是亲生的父亲,就是在大的气。看到了女儿的眼泪也是受不了的。

  只好是让自己赶紧的给女儿地上手帕。

  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无奈的模样。

  “行了,你可别哭了,这事情我给你办到底,定能让你如愿以偿的。”该做的都做了,这最后的一点只要自己的一句话,就算是违背了良心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

  只要是女儿能幸福,自己也就没什么关系,这么大年纪了,生死这种东西早就已经看淡了。

  唯一的要求就是自己的女儿是可以幸福的,只要是她高兴,自己做什么都好的。

  “爹爹我知道你为难,但是女儿也没有办法啊,谁让女儿就那么的喜欢萧钰呢,这也不是女儿能控制的了的啊!”楚月觉得自己挺委屈的,赶紧的眼泪唰唰的流下来。

  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么的痴情和可怜,顿时这什么正义和羞耻,都已经是不见了,只要是女儿好,自己怎么都行。

  “你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昨晚这陪护了一宿,我去见他去。”神医老人抹了抹女儿的眼泪,然后就大步的迈出去了。

  楚月一看这父亲真的答应了自己,而且真的去了,当下直接高兴的笑出了声音,然后眼泪也顿时不见了。

  父亲到底是和自己一面的,这样的话,顾清歌最后就是因为怕萧钰死了耽误自己而独自离开的罪名就一定有了。

  萧钰就会废除她的王妃称号,然后休了她,改册立自己了。

  想到这里,楚月的唇角就弥漫了笑意,这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一切。

  神医老人进去的时候,这萧钰果然是醒了,而且这精神头还是不错的。

  看样子这毒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只差修养身体了,所以这也算是放了心。

  神医老人看着萧钰,想到眼前人是自己女儿的以后幸福,也就慢慢露出了笑意。

  “神医老人,多谢你了,这次不是你......”萧钰话都没有说完,神医老人一摆手,就打断了他的话。

  :D酷‘8匠)E网B永3\久H免TD费j9看小U6说"#

  “不用多说,都是应该的。”

  “这怎么行呢,这无亲无故的,对于您的感谢等本王回去之后自有赏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