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的防线即将崩塌,想着女儿都已经是这么的求着自己了,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拒绝了。

  “爹爹,你说你这一辈子就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您不能就这么不管女儿的死活啊!”楚月发现自己如果不拿生死来威胁他的话,这爹爹是不容易那么答应她的。

  “月儿,胡说!不就是王妃么!行!”这神医老人也是怕了,这女儿拿着生死来威胁自己,这不是比什么都让自己心惊,自己这老来得子,就这么一个血脉,怎么忍心看她就这么为情而苦。

  “罢了罢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吧,我就帮你达成这个愿望的。”到底是女儿重要,这神医老人也是答应了。

  楚月一听,这自己寻死觅活这招果然是管用的,爹爹这么快的就答应自己了。

  “谢谢爹爹,就知道爹爹对月儿最好了。我就知道爹爹对我最好了。”楚月捧着神医老人的胳膊就高兴的撒娇。

  “行了,行了,你早点休息吧,这你就算是想要嫁给萧钰也得爹爹给他研制出来解药啊!”真是让自己哭笑不得,这上一秒还是要寻死觅活的,这下一秒就嬉笑开颜的,真是一个变脸比变书都要快的人。

  “好,爹爹你可一定要研制出来解药哦!不然女儿会很生气很生气的。”楚月嘟着嘴巴撒娇道。

  “好,好,好,一定研制出来,月儿就放心吧,父亲一定可以的。”真是受不了自己的女儿,赶紧的答应了她让她安心,然后自己随手把门给她关上了。

  楚月一看自己的父亲走了,当下也是高兴的睡不着觉,这萧钰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这马上就是要属于自己所有了。

  这让她感觉自己怎么能不开心呢!

  她就知道最后爹爹一定会答应自己的,她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楚月来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那个人儿,发现自己是越发的美丽动人,樱桃小嘴红红的水润,小脸仿佛是拨了壳的鸡蛋清一样的细嫩,这黛眉凤眼,都是自己最大的骄傲。

  顾清歌的确是很漂亮,但是她在好看又有什么用呢?她没有自己年轻!更加的没有一个可以救活萧钰的爹!

  这让楚月感觉自己就是哪里都比她强出百倍。

  神医老人走之后也是愁思多多,但是想想自己都已经决定了的就不要在改变决定了,这是自己女儿喜欢的,所以自己就算是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是一个徒弟都算不上的人呢!

  顾清歌扶着萧钰慢慢的回到房中,知道萧钰的身子不好,这整个人都是靠着春儿和自己给抬回来的,便决定,这以后东西都由自己来做,给萧钰端到屋子里吃。

  也可以省去这萧钰的气力还对抗疼痛,她不能帮助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给萧钰减轻多少算多少。

  “怎么样感觉?是不是药效过了,开始越发的疼起来了?”顾清歌满脸紧张的问道。

  这对于萧钰的嘴硬他是见识到了,所以这一切的伺候都是要靠自己猜测,不然的话他总是说不疼不疼的。

  这要是不难受,他一个身强体壮如牛的男人能这样娇弱的连力气都没有么!

  顾清歌眼中是满满的心疼,但是在心疼也是只能在心中强认真,看着萧钰嘴角疼的不停抽动。

  她就心急火燎的感觉不能自己。

  “没事,不疼的,我想睡一会儿,你也早点休息吧!不用时刻看着我的。”萧钰也是撑起手,然后揉了揉顾清歌细碎的发丝。然后笑着说道。

  “我要是困了,自然是会休息的,你就放心吧,我这不困!”知道萧钰是心疼自己,但是自己更加的心疼他呢,自己熬夜算什么啊!

  “好。”萧钰深知这个时候自己说多少都是无用的不如是少说点什么,她心中也是有数。

  说的越发的多,他就感觉到了顾清歌感觉对自己越发的愧疚。

  顾清歌看着萧钰静静的睡容,然后给他点上了可以舒缓睡眠和情绪的熏香,希望他可以好受一点。

  果然是到了后半夜,这萧钰体中的毒又开始发作了,萧钰不自觉的缠斗,然后有些抽搐,这全身上下都使不出一点力气。

  他难受的脸色通红,看着他青筋暴起的样子,顾清歌也知道这萧钰是难受到了极点。

  只能是让春儿给自己透几个冰帕子然后不停的给萧钰敷上,让他降降体温。不要在引发了高烧。

  “王妃,这用不用叫神医老人来啊?”春儿看着都害怕了。

  “不用,这是正常的现象,就是来了也没有用,不如让神医老人专心的把解药找出来。”顾清歌也是从神医老人的口中知道了这是正常的现象了。

  所以当下也不如春儿那么瞎紧张。

  “嗯,我在去换一盆水。”春儿赶紧去深井中接着打水给顾清歌用。

  顾清歌也是头也不抬的看着萧钰的变化,心中疼的是无以复加。

  就看着这个夜里这一盆水接着一盆水的进去在出来,这都不知道为萧钰是降了多久的体温,这萧钰才不那么的难受了。

  看着体温逐渐恢复正常的样子,顾清歌和春儿都是各吐了一口气。

  ;,更新t最、快√上酷匠(网

  这惊险的一夜可算是过去了,这顾清歌都累的直接的倒在了床边。睡着了。

  清晨,萧钰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清歌安好的容颜,眼窝下的阴影,心中也是心疼。

  这因为自己她实在是付出了太多,让他万分的感动。

  如果不是她坚持来这里,自己恐怕是真的已经没有命了,这毒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

  每当萧钰清醒的时候都会去思考,这要自己的死的无非就是皇后一系,但是这毒下的自己都是毫无感觉的,这就实在是不应该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让萧钰一时间找不出来,但是他知道了自己此次要是能回去的话,这皇后是逃不掉了。;自己隐忍了这么多年,实在是不容这样的人就给自己没事下个阴毒的绊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