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萧钰醒了之后把我的断定说给他听吧,然后让他自己去查,这是他的命,他应该更加的珍惜。”

  直接的就把这个问题丢给萧钰了,凭他的能力,这查个凶手绝对是不在话下的。

  “那好吧。”

  楚月是想表现一下的,给萧钰把凶手找出来,邀个功,也能让他对自己的印象好一点。

  但是爹爹说的也没有错,自己这边是无从查起,能查也是白费力气。、这还没有进门楚月她就想好好表现一下了。可是无缘没有机会,只能是放弃了。

  祁连山下......顾清歌就这么在山下望着上面的人,这里有自己最爱的萧钰,但是自己却是在也见不到他了,为了他的生命,自己可以付出这么多还甘之如饴。

  眼泪明明说好的不要在流淌,却是不听自己指挥的流个不停,仿佛是开了闸般汹涌而出,就让自己离开他给予他最好的生活,其实挺好的吧!

  擦了擦这四溢的泪水,让自己坚强一点在坚强一点,没有什么是自己过不去的坎儿。

  回头望着这山脚下的路,竟然是一片的荒凉,这样的地方,到底是有哪一条路是适合自己的?

  自己离开了萧钰到底哪里才会是自己的家呢?顾清歌竟然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迷茫了。

  但是到底是答应了的,不走的话,这神医老人真为了女儿在毒害萧钰的话,自己是防都防不了,自己当初的诺言,什么生死与共,祸福同享。

  最后自己却是没有做到,不是自己太过于自私了,只是想让他可以活着去施展他的报复,自己就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是非常的满意了。

  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一路上走,这眼泪一路上留下来。

  她感觉自己一直都是挺坚强的那种女人啊!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才会是这样的,眼泪是开闸了,自己都无法控制。

  不知不觉的也是走到了市集中,然后遇到了一个客栈,只有是先找一个地方住下了。

  这以后的事情只能是以后说了,自己是一个养在了深闺的大小姐,从小都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也不知道今日这是怎么了。

  竟然还在这样困苦的地方可以生活,然后还可以照顾好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潜力也是无限的。

  “客官,您这是打尖还是住店啊?”立刻的看到了顾清歌进来,就有小二围上来问道。

  “住店,但是我需要几个小菜最好在给我来一壶酒。”顾清歌感觉自己想要喝一点酒让自己可以清醒一下,不然的话她感觉自己的世界都是坍塌的。

  这小二估计也是看出来了顾清歌的心情不是特别的好,所以赶紧的也不多问,就去准备酒菜和房间了。

  给顾清歌领到房间之后,交了钥匙,就赶紧的去准备吃的东西了。

  这种失了神的顾客,小二每天都要接触好多的,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有是好好的伺候才是关键。

  很快这酒菜就给顾清歌上来了,顾清歌就是人都懒得看,但是对于多年的教养还是深入骨髓的,所以在这人走的时候,她还是会说一声:谢谢。

  小二非常有颜色的给顾清歌的门关上了,对于这样不安全的地方,顾清歌不得不起来,然后去把门给插上门锁。

  这样才放心的回到了桌子跟前,然后给自己的酒杯里倒满了酒水。

  想想这以前,萧钰是一点酒都不让自己碰的,而且是严谨自己喝酒的,对于她的酒品真的是差到了家了。

  所以这顾清歌几乎是几年都不接触一次酒水了,和萧钰在一起之后更加的没有喝过。

  可是今日她就是想要喝,而且还要喝的很多,说是想让自己借着酒劲知道自己和萧钰已经是不可能了。

  心中唯一惦念的是萧钰现在有没有醒过来,是不是看到了自己走了,有没有想要来追自己?

  她真是很想要知道,这一杯酒下了肚,感觉是从嗓子开始火辣辣的疼,就这么的把自己的眼泪都给呛下来了。

  顾清歌感觉自己正好可以借着这个酒劲儿就这么的大声嚎哭。

  “东方烈......!”顾清歌哭得凄惨,感觉这世界都已经是离自己而去了,她的生命中只要是失去了萧钰,就已经是没有了色彩。

  她不想让自己这样的没有礼貌和形象的大哭,但是她真的是忍不住了,就给自己一次放纵的机会吧。

  看m%正,!版章"q节上√酷,匠O网

  这一夜顾清歌是借着酒劲儿睡着的。

  萧钰在半夜才逐渐的转醒,但是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不是顾清歌,竟然是春儿,而旁边躺着的竟然是楚月小姐。

  “春儿,清歌呢?”因为太久都没有说话了,这萧钰的嗓音是有些沙哑的。

  不过他的眼神依旧锐利,直接吓得春儿一得瑟。

  “王爷......王爷,王妃不见了。”春儿也不知道这王妃是怎么不见的,问了神医老人,竟然是谁都不说不知道。

  这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呢,自己也是好奇,但是真是找不到了王妃的影信儿。

  王爷还在这里躺着让他怎么也不能扔下萧钰,这左右为难之下,只有是坚守萧钰了。

  楚月一下子就让萧钰的动作和声音给惊醒了。

  “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啊?还难受么?”楚月的抢白,让春儿伸伸舌头,然后不在吱声了,看着主子怎么回应就好了。

  “多谢楚小姐关心,听好的,也多谢您父亲了。”对于这感谢,萧钰是认真的,自己有多么的吓人,他心中也是有数的。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这神医老人都没有放弃自己,这让他不得不感动。

  “叫我月儿或者是小月都行的,你叫的太疏远了。”楚月甜甜一笑,摆出了一个非常娇俏的样子。

  萧钰就感觉这个姑娘的举动是非常的怪异的,自己和她并不是熟识的人,她为什么对自己过分的热情了。

  “好,那个楚小姐,我夫人哪里去了?你看到了么?”萧钰感觉这是他们的地盘,这自己的夫人哪里去了,他们总是会知道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