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早上,一直到现在,这太阳是直接的在空中转了一个半圈,夕阳都已经渐渐的展露头角了。神医老人还没有出来。

  只是看着这进进出出的药童,手中捧着血衣还有这一盆盆黑红色的污水。

  她感觉还是有些高兴的,至少这神医老人是有办法的,是可以帮助萧钰解毒的。

  但是她依旧是一刻都不敢放松,只要是神医老人不出来,那一切都不是定数。

  所以这一切都是要看最后的结果,她在祈求老天可以听到她的祈祷。

  楚月也是等的烦躁,这几次都想推门而进,但是到底忍住了,不让自己这么冲动,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打扰,要给爹爹一个足够安静的环境。

  萧钰是最重要的,自己的脾气还是收一收吧,她也是紧张和着急的,希望这爹爹可以早点出来告诉她消息。

  她不想自己努力争取了半天的人,终究是个救不活的人。

  她和顾清歌俩个人对萧钰的爱不同。

  顾清歌是生死不离不弃的爱,不论萧钰生或者是死,爱都不会变。

  楚月的爱是只爱活着风流英俊有势的萧钰,是他迷人的一面,死了还有什么可以爱的呢!

  爱不同,关怀则不同,所以让得俩个人心中所求各有不同。

  千念万盼的这门终于是打开了,神医老人从里面走出来了。然后有些笑容的看着她们二人。

  “应该是成功的,看后续的恢复吧!对于萧钰的体格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酷P匠VK网首Y发

  神医老人也是高兴,自己的一番努力终究不是白费,这萧钰算是可以救活了。

  脸上淡淡的疲惫之色,对于他这样岁数的人了,在里面为了一个人诊治这么久,不单单只是体力活,更加的是精神上的劳累,全程不能出一点点的差错,让他不得不紧张害怕。

  “太好了,我去看看萧钰。”

  楚月高兴的如同小燕子一样,到父亲的面前亲了一口就如同小燕子一样的飞奔到萧钰的房中。

  倒是这个时候的顾清歌松了一口气,没有那么着急进去看萧钰,反而是来到了神医老人的身前。

  “您也受累了,回去歇一歇吧。”

  淡淡的话语中,疏离之意分外的明显,但是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忧蕴含在其中。

  神医老人心中一痛,这到底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好好的孩子,对自己现在竟然是这般的态度了。

  有些苦笑,老脸上有些无奈和亏欠。

  “没事,你也进去看看吧。”

  一点关于让她离开的话,神医老人都没有说出来。

  顾清歌点点头,自己求的就是这点,所以理当是去看看,她没有走进去,只是在门外远远的望着这逐渐恢复血气的萧钰。

  她知道神医老人在这点上不会骗她的,萧钰没事那就好......。

  轻笑了一下,晕染了顾清歌整个脸庞,让她越发的柔美,美的惊人,让人窒息,可这一幕没人能看得到了。

  转身不让自己在过于留恋,然后慢慢的走下山去,夕阳的剪影照射在她的身上,竟然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落寂和忧伤。

  楚月没有想到这顾清歌竟然是如此的说话算话,让人惊异于她的决绝。

  自己都没有撵她走呢!还是挺有眼力见的。

  神医老人知道后这心中万般的不是滋味,却也是无可奈何,自己既然已经是决定了的事情,就不要在犹豫不绝。

  女儿到底是女儿,一定要凡事都以女儿为大。

  但是想到了刚刚自己出来的时候,这女儿对自己的不管不顾,一心只扑在了萧钰的身上,反而是自己放弃了的徒弟跑来关心自己。

  这也是让神医老人的心中酸酸涩涩的,到底是个好孩子,只是这天意弄人!

  看着床上这躺的安安静静的萧钰,一点声响都不发出,如果不是稳定的呼吸在告诉所有人他还活着,都让人感觉不到他的任何生命迹象。

  楚月就在那里拿个湿帕子在不停的给萧钰擦拭汗液,然后就这么满脸爱慕的看着。

  这个男人真好看,就算是病倒了,依旧是眉眼分明,而且这刀刻的五官是越发的坚毅了。

  楚月就喜欢他这种男人味十足的男性,而且是非常的迷恋,想想这么多年自己暗恋的对象,终于是让自己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楚月就感觉自己是越发的伟大。

  “爹爹,你说这萧钰什么时候能完全的好呢?”

  这才解完了毒,楚月就开始担忧萧钰什么时候能痊愈了。

  神医老人对于自己这个急性子的女儿,也是没有办法,只好是耐心的回答。

  “这个少则是十天半个月吧,我会给他配上一些补药的,尽快当让他恢复元气。”

  这点小事在神医老人的身上,还不算个事儿,自然是简单的很。

  “那爹爹,他这是什么毒?有名称么?能查出来谁下的么?我可不想我未来的夫君,这身边还有歹人企图谋害。”

  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萧钰,她都是要查出来的,她要保证自己是通往王妃,通往皇后的路上是绝对的平坦。

  神医老人捋着小胡子,看着萧钰然后也是在慢慢的想办法,这女儿也是说的没错,不查出来到底是谁,总归是不安全的。

  自己的女儿如果跟着去了王府,进了宫,总是要让这样的安全隐患通通的消失才好。

  “无疑的是饮食,而且这饮食还是萧钰每日必用的,这毒可以看出来,是长期累计的,中毒深浅可以看出来萧钰至少是服用了三个多月。所以才会是如此的难解。”

  根据这毒的深浅,神医老人可以判一个大概的时间来,至于其他的,这对萧钰并没有那么深刻的了解,自然是不知的了。

  所以这事情最后的真相还是需要萧钰自己找。让他去回忆这问题到底是发生在哪里。

  他身边接触的物品和东西,是他更加的清楚和了解的,这比自己瞎在这里查要省事的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